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大暴雨又肆无忌惮地在河阳街逞凶,狂风也不甘寂寞地恣意咆哮着,似乎有无数的情绪要发泄在这个夜晚。一阵阵的响雷时而轰然炸响,时而滚滚远去。雷鸣闪电中,沂水河的涛声隐约传来,宛如一条生命的大河在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薛三坐在灶房里,在地上点起了一堆火,在窗台和灶台上搭上一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大暴雨又肆无忌惮地在河阳街逞凶,狂风也不甘寂寞地恣意咆哮着,似乎有无数的情绪要发泄在这个夜晚。一阵阵的响雷时而轰然炸响,时而滚滚远去。雷鸣闪电中,沂水河的涛声隐约传来,宛如一条生命的大河在显示出顽强的生命力。

薛三坐在灶房里,在地上点起了一堆火,在窗台和灶台上搭上一根竹竿,将薛景梅的衣服挂上去烘烤着。火苗映红了薛三的脸庞,他有些欣慰地摸出烟袋锅,装上烟叶,望着火苗不紧不慢地抽着。薛景梅以这种姿态回来令他感到很惊讶,同时也感到宽慰。到处都是战乱,一个军人能全身回来本身就是对家人的一种安慰。至于明天怎么样,他暂时不想去想。他感到有些累,腰酸腿疼的,估摸着时辰不早了,便一手捶着背站起来,从窗子里看了看还掌着灯的卧室,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关上窗子,拿过面缸边的一张麦草编制的席子展开,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将一堆麦草拢平整,铺上席子,拿过一边凳子上的一条薄毯盖在身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卧室里,昏暗的油灯下,刘雅欣和薛景梅和衣躺在床上。薛景梅穿着薛三的白色粗布内衣,敞着前胸靠在床头,一手揽着刘雅欣,一手拿着烟默默地抽着。刘雅欣长时间的将脸别向墙壁,她的眼在流泪,她的心在滴血,她不愿意让薛景梅看见自己这张难看的脸,她实在没有和他相见的心理准备,却又如此突然地见到了他。薛景梅费了很大的劲,执意扳过刘雅欣的身子。刘雅欣将脸埋在薛景梅的怀里,双肩抽搐着失声痛哭。薛景梅紧紧地搂着刘雅欣,充满爱怜地抚摸着她伤痕累累的脸庞,他的心里宛若刀绞一般,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劝慰自己的妻子?他无法想像,从小极尽荣华富贵的妻子是怎么走过这一场又一场的苦难的,她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担惊受怕呀!薛景梅的泪水终于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地落在了刘雅欣的肩头。

“雅欣,你受苦了!”薛景梅心疼地说。

刘雅欣总算哭够了,她的头依旧埋在薛景梅的怀里,声音颤抖着问:“景梅,我……”

“别说了。刚才你昏过去,管家把什么都告诉我了。”薛景梅的脸痛苦地扭曲着。

“老叔现在不是管家,我已经认他做我爹了。他是咱们的爹。”刘雅欣不忘纠正薛景梅。

“是,他是咱们的爹,我也会把他当亲爹一样。”薛景梅的手轻轻地抚摸过刘雅欣的头发和脖子。

“见到孩子们了吗?”刘雅欣轻声问道。

“刚才去看过了,他们睡得很香,我没有打扰他们。雅欣,真是难为你了!”薛景梅愧疚地说。

“要是他们知道爹回来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你知道吗?他们经常在梦里都念叨你。家里遭了难,照片都没有了。杏梅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刘雅欣说完,发出一声叹息,将脸埋得更深了。

薛景梅感慨了一番,执意扳过刘雅欣的脸,深情地凝望着抚摸着。刘雅欣躲避着薛景梅的爱抚,眼神满是尴尬与难堪。薛景梅注视着刘雅欣,热泪滚滚,半晌,才痛惜地说:“雅欣,不要这样,把脸对着我,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没有用,连自己的媳妇也保护不了!我对不起薛家,对不起爹,对不起你和孩子,我谁都对不起。我这个兵当得真窝囊……”

薛景梅终于克制不住地哭起来,他哭着托起刘雅欣的脸,泪水更加汹涌。刘雅欣任他失声哭泣,自己也再次满脸的泪水。俩人一边哭一边互相抹着泪水,他们有太多的话要说,太多的哭要诉,可此刻却只有相对哭泣。不知哭了多长时间,他们才抑制住了悲哀的心情,互相拥抱着久久不语。

“景梅,你嫌弃我吗?”刘雅欣悠悠地问,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看你,说什么傻话。”薛景梅抱紧了刘雅欣,双手游走着解着她的衣服。

“景梅,把灯吹灭好吗?”刘雅欣感到难堪和羞怯。

“我不。我要好好看看你。”薛景梅执意不肯。

刘雅欣坚持要熄灯。薛景梅拗不过她,便转过头,探出身子吹熄了窗台上的油灯,回身再次抱紧了刘雅欣。

暴风雨更剧烈地倾泻在河阳街的夜空,巨大的风雨声淹没了屋里的一切声响。薛景梅和刘雅欣在黑暗中赤裸相对,薛景梅的手游走在她的全身,那种久违的感觉回到了她的身体。她开始浑身战栗,渐渐地不能自抑。她极力迎合着,却又被瞬间而来的风浪淹没了。她感到自己变成了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被一股巨大的水柱强有力地冲破小舟的底部,死死地纠缠住她。继而,那股水柱缠绕着她,将她推进了令她头晕目眩的漩涡中,一会儿冲上风口浪尖,一会儿跌入万丈深渊;身体忽而被掏空了一般的失落,忽而又被充盈得激情四溢,她在惊秫与战栗中发出抑制不住地快乐地呻吟着。她恍然间对暴风雨充满了感激,感激它使自己能够毫无顾忌地尽情呼喊、宣泄出渴望已久的幸福。巨大的水柱掀起的浪头,一浪又一浪地吞噬着她。她感到了虚脱,脑海中一片幻觉,极度的快感使她的双眼迸发出泪花,情不自禁地流淌着,流淌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