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台湾出局了日本人完蛋了!中国到底最怕什么了?

啊不百 收藏 31 41323
导读:谈大陆行:我和你们一样:爱中国、反对美帝、反对小日本、反对台独,我和你们一样的,不用怕   谈天下:日本人完蛋了,断子绝孙了。日本人就是少子化太严重了,他们没有真正成为大国的条件   谈百年中国:西安事变不算,我已经考证过了,西安事变之前,国共双方已经搭上线了,等于都已经上床了,媒婆还在忙,媒婆就是张学良嘛   谈情妇:我一直有情妇,很年轻的情妇,17岁的,以前是我的模特   谈女人:模特走秀,好看,可是不能上床,太硌了,走过来和躺床上就不一样   人物周刊

谈大陆行:我和你们一样:爱中国、反对美帝、反对小日本、反对台独,我和你们一样的,不用怕



谈天下:日本人完蛋了,断子绝孙了。日本人就是少子化太严重了,他们没有真正成为大国的条件



谈百年中国:西安事变不算,我已经考证过了,西安事变之前,国共双方已经搭上线了,等于都已经上床了,媒婆还在忙,媒婆就是张学良嘛



谈情妇:我一直有情妇,很年轻的情妇,17岁的,以前是我的模特



谈女人:模特走秀,好看,可是不能上床,太硌了,走过来和躺床上就不一样



人物周刊:您对大女儿李文有过愧疚的时候吗?



李敖:有过。我做政治犯的时候,她在美国,跟着姑姑们,没人收留她。你们说她是钉子户,其实她是锤子户。她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人,就是那种拼命消费,什么都看不顺眼,到处结怨,不会体谅别人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万静波 张欢 发自台北



谈大陆之行



人物周刊:4年多前您的大陆之行,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李敖:终于活着回去了,一个臭老九还能受到那样的欢迎!我这么嚣张、快乐地回去。


人物周刊:您在北大的演讲,可惜我们没能看到直播,您对演讲满意么?



李敖:大体还好,因为我演讲不能像连战那样背稿子,也没有像美国总统那样有提稿机,我们都没有的,只有土法炼钢的方法。



人物周刊:之前有精心准备吗?



李敖:有深思熟虑的保密,他们千方百计来打听(想事先知道我要讲什么)。我的(谢绝)理由很好玩--我和你们一样:爱中国、反对美帝、反对小日本、反对台独,我和你们一样的,不用怕。



他们把我定义是自由主义者,怕我宣传这玩意,可是我在大陆放弃了,我拥抱宪法,因为宪法条文比自由主义追求的还要有实际意义,法律不落实,宪法就没有功用嘛。马克思主义者也要宪法。他们都没想到我放弃了(直接谈)自由主义。



人物周刊:事后回想,哪些地方讲过头了,哪些地方该讲更重一点?



李敖:适中,到第二场--清华的演讲就温和了。这里面有很多内部原因,他们觉得太重了。



我很骄傲,我在北京念小学的时候有一个把兄弟--詹永杰,我说我不在清华讲了,我回去了,他说你别开玩笑。后来就这样了。



人物周刊:您此行对北大和北大学生印象怎样?和台大比呢?



李敖:比台大好太多了。北大学生用功,台大学生不用功嘛。北大还是了不起的,可是我必须说,涉及到思想层面、社会科学或者政治面相上,不好。原因是被框框套太久了,尽管他们不承认。



谈台湾



人物周刊:近5年前我采访您谈两岸问题,您说"50年不变就好了",那50年之后呢?



李敖:邓小平说过的,50年不变,50年之后就更不变,不在话下了。可是问题出现了,美国的基辛格见过两次毛主席,有记录,我们就看到很多很妙的记录,有两段内容几乎一样,毛主席说的--台湾反动分子太多了,我们不要,给你们美国;可是100年以后,两次都说100年以后,我们要,即便是动手我们也要。第二次时基辛格补了一句话,上次你讲过了,可老毛还是要讲。

大陆和台湾的关系就是,一个是大国思考,另外一个什么都不是。大国思考就能够忍耐,只是说你不要独立,你暗地里搞什么我不理你,你自生自灭谁也不甩你。



我是真的不希望台湾惹麻烦,现在东协+1,+2,+100都没有台湾了,台湾已经出局了。几年前我就说了,台湾要靠观光,台湾没用了。



现在大家都维持着一些错误的观点,认为台湾维系了中华文化的一些东西,什么故宫博物院啊。这是不对的,我举个例子,台北故宫65万件文物,真正流失在国外的160万件,要是说中华文化靠故宫的宝贝,那国外比中国还多,两个故宫都比不过外国。要真以为手里捏着些古董就代表着中华文化,那对不起,中华文化在外国。



这个错误就是为了大家高兴,为了维系感情。现在两岸联系点多了,蒋氏父子也变成联系点,太荒谬了。



人物周刊:让您来谈政治其实是一件很低级的事,但我们还是想知道,马英九上台一年了,他干得怎么样?您怎么评价?



