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张业带给薛景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日本人在县城的学校推行日语教育,麦收后还要在乡下搞试点,学校选的是河阳街小学。而且,日本人知道河阳街小学是刘雅欣操办起来的,准备叫薛景辉和刘雅欣一起把学校恢复上课,河阳街所有孩子都要去学校,会有日本的老师来上课。张业说,庞文化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张业带给薛景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日本人在县城的学校推行日语教育,麦收后还要在乡下搞试点,学校选的是河阳街小学。而且,日本人知道河阳街小学是刘雅欣操办起来的,准备叫薛景辉和刘雅欣一起把学校恢复上课,河阳街所有孩子都要去学校,会有日本的老师来上课。张业说,庞文化酒后对他说,他是故意给河阳街揽的事,就是针对薛景辉来的。要是刘雅欣不合作,他就借此陷害薛景辉。张业还告诉他,庞文化昨天早上去县城了,说是来了几个日本老师,里面有他在日本的同学。他想去找老同学通融通融,借此弄个河阳街小学的校长当当,将来谋取沂水县伪教育署署长的位置。

薛景辉心事重重地骂着庞文化。庞文化这一招够歹毒,先把刘雅欣和自己推到刀口上,自己又趁机弄个有实权的鬼子学校的校长。真可谓一箭三雕。薛景辉回到据点,气呼呼地见人就骂。他了解刘雅欣,不会那么痛快和日本人合作的,到时候免不了又要起风波。刘雅欣在河阳街简直就是他的一块心病,什么事都能扯上她。自己还得拼命维护她。维护她吧,龟田知道了肯定饶不了自己;不维护她吧,薛刘两家那么多对头也饶不了自己。这段时间来,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一点,事就跟着来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庞文化这个混蛋,叫龟田欺负得头发都绿了,怎么还这么给日本人卖命?他知道,龟田最近对自己很冷漠是和姚花花有关。但他同时也很高兴,为庞文化戴绿帽子感到高兴。他多次在酒后洋洋得意地对几个心腹手下说,这就对了,老子玩够了的女人他庞文化非要捡去,这下好了,整天当着活王八还忙前忙后、屁颠屁颠的伺候着人家,真叫人长见识呀!你们只要见了他,就不要给他好脸色,给我使劲地恶心他个杂种。手下也多次提醒薛景辉,小心龟田被姚花花蛊惑了找他麻烦。薛景辉满不在乎地说不可能,龟田就是玩玩姚花花而已,又不是娶她做老婆。薛景辉这个判断是对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龟田和姚花花只是肉欲的关系,他们在语言上根本无法交流。他还想过,姚花花要是真的敢叫龟田对自己不利,就想办法除掉她。这一点,他和庞文化一样,每天都在想着怎样自保。他为此也时常感到懊恼,叹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薛景辉正恼火着,龟田来电话叫他,他赶紧跑步来到东据点,见庞文化也在,心想准没什么好事。果然,龟田向他传达了和张业说的一样的消息,叫他立即去找刘雅欣着手去办。薛景辉想起张业说庞文化要陷害他的话,斗胆问刘雅欣如果不合作怎么办?龟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薛景辉吓出一身冷汗,见庞文化正看着自己奸笑,他完全相信张业说的全是真话。他不敢怠慢,直接去了维持会,拉上薛三一起去找刘雅欣。他觉得这个事太棘手了,拉上薛三也许把握大一点。

刘雅欣正坐在河阳街的小卖店里纳鞋底。奔儿的鞋穿得太费,几乎两个月就报销一双。奔儿比一般男孩子还能折腾,走路看见石头也得踢一脚。刘雅欣怎么说他也不管用,只得不停地给他做鞋。本来也可以在集市上买鞋穿,可想着自己一家现在的境况,该学的就得学,所以就自己做,自己除了女红还真不会这些普通的针线活,现在学着做,顺便也可以教教杏梅。有人来买货,刘雅欣起身拿货收钱、找钱,然后在一张面板的背面贴好一整板的做鞋面用的黑色碎布,又坐下来继续纳着鞋底。麦收前,各家各户都要准备些干粮储存着,以免到时候接不上。有些人家还要招待帮忙抢收的亲戚朋友。这时候,油盐酱醋和做干粮的面曲、做油饼子的调料和荤菜用的十三香就需要的多。再加上许多女人要给家里的劳力准备几双鞋子备用,所以针头线脑也卖得不错。虽然这个时节的集市没有以往热闹,散场也比平时早,但是小卖店的生意却挺红火。刘雅欣白天没事就守在店里。奔儿除了逢集忙一天,其他时间只顾惦记着玩。杏梅心思细,体谅娘的不容易,经常来给她帮忙。

薛景辉和薛三来到小卖店,对刘雅欣说明了来意。刘雅欣一听就回绝了,高满堂和那些死去的老师孩子们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她的眼前,刺激得她揪心的疼痛。要是自己当初不张罗着办这个学校,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死这么多人?纳鞋底的锥子扎到了她的手,她疼得一哆嗦,回过神来,咬着手指舔了一会针眼里流出的血。

“景辉,你想想,当年日本人造孽,河阳街小学死了多少人?现在又要搞这个学日本话的学校,我说什么也不会干的。”

“大嫂,这个事你不答应,恐怕是很难了。”薛景辉还想争取一下。

“别的事情我可以考虑,这个事坚决不行。”刘雅欣的态度依旧很坚决。

薛景辉急了,告诉刘雅欣要是不答应会被杀头的。薛三也感到很担心,劝刘雅欣再思忖思忖。可刘雅欣还是不为所动,就是不答应。

“大嫂,你这不是即为难自己也为难我嘛?”薛景辉有些语无伦次。

“我为难你什么了?”刘雅欣语气平静。

“怎么叫不为难我?”薛景辉差点就把张业的原话说了出来。

刘雅欣和薛景辉发生了争吵。薛三觉得这样争吵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便叫薛景辉先回去,说没收还没有开镰,这个事情还有时间商量,他会劝说刘雅欣再想想。薛景辉只好拉着薛三悻悻地走了,他想和薛三再交代交代,叫薛三晚上再开导开导刘雅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