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班长征文]军歌嘹亮――我的老班长(一)

水边边 收藏 33 631
导读:[班长征文]军歌嘹亮――我的老班长(一)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4_51628_9751628.jpg[/img] 人们常说,回忆是一件很美好、很动情的事,然而,在我的眼中与心里,回忆却是一件很残酷、很伤感的事!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愿望是美好的、值得深思的,但我却不愿意去回忆、不愿意去记起,我不希望我的愿望最终就是一场空,可是,事实就是这么的难以琢磨,即使很无奈、很伤感、很失落,我仍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他――我的老班长。

[班长征文]军歌嘹亮――我的老班长(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们常说,回忆是一件很美好、很动情的事,然而,在我的眼中与心里,回忆却是一件很残酷、很伤感的事!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愿望是美好的、值得深思的,但我却不愿意去回忆、不愿意去记起,我不希望我的愿望最终就是一场空,可是,事实就是这么的难以琢磨,即使很无奈、很伤感、很失落,我仍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他――我的老班长。

记得在那一年的冬天,在我们这里尚属比较温暖的季节的时候,在很难得看见雪花飘舞的季节,我来到了我感觉十分严寒、雪花笼罩的苏北,走进了陌生而又熟悉,并且十分向往的军营。我至今也记得,当时我们一起去的有大概100个人,经过两个夜晚三个白天后,与第三日临晨在新沂下火车,当即排队进行新兵下连队的分配工作,看着一个有一个我们一起来的老乡被点名到一个地方集合,却迟迟没有听到叫我的名字,看着他们背好行囊,按照要求与前来接兵的干部战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心里面真的很羡慕。当车站前方的广场上仅仅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现在想起来,感到是那么的紧张、那么的失落,当时我就在想,是不是我们几个人有特别的原因被刷下了啊。正在无助、失落的时候,一名肩上扛着两杠三星的干部走了过来,对我们几个人说,大意是我们几个人经过选择,被分到新兵一连,也是在后来,我才清楚,新兵一连就是司令部直属连队。现在我心里面十分深刻的印象就是一名肩扛一粗三细军衔的战士将我随身携带的行囊等,一股脑的搬上了前来接新兵的141军用卡车,然后在我们上车后,他也跳上了车箱。夜很浓,星星点点的车辆余光不时的照在我们行使中的车上,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的紧张、也是那么的无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上,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睡着,因为,我相信大家的心情与我也是一样的。对于刚刚离家千里之外的我们来说、对于在前几天孩子父母的羽翼下生活的我们来说、对于我刚刚走进校园的校门又匆匆的踏进军营大门的我来说,思想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也飞到了几乎看不见尽头的军旅生涯……。那位上车的老兵似乎发现了我们几乎“惊恐”的心理,他没有多说什么,唯一的几句话就是:“没事的,你们要放心在部队会很好的”、“不要想那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会习惯的”、“你们冷吗?如果冷的话就将被子打开,休息以下吧”,虽然话不多,仅有的几句话或许也根本就对于刚刚远离家乡、远离家人的我们来说不起作用,但听着他实话实说的语言、中肯的话,心里也的确感到不是那么的紧张了。我本来也想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按照那位老兵的话打开被子休息一下的,但想想反正以也睡不着,也没有心思去睡着,或许自己当时想的就不愿意睡着。那位老兵看着我们,在忽明忽暗的夜色中,他的眼色是那么的诚恳、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厚厚的军大衣几乎遮住了他大半个脸,他的个子大概有170CM的样子,幼稚却又不失成熟,带着北方人、高原人常有的“冻疮脸”(也就是我们现在常常提及的“红二团”)看着我们,对于初到冰天雪地的我来说,因为很冷很冷,又不愿意睡觉,所以就将三横压两竖的军被抱在胸前,希籍能够有一点点的暖和,那位老兵看着我这样,他在摇晃的车厢中站了起来,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脱下了尚存体温的军大衣,来到我的面前,不由分说的将军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他的行动,我十分的震惊,电视里面官兵互帮互助的镜头虽然看见过,但这朴实的行动却的的确确的发生在我的身上,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很激动,那种激动的心情是语言文字所无法表达的……