李敖:什么都不是嘛。



我说个笑话,台湾的小学生猜拳,赢了林志玲嫁给你,输了陈水扁送给你。党中央(在台湾也就我敢讲党中央,因为我在台湾被当成共产党)推迟了统一,结果没有把林志玲嫁给我,把蒋介石送给我了。(笑)老的折腾了我26年,儿子又搞了十几年,父子总共折腾39年。混蛋李登辉12年,又来了个混蛋陈水扁8年,现在又来了个小XX马英九。



他当选,政见就一条--你不选我,他比我还坏。脸蛋也漂亮,就这么简单。



人物周刊:您看台湾政治人物哪些还不错?像样子的你说过有许信良,还支持宋楚瑜



李敖:许信良在民进党内的大陆看法是比较正确的。宋楚瑜是个干才,有技术有技巧,但这种做法是蒋经国式的,会把人累死。309个乡镇一遍又一遍走,胡闹嘛。真正的政治人物不可能事必躬亲的。司马懿抓到诸葛亮的小兵,小兵说打军棍20以上的,丞相都要亲眼看到。司马懿笑笑,这王八蛋肯定会累死,果然诸葛亮就是被活活累死的。



人物周刊:这次来台湾,感觉族群对立、蓝绿分割的情况好些了,一般会认为由乱而治是民主制度建设过程中的必经阶段,您对台湾在华人世界里的民主实践,仍然评价不高么?



李敖:没有民主,假的。共产党党员7000万,13亿人口,18:1的样子,至少18个人里有一个,还是有规模的。民主就是投票、民选,南美那些独裁者就说:投票是你们的,算票是我们的。台湾议会里屡次出现不让人投票,议会为什么不让人投票,为什么拦截?典型的假民主。




谈大陆



人物周刊:您是历史学家,能否为中国指一条没有刀光剑影的路?



李敖:过去第一个阶段,中国共产党背负的历史包袱实在太重了。第二个摸着石头过河,邓小平讲的,为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嘛。第三段,李敖讲的,我用苏州一句土话概括,捧着卵子过河。现在不是么?大家穿一样的西装,打一样的红领带,每个人都不敢闹事,你盯着我我盯着你,都是党校毕业的。我们可以承认,现在的领导人是很好的技术官僚,讲大开大阖当然赶不上毛主席,可是现在不需要毛主席这个阶段了。几个月前我家来了一个小客人--毛主席的外孙女孔东梅来看我,我说你是毛主席思想的真正实践者,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你们现在整天请客吃饭,说明革命成功了嘛。我觉得现在是好的,按规矩来,不会再让彭大将军"坐飞机"了。



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邓小平说1949年之前我们和国民党斗了28年,其中打仗打了22年,1949年之后到文革后两年,前后30年都是在斗来斗去。



人物周刊:以您对两岸中国人性的了解,未来中国人还可能有战争的动荡岁月吗?



李敖:他们最怕这个了,捧着卵子过河嘛。



人物周刊:您关于美国、关于毛泽东、关于民主政治的一些见解,坦白说在大陆思想界引起过很大争论,您自己是千山万水我独行,但思想是要传播给大众的,您为什么会有这些高论?



李敖:这个是很正常的现象。你知道美国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吗?我们在台湾就是这么长大的。当然,像美国这种思路也没错啊,但是我李敖开始反思,我们接受你们美式的民主,能不能也接受你们美式的生活标准?我们不能只要美式的民主,也要美式的生活标准,也很合理嘛。那好,要8个地球才能够解决污染问题啊。



美国绝不会接受你们的生活标准和我一样。美国就是这样啊,我们两国订交了,我们大陆订立一个《与夏威夷关系法》,我们卖武器给你们一个州,你们美国接不接受?你不会接受的。那为什么你们会有《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就是宣传舆论太强了,排山倒海而来,没完没了的,我们抵挡不住。



