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小满时节,天气变得炎热,沂水河的河水也浅下去一半。知了的叫声延长了许多时间,早上天不亮和晚上擦黑后还在不知疲倦地叫着。地里的小麦和谷子的颗粒变得渐趋饱满,预示出一年的收成。农忙前是一段相对较闲的日子,只有少数对土地极有感情的人在地里清理着曲曲芽和芨芨草等一些和庄稼抢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小满时节,天气变得炎热,沂水河的河水也浅下去一半。知了的叫声延长了许多时间,早上天不亮和晚上擦黑后还在不知疲倦地叫着。地里的小麦和谷子的颗粒变得渐趋饱满,预示出一年的收成。农忙前是一段相对较闲的日子,只有少数对土地极有感情的人在地里清理着曲曲芽和芨芨草等一些和庄稼抢肥的杂草。多数人家都在院子或者门外的树荫下找一块清凉的地方修理农具,有的把镰刀磨了一遍又一遍,甚至找一把麦草割几刀,这才满意地放下镰刀,坐在阴凉处美美地抽上一袋烟,和隔壁或是对门的人预测一下一亩地能收几斗粮食,再一边骂着天热一边祈求麦收前千万不要下雨。

也有一些佃户凑在场院边的一排树下商量该给刘雅欣多少租子。说是薛景辉叫张和尚放出话了,现在起要给刘雅欣交租子。如果不交,就交给据点。佃户们虽然都不喜欢薛景辉和他的伪军,可也觉得这话有道理。薛家衰败后,刘雅欣从来没有叫薛三收过租子,佃户们也因此得了好处,今年眼见着收成不错,再一点不给租子就说不过去了。正商量着,刘雅欣走了过来,佃户们连忙站起身,将刘雅欣让在中间。刘雅欣得知他们在议论交租子的事后,便笑着说她知道这时薛景辉闹出的事。她对佃户们说年景好的话就随便交点租子,他们一家够吃就行了。树大招风,她再也不想当什么地主了。佃户们见刘雅欣这么说,便当着她的面达成协议,按照他们一家四口的口粮再多给三斗,各家各户平摊。一年给两次,保证他们家年年有余粮。

刘雅欣点点头,表示认可,转身往沂水河边走去。

奔儿正和一群半大小子在沂水河里游泳嬉水,玩得不亦悦乎。沂河水一半绿一半白,绿的是东岸边的树木衬出的颜色,白的是阳光在河对岸照射出的反光,中间一道清澈的浅蓝色,河底的石头和游荡的鱼儿清晰可见。

杏梅和来喜坐在河边的杨树林里说话,脚边是奔儿他们扔下的衣服。来喜是杏梅在河阳街小学的同桌。河阳街小学遭日本人洗劫,来喜的爹也被鬼子杀害,来喜读不成书了便每天帮着家里干活。杏梅回到河阳街后,经常和来喜在一起玩,把刘雅欣教她新学的字教给来喜。来喜娘成了寡妇后,经常受到张和尚的调戏,杏梅几次遇到都冲上去解围。来喜对杏梅充满了感激,俩人情同姐妹,无话不谈。

“杏梅,你觉得你三叔算好人还是算坏人?”来喜问。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好人。”杏梅说。

“你娘也没告诉你他是什么人吗?”

“我娘不在我面前说这些。”

“我娘说他是坏人,说他是汉奸。我也觉得他是坏人,你看他见了日本人那个点头哈腰的样子,我看着都难受。你不生气吧?”

“我才不生气哪,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爹还没有消息?”

“没有。”杏梅说完,神色黯然。

来信见戳到了杏梅的痛处,觉得很不好意思,靠在树身上望着河里。杏梅心情变得不好,默不作声地低头拔着身边的青草,咬一根草芯在嘴里,蹙着眉头望着远处。

刘雅欣走到杨树林边一片树荫下,远远地看见了在河里欢腾不已的奔儿,又看见树林的杏梅,心里顿时就有些生气。立夏以来,奔儿几乎每天都偷着到河里游泳,刘雅欣训斥了他多少回也不见效。直到她拿起扫炕的扫把揍了奔儿几次,奔儿才收敛了点。可没两天,奔儿回家,刘雅欣有些怀疑地抓过他的胳膊用手指一划,划出了几道白色的痕迹,这是去河里游泳的特征,刘雅欣又揍了他一顿。满以为这下能好几天,可奔儿才隔了一夜就忘记了,又跑来游泳。更让她生气的是,杏梅竟然也来了,还帮他看衣服。刘雅欣气愤地又想走过去教训奔儿,可又觉得人太多,得给孩子留点面子,又见水深只在奔儿的腰间,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危险,便压住火气等在树下。

张业牵着马,手里拿着一把毛刷向河边走来。他这是要去河边给马刷身子。见刘雅欣站在树林边,隔着层层树林的缝隙望着河里,便上前和她搭讪。当了解到刘雅欣的心思后,张业笑了。

“我说大嫂呀,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吧。”

张业对刘雅欣说,薛家已经败了,叫刘雅欣不要把奔儿当少爷那么金贵了,就叫他跟庄户人家的孩子一样,由他折腾去吧,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又不是洪涝季节,这河里的水深根本淹不着人。刘雅欣觉得张业说得有道理,确实说中了自己的心思。她在心里责问自己,为什么口口声声说要过平头百姓的日子了,可骨子里还是那种大户人家的心思?很多事情上还把奔儿当个大少爷管制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难怪杏梅也偷着跟他跑来这里玩。她很奇怪这种话竟然是从张业嘴里说出来的。正想着,奔儿光着屁股跑上岸来,来喜捂着脸不敢看,杏梅大声骂奔儿不知羞。刘雅欣见他们要回家了,便和张业道别,悄悄地走了。

孩子们离去后,沂水河边静悄悄的,只有张业在河边慢腾腾地用毛刷刷着马身。薛景辉从另一头走了过来,和张业说了一会儿话,急匆匆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