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几个伪军来到小卖店门口,嬉皮笑脸地叫着嫂子买烟。买完了烟就坐在小卖店门口的石条上抽烟休息,骂骂咧咧地甩着满脚的泥巴。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戴着黑色的毡帽,手里拎着一个皮箱。伪军们伸长了脖子议论着这是谁家的人,猜测皮箱里会有什么。 男子走到小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几个伪军来到小卖店门口,嬉皮笑脸地叫着嫂子买烟。买完了烟就坐在小卖店门口的石条上抽烟休息,骂骂咧咧地甩着满脚的泥巴。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戴着黑色的毡帽,手里拎着一个皮箱。伪军们伸长了脖子议论着这是谁家的人,猜测皮箱里会有什么。

男子走到小卖店门口,被伪军们拦住盘问,其中一个要打开他的皮箱,男子不肯,双方发生争执。

“你们这叫干什么?这不是明抢吗?”刘雅欣说话了。

几个伪军见刘雅欣不满了,连忙叫着大嫂解释。男子见刘雅欣在这几个伪军面前有威信,忙开口问:“这位大嫂,请问薛三家住在哪里?”

刘雅欣立即从来人的相貌上推测出了这是薛克新,忙喝止住那几个伪军。几个伪军见是找薛中队长的老叔的,又有刘雅欣横在其中,连忙做个顺手人情走了。

“克新兄弟,我是刘雅欣,是薛景梅的老婆。”刘雅欣自我介绍。

“什么?你是……大少奶奶?”薛克新非常吃惊地看着刘雅欣的脸。

“什么大少奶奶,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叫我姐姐好了。走,跟我回去见爹。”

“见爹?”薛克新又感到奇怪。

“哎呀,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楚,回家再说。”刘雅欣连忙关了店门,带着薛克新回家。

薛克新满腹狐疑地跟着刘雅欣走,心里直犯嘀咕,他不时看看刘雅欣的脸,怎么也无法把刘雅欣和薛家的大少奶奶联系在一起。可刚才几个伪军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又在证实着她的身份。他想,爹曾经在信中说薛家遭受了空前的灾难,并且还不让自己回来,刘雅欣现在这个样子肯定跟那场变故有关。

薛三刚从维持会回来。这几天,他组织了几个劳力给来喜几家修补好了房子,将他们安顿回家,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打算回去休息一会儿。他一边走一边感慨岁月不饶人了,这老胳膊老腿的不知道啥时候就散架了。他心里有些埋怨薛克新,这个混账儿子,连老子都不要了,口信捎去了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就这么骂着走进家门,突然看见儿子正和刘雅欣坐在门口小桌子旁有说有笑的,顿时来了精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薛克新见薛三回来了,激动地站起身抱住了他。

多年未见的爷俩在激动中互相打量了半天才恢复了平静。刘雅欣赶紧给他们爷俩泡好茶,起身进灶房里忙碌起来。

薛三疑问薛克新是自己回来的,又很不满地骂了起来。薛克新告诉他,“九一八事变”后,他被抓了壮丁,半个月前才开小差跑回家。收到薛三的口信,就急忙赶回来了。

“那这么长时间,你给我的信是怎么回事?”薛三有些纳闷。

“那都是你儿媳妇写给你的,她没有告诉你这些事,反正你也不让我回来,正好。”薛克新解释道。

“我真是老眼昏花了,竟然没有看出信不是你写的。”

“爹,我离开家这么多年了,你不认识我写的字也很正常呀。”

“那你为什么不带着媳妇和儿子回来?”薛三脸上露出了不满。

“他们现在在孩子姥姥家。爹,我这次来准备接你去连云港,和我们一起生活。”

刘雅欣在灶房里忙碌着,听到薛克新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难以割舍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她忙侧耳细听,想知道薛三的态度。

“我哪也不去。现如今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鬼子,在哪里都不得安生。”薛三说。

“爹,咱们家在沂水县又没人了,你还守在这里干什么?你就去跟我们过吧,好歹一家人在一起,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薛克新的话里充满了恳求。

“胡说,有你姐姐一家跟我在一起,我心里踏实着呢。”

“我姐姐?”

薛三低声和薛克新说起了刘雅欣。刘雅欣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但是心情变得很高兴,她在心里不愿意薛三离开,那样,她的生活中将少了一个巨大的主心骨。当年,薛三为了她一家没有离开这里,还迫不得已当了河阳街的伪保长;后来,她为了等待薛三爷俩见面这一天,也没有留在榆树谷;现在,薛三再次为了她一家不愿意离开河阳街。她从心里感慨,毕竟是没出五服的一家人,到底是血浓于水啊。她感到很踏实,开心地忙碌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