远处的晨光终于慢慢的亮了起来,鱼肚白的阳关洒在白雪睽睽的、被雪花覆盖的大地上,是那么的刺眼,一尘不染、严肃而又宁静的周围环境看来是那么的协调。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行驶,早上约8时左右,我们来到了新兵训练营地,那是江苏北边再北边的一个地方,也是我感觉比之新沂更冷的地方。汽车在军营的大门前徐徐的停了下来,我们一行几人在那位老兵的带领下,踏进了军营,看着大门口站岗执勤的哨兵那笔挺的军资、光荣而又标准的军礼,我当时就想:“什么时候我才能够有那样标准就好了”。经过一路前行,在那位老兵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处早就站好队、整齐而又统一的一处楼房前,几名干部及战士热情的围了上来,不由分说“抢”走了我们手中的行囊,一名看似主管的军官将我们带进了宿舍,他说:“欢迎你们来到我们连队,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适应军营的生活,以实际行动从一名地方青年向合格战士的转变。现在你们经过了几天几夜的长途行驶,因此,上午你们就不参加训练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立即休息”,而且我也看见一名老兵将我的军被打开、铺好了,虽然我们一起的有三人,但他们被分到了其他排,我被分到了司令部直属的新兵连七连一排一班,看着眼前陌生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新兵,紧张、好奇就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躺在被子里,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听着窗外不时传来的“一、二、三、四”口号声、听着在“一二一”口令的指挥下,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是那么的雄壮又是那么的威武,羡慕他们,也为自己即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骄傲,心中也在暗暗的为自己大气:“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行的”,可是,自己就真的能够像他们那样吗?在不断的疑问中,信心也在一点点的失落。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我的被子被谁拉了一下,本就紧张尚未沉睡的我竟然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原来,是昨天晚上的那位老兵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站在床头,他看我醒了,就说本来是不准备叫醒我的,但我既然醒了,根据连首长的安排已经叫炊事班做了一碗面,叫我们吃了它。他不说还真的没有感觉到饿,现在听他说起,还真的感觉有一点点饿了。简单的几句寒暄后,我端起那碗面,说是狼吞虎咽也毫不过分,一会就将那碗面打扫干净了。本来还想自己去洗碗的,但那位老兵说不用,叫我继续休息,他拿起碗就走了。我感到很奇怪,他是谁呢?恰好在宿舍还有一名下士在,他不知道在干什么,或许就是“监视”我睡觉的吧,因为在来部队之前,就听参加过79年老山战役的哥哥对我说过,在部队不要称兄道弟,对于年长的、军衔比自己高的人都要叫“班长”,所以我就问那位下士:“班长,刚才的那位是谁啊?他是干什么的?”。那位下士说:“哦,他是你们的新兵班长”。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好像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

中午饭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在哪里吃饭,六神无主的站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而且又突然之间要求必须说普通话,乡音未改的普通话听来是那么的蹩脚,难听死了,呵呵。正在想中午饭怎么解决、在哪里的时候,那位老兵跑了过来,对我说,他现在比较忙,还有其他事情,过一会就要吃饭了,叫我跟着那位下士一起去,至于座位在食堂的桌子上有标牌的,根据指示坐就行了,不懂的问那位下士,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行。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对于正在六神无主的我来说,总算吃了一粒“定心丸”。大约在11点50的时候,外面集合的哨声响了起来,刚刚到部队嘛,也不清楚这个口哨是干啥的,就听那位下士对我说:“赶快出去集合,吃饭了”,说着就带着我排到了队伍中。到了饭堂以后,好像是连首长或者是值班员的就叫今天刚到部队的同志先进食堂,我们一行十来个人就进去了,我看着整齐划一的餐桌,好不容易才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座位。碗筷已经放在了桌子上,一个少尉模样的人叫我们自己去把饭打好,等着后面的人进来。过了一会,就听见外面响起了了嘹亮的歌声,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到部队以后听到的第一首歌就是《当兵的人》。歌声停止后,外面的人依次进入了食堂,那位老兵坐的位置是我们一桌,我也正想如果一桌的人都不认识,那肯定会很无聊吧,我对那位老兵虽然也是几个小时的接触,对他也一样的不了解,但至少相对来说“认识”嘛。大家打好饭后,那位老兵就说吃吧,吃完以后就将碗筷洗了放在一班的一个固定碗柜中,今后打扫卫生是轮流的,现在还没有轮到我们班,饭后就各自回宿舍吧。

回到宿舍后,那位老兵一会也回来了,我睡他的上铺,说现在休息一下,与大家互相认识认识,经过了解,我才知道我们这批兵大多数来自于华东地区的,我们四川是建旅以来的第一批兵员,而且我们也是最后一批到的部队。我也知道了那位老兵姓魏,名前进(下文称呼为:魏班长),河南项城人,他是第五年兵了,听别的人说魏班长瘦瘦高高的,看着很斯文,军体素质是全旅的标兵,而且也是军区的无线通信比武尖子生,获得过第三名,据说新兵连结束后就要转干了。中午就和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的战友们说了一些话,简单的休息了一下。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窗外又响起了尖利的哨声,有人在说:“下午不进行训练,各班自己组织新兵整理内务”。什么是整理内务啊?不懂,听的莫名其妙的。这时魏班长看见我们莫名其妙的样子,看他的样子,估计想笑但又没有笑出来,他说:“整理内务就是叠被子。部队不同于地方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整齐、划一、有棱有角,像豆腐块那样,我们的被子就是我们到部队后学习的第一堂课,这个的目的就是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由于被子是我们刚刚拿到不久的,送软软的要叠得像魏班长他们那样的方方正正,呵呵,太困难了。无论你怎么压,被子就是叠不出棱角,看着松软软的毫无一点棱角,自己看着也难受。而且不只是我这样,其他的九名新兵也和我差不多,都叠的没有魏班长那样的棱角分明。看着我们满头大汗、无可奈何的样子,魏班长说了:“新被子都这样,要想叠出棱角,还得想其他的办法,比如用四指宽的木板夹,或者用一点点水打湿被子的棱角部分,水不可过多,否则晚上盖着冷就不说了,而且被子的使用年限也会大打折扣,要知道这条被子将伴随自己三年的”。你还别不信,按照魏班长的办法效果还的确十分的明显,虽然不可能想他的那样方方正正,但我们的至少也有模有样了。

