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一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大暴雨断断续续地肆虐了三天才停了下来。太阳出来了,河阳街的积水陆续退去,地面上一片泥泞,走在路上稍不小心就会被滑倒。一些洼地里,稀泥汤一样地滞留在其中,夹杂着树叶和草籽。许多树上的鸟窝都被暴雨打落了,偶尔有掉在地上的羽翼未丰的雏鸟,沾着一身的泥水拼命地挣扎着,被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小虫侵犯着,很快,又成了孩子们和家猫的猎物。散布村庄的梧桐树下落满了梧桐花,与梧桐花相伴的是稀稀落落的冒着气泡的土坑,这是在土层深处蛰伏多年的蝉蛹复活了,顺着树根往上看,一直到树冠都有蝉蛹脱壳后的空壳。脱壳的蝉儿在树冠上得意地发出持久的鸣叫,与树下走过的愁眉苦脸的庄稼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夏季大涝过后,秋季农作物必将面对更多的病虫害,此刻已经显现出了苗头。

河阳街外,放眼望去,成熟的小麦一片片地打着旋贴在地上,麦田在刺眼的阳光下散发出热烘烘的蒸汽,一股沤烂了的味道持久地飘散出来。河阳街的人纷纷下地抢收麦子,运回场院,用木头支起架子将麦子放在上面晾晒,留下孩子守着木架上的麦子不停地用木叉翻晒,便又急匆匆地赶去收割。场院里的碾子上,房前屋后的树杈上都晒满了湿漉漉的麦子。不论怎样劳作抢收,这样抢出来的也都是发了芽的芽麦,吃着粘牙顶胃,储存期间也容易发霉。人们无奈地想,收一点是一点,总比颗粒无收强。

一些佃户来小卖店买必需品时更显得愁眉苦脸,因为他们无法履行对刘雅欣的承诺。刘雅欣反复宽慰他们,反正自己早已自食其力了,租子就免了。佃户们听到这话,才稍微心宽了一些,带着满脸的感激走了。

佃户们走后,刘雅欣回味着薛景梅回来的那一夜,心里盘算着他应该早就到了岩石崮了。她不知道薛景梅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她想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薛景熙怎么也不会叫他这么快就走。唉,日本鬼子打进中国,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啊!刘雅欣望着不远处,据点上面刺眼的太阳旗进入了她的眼睑,她突然想起鬼子要恢复河阳街小学教日语的事,心里又感到了紧张。这几天的大雨和薛景梅的到来,竟然使她忘记了这个事。眼下,麦收马上就结束了,这个事情就得放到桌面上了。河阳街小学遭鬼子屠戮后,她一直感到内疚,早知是这样的结果,又何必劳心费神地办这个学校?一想起这些,她就感到高满堂和那些老师学生的死和自己有关,心里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不愿意再做这样的事,可又回避不了,她感到非常伤神,有些头疼。

“来包哈德门烟。”一个肩上搭着褡裢的庄稼汉站在店门口,打断了刘雅欣的思绪。

刘雅欣应声接过钱,拿包烟递过去。庄稼汉接过烟,撕开封口抽出一支点上,转身看看四下无人,将头上的斗笠掀了掀,压低嗓子叫了一声大少奶奶。刘雅欣一看,竟然是高二宝,忙惊喜地请他到里面坐。

“不用了,这样容易引起麻烦。”高二宝说,“我是来侦查这一带的情报的。刘政委叫我顺便看看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踏实的事?”

刘雅欣简单地告诉他薛景梅回来的事。又将鬼子要恢复河阳街小学的事告诉高二宝,叫他赶紧回去告诉刘亚虎,想办法阻止这件事。

高二宝思忖了一会儿,说:“这么着吧,这个事你先别着急。我告诉你,鬼子也好,薛景辉也好,他们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要叫他们看出破绽就好。刘政委让我转告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我回头就去县城,找地下情报员把这件事情摸清楚。你就看好吧。”

高二宝说完,见远处有巡逻的伪军来了,又对刘雅欣交代,下次赶集他会带准确的消息过来,便急忙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