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估摸着该回去做晚饭了,心里责怪杏梅怎么还不来替换自己。这时,一阵狂风夹杂着树叶和麦草的碎屑刮过,随即遮天蔽日的带起一路的狂吼,狂风吹得一两米开外便什么也看不见。刘雅欣只觉得脸上和头发上全是尘土,甚至被风中泥土的颗粒打得脸上生疼,她急忙起身准备关上门窗,却发现狂风已经过去,地面显得非常的干净。她抬头看看天,只见东南方向的天空中,厚厚的云层黑压压地飘了过来。心想坏事了,这个时节刮东南风,就是有大暴雨了。刘雅欣想起院子里还晒着被子,赶紧出门,关好小卖店的门窗急匆匆地回家。一路上,电闪雷鸣,稀稀拉拉的雨点已经开始落了下来。河阳街的人纷纷跑出门来,性子急的人家已经带着镰刀、扁担和绳子往村外的地里跑去。刘雅欣知道,这将是一场龙口夺食的战斗,河阳街的收成完了。

刘雅欣刚推开大门,倾盆大雨便在隆隆的闪电中瓢泼而下,巨大的雨点打得地面暴起点点烟尘,院子里瞬间就积满了一尺多深的水。她在门檐下站了一会儿,没有看见院子里晒的被子,灶房顶上,砖头砌的四方烟囱上,一股炊烟只冒了个头就被大雨强压了下去,却又继续顽强地往外钻。刘雅欣心里一阵欣慰,知道这是杏梅又在学做饭。她拿过大门后的一张筛箩,双手将筛箩举在头上跑了过去。

杏梅正在案板上切萝卜丝,奔儿坐在一边帮忙烧火。灶膛里的烟在风雨下都倒了回来,尽管门窗全部开着,可还是呛得他们连连咳嗽。巨大的暴雨声淹没了四周的声音,杏梅和奔儿没有发现刘雅欣已经站在门口。杏梅一边切着萝卜一边抬起胳膊擦着被烟熏得睁不开的眼睛。刘雅欣赶紧过去舀了一瓢水泼进了灶膛中。

“娘,你这是干什么?”奔儿这才看见刘雅欣。

“娘,你回来啦。我正准备过一会给你送雨伞去哪。”杏梅放下菜刀,指着灶房门口的一把油纸伞说。

刘雅欣拿过柴草上的破蒲扇,煽着灶膛里的烟叫他们先不要做饭,等雨小一点了再说。

“奔儿,一会儿雨小点了给你爷爷送雨伞去。”刘雅欣说。

“我爷爷在哪里?”

“你先去维持会看看,没有的话就在你老叔的据点里。”

“他在这两个地方还用去送雨伞?随便找个蓑衣就回来了。”奔儿不太愿意去。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好好,我去还不行。”

奔儿甩掉布鞋,挽起裤腿走到门口,拿起油纸伞看着院子里的积水,看着看着,干脆举着伞跑进院子里趟水玩。家里养的几只鸡站在堂屋的屋檐下避雨,奔儿跑过去将它们全部赶进大雨中,几只鸡咯咯尖叫着,瞬间变成了落汤鸡。奔儿开心的大笑,见刘雅欣一脸怒色地站在了灶房门口望着自己,还没等她开口骂自己,便已经跑到大门的屋檐下,关起大门,看着满街的汪洋。汪洋中,只见一个人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提着两只布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过来,几次差点滑倒。奔儿眼尖,老远就看出来是薛三,急忙跑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