就这样,从学习叠被子开始,我开始了我的军营生活。新兵连很苦,也很累,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我就在想:“别人能干的我也能干,别人会的我也应该会,即使付出不懈的努力也是值得的”。从齐步、正步、跑步“三大步伐”开始,养成“行如风、坐如钟”的军人仪容;从四百米障碍(现在好像是五百米障碍了)、五公里越野开始,学会作为一名军人应该承担的责任;从单双杠、前扑后倒开始,强健自己的体魄与胆量……,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也就是如此,虽然枯燥,每天从训练场下来后,看着房顶一两尺的冰溜子,漫天的雪花,寒冷的季节身上却是汗流浃背。每天晚上的班务会魏班长都会对全天的训练做一个总结,指出每个人存在的问题,需要改进的地方,应该注意的事项等等,魏班长都是身体力行的首先作出榜样,身先士卒冲在前面,他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看我的,跟着我做就行”。当你犯了错误,或者动作不标准的时候,他也会毫不留情的予以批评,口气还相当的严厉,在地方就听说部队上老兵对待新兵是很严厉的,而且还近乎残酷,打骂体罚是常事,然而,魏班长的一言一行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没有人情,他也会骂你,而且骂的也非常的严厉,但他从不对班里的战士有任何的人身攻击行为,虽然他骂了你,事后他也会说这是为了每一个人能够在以后的军旅生活中走好每一步。而且他也说了,他不希望自己带出的兵在综合素质方面与他人有明显的差距,这种差距也不希望来至于不好的方面。说实话,当时听到他近乎无情的批评,不给人留哪怕是一点点的面子,心里面也的确产生过抵触的情绪,每当这时,他便会循循善诱的开导我们,说作为一名军人,综合素质决定着自己的人生,来自于五湖四海的战友间,其实就是不竞争的竞争,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有美好的前途,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出人头地,这不就是你们当初选择从军的初衷吗?但假如没有良好、标准的军容、军姿,没有良好的个人日常行为习惯,结果你们可想而知。一番苦口婆心、推心置腹的语言,是那么的真实与贴切,使人不得不鼓足干劲挑战自我。魏班长的做思想工作的能力的确很优秀,叫人不得不佩服!

魏班长也是一个很善于关心、体贴的班长。记得我刚进部队大概一个月的样子,由于水土不服的原因,老是拉肚子,而且经过新兵营卫生班及旅属卫生队的治疗,仍然没有治疗彻底,晚上基本上要上两三次厕所,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近一周的时间,白天吧要训练,晚上呢不时还有紧急集合,躺到床上又睡不着,老是会想如果在家里多好啊,至少有家人的关心、照顾,在这个举目无亲、相逢不相识的地方,难受啊,当时就这样想的。但魏班长或许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他也知道我不舒服,因此,白天训练的时候纠正必要的地方,训练的间隙他也会问我感觉如何,如果不能够坚持就请假吧,这点小毛病还不至于请假吧,所以他也是看中眼里,记在心里,晚上他都会起床很多次,为的就是给我盖好被子,有时也知道他在给我盖被子,但为了让他放心我也只好假装睡着的。有时我轻手轻脚的下床上厕所,他会立即起来,陪着我一起去,看着魏班长的所作所为,心里面真的很感动。直到后来根据新兵营的安排,他陪我到九七医院检查才知道,就是稍微复杂的病毒性肠炎,主要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引起的,习惯就好了,吃了药、治疗了两天后就正常了。就这样,魏班长一直默默的陪着我。

回到新兵连以后,照常的训练、生活。新兵连结束的时候,我们班获得了新兵营的综合训练第一名,每个新兵嘉奖一次,这在新兵连就被奖励是极少的,但魏班长做到了,不愧于是集团军及全旅的十佳优秀士兵!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至今魏班长的音容笑貌仍然历历在目,“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8/5/2009 7:49:39 AM 被水边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