你看这次奥运,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说你们援助苏丹,所以我不来了。可是我们查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援助苏丹之前,有18年的历史是美国在援助苏丹。苏丹变成没有人权的巨兽,是美国培养起来的,我们中国才援了几年啊?我们要是不这么看问题,就被他们糊弄过去了。好,"911"双子星大楼你死了3000人,无辜的,可是最近伊拉克的照片出来了,一个小孩子浑身都是泥,挂着个奶嘴,死掉了。


人物周刊:大陆当下的议题很多,最重要的议题之一是行政体制的改革,您过去一直没有谈。



李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一胎化合不合理,对于小夫妻来说,当然不合理,可是人口膨胀起来,绝对不是人多好办事,要砸锅的。美国参议员骂中国不人道,可是如果不一胎化,人口爆炸了,你会不会救我?中国人10个人分不到一只羊,新西兰一个人分30只羊,你要不要分羊给我?



问题就在这里了,难道说北京不知道一胎化不人道么?当然知道,可是为什么这么干,整个国家受不了啊。



从个人感受来看,小市民要自由要民主,要两个小孩,都没错,可是对国家而言,我最喜欢举阿拉斯加的例子。当时帝俄要把阿拉斯加卖出来--72万美金,一亩地7分钱。美国国务卿Seward就买下来了,美国全国人骂他,神经病,买个冰箱干什么?那时候也没什么核子战争。就是有这个土地对我们有利。如果阿拉斯加在苏联手里,不需要制造长程飞弹,就把美国干掉了,所以政治家的眼光和小老百姓是不一样的。



人物周刊:说句不敬的话,我觉得您有双重标准,当谈到台湾问题,谈到普遍的政治原则时,您是代表理想主义的、正义公正的,可谈到大陆问题,您采取的就是现实主义的、历史合理论的观点。



李敖:一点不是双重标准,而是不同的起点。60年前,我们来台湾的时候,来了300万人,连老百姓和军人。可是有3万万人留在大陆,就是共产党接收的坏分子,有土匪,有强盗,有老国民党,大部分干掉了,留下来一些样板--国民党的将军们还有末代皇帝。工厂统统被炸掉了,能搬走的全都搬走了,国库92万两黄金搬走了,故宫65万件古物搬走了,一穷二白。毛泽东去莫斯科斯大林磕头,那么苛刻的条件,借多少钱呢?借了3亿美金,那个钱就是国民党搬到台湾的钱。



我对共产党是这么看的--就是国民党的终点是他的起点。1949年毛泽东56岁了,周恩来51岁(蒋介石63岁。我的头脑还是非常好的啊,记得非常清楚),急于富国强兵,急于把天堂造出来,就开始大跃进,什么招都来,闹了个不可收拾。陆贾早就说过: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


人物周刊:您在节目中质疑说大饥荒不大可能饿死3000万人,就算只有1000万,难道这些死去的生命没有价值吗?

李敖:问题就是你要怎么办?就是这么简单。为什么我要在北大谈宪法,就你的锅下你的面嘛,就是要落实、实行1982年以来的宪法!能把1982年宪法实行,我就觉得不得了了,何必唱那个高调呢?



人物周刊:您的见解中有非常强烈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立场,我想这和您历经战乱有关,我觉得您关注的议题和大陆知识界的议题不对等。



李敖:当然不对等了,很正常。我这次给凤凰做节目的时候(凤凰卫视最近给李敖先生拍摄了一个来台六十年的专题片,即将播出),专门用手摸着《南京条约》(我把它找出来,借了故宫的),戴着手套看。里面写着,你可以不把香港还给中国,九龙也可不还,但新界要还,是你租借的99年。可是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谈判的时候非要不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可以不给你水喝,干死你。撒切尔夫人就说,你要是这么威胁的话,香港就变成空城了。邓小平就说空城也要。



可是这种观念啊,现代的年轻人已经不太知道了。年轻人会走希腊路线,希腊人就说,我们是世界公民。



人物周刊:您在谈及大陆问题时,如果还是用富国强兵的思路,国家主义优先,有没考虑过在大陆能否有共鸣?



李敖:可是大家在得到富国强兵的保护之后,尤其是强兵保护之后,就不觉得了。我看过日本军人骑着马在我眼前经过,你们没有这种亡国的感觉。



世界怎么会终结呢?你美国人是怎么对待阿拉伯人的? "911"出来之后,现场访问美国人,他们说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啊?小布什也说,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呢?人家拿命来和你同归于尽,能说是"迷信"两个字么?美国人完全不能反省。


这种话你无法和小老百姓说,他们听不进去的,他老说"饿死两千万,饿死三千万","你拿钱买阿拉斯加关我什么事","你造原子弹对我没意义",从这个角度看,确实就没任何意义。历史学者就是这么看的啊,老百姓不这么看,就看眼前的。




谈天下



日本人完蛋了,断子绝孙了




人物周刊:那您观察大陆现在的大问题是什么?台湾的大问题又是什么?



李敖:台湾没有问题,台湾出局了,就只能靠着观光来活。台湾的这些电机企业,什么张忠谋、李忠谋啊,只要大陆和外国厂商挂钩,都玩完了。


中国大陆我有点担忧,这种好景能否经受住特殊意外的出现?金融海啸就是大意外啊。邓小平去美国,卡特总统说你们不让人民出境,人民没有迁徙的自由,邓小平说你要多少人?1000千万?我送你1000万中国人你要不要?你不要嘛,那你闭嘴。果然卡特就闭嘴了。我出来1/26,出来5000万人难民在全世界流传,世界就得垮掉。



人物周刊:您如何看日本?



李敖:日本人完蛋了,断子绝孙了。日本人就是少子化太严重了,他们没有真正成为大国的条件。



人物周刊:俄罗斯呢?



李敖:俄罗斯不可测,我看到一个红楼梦的现象--大家族要垮,都是从内部垮掉。俄罗斯的接班人,都是原来的核心分子,普京就是克格勃嘛。外面人搞了半天,都是旁敲侧击。



我当"立委"的时候,连战下令买美国那个雷达系统,花300亿台币。买的理由是什么呢?改善两岸军事均衡态势。大陆的飞弹打出来后,我们7分钟后就知道了。可是知道有什么用呢?7分钟后飞弹都到我们头上了,而且这个算法还是从新疆发射飞弹。大陆为什么这么笨呢?他们就不会从福建发送么?买这个干什么?给美国人买的。从新疆发射,到美国要20分钟。买这个武器就是给美国人买的。



但是国民党、民进党居然都全体通过了,这就是"汉奸政权"嘛。为什么台湾的"国防部长"下台,我送给他一个大奶嘴,奶嘴就是吃起来过瘾,但是没什么营养。



人物周刊:您怎么看中国大陆的外交政策。



李敖:第一次世界大战打了一半,苏联革命了,列宁说我们新政府,不打了。德国说不行,我们还得打你。就只好订条约,苏联赔惨了,赔土地赔钱,卖国条约嘛。可是列宁他们有信心,总有一天我们会拿回来的,后来果然拿回来了。



现在是一样的老问题啊。钓鱼岛问题,邓小平说挂那里,下一代人比我们更聪明,他们来解决。



人物周刊:这就牺牲了多少无辜小民,包括许许多多的慰安妇,您在台湾也支持王清峰、高金素梅她们做了许多援助受难者的事。



李敖:这是一个最动人的题目。香港1960年代的难民潮,一对小情侣一起跑,游泳游到一半,男的淹死了,这个女孩子抓着男朋友的尸体继续游,死也要埋骨在我们要去的地方。非常动人的故事。



从小夫妻观点来看,完全没错,我们活不下去了。可从政府的观点来看,当政者管不了那么多。在一个乱世里面,有人成功有人失败,有的人就成倒霉蛋了。



谈百年中国历史



人物周刊:让我们回到1919年的五四,如果没有发生火烧赵家楼事件,左翼暴力文化没有发育起来,文化运动还只是思想界内部的事,那这90年来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李敖:你要反过来看,周恩来都说过,多少次都觉得不行了,但彷佛有天命一样救了共产党。政治人物有赌徒性格,只要我在桌子上面,我就有赢的机会,运气好可以多赢,运气不好可以少输,而不是下台。人物周刊:国共争天下的过程中,哪些历史节点是最关键的?西安事变是吗?



李敖:西安事变不算,我已经考证过了,西安事变之前,国共双方已经搭上线了,等于都已经上床了,媒婆还在忙,媒婆就是张学良嘛。



长期来看历史都是必然的,没有什么转折点。乱世里面就是有倒霉鬼啊,王实味就是。不光是普通人倒霉,国家主席都是啊,国防部长也是,哪一个不比你大?所以我觉得有一个情绪特别不好,就是怨。怨是没有出息的,人类就是有不公平,就是有倒霉的。



我就是运气好,我的老师殷海光49岁就死掉了,蒋介石活89,他敌人比他多活40年,那你怎么反对你的敌人呢?所以我笑殷海光,哲学家得了胃癌死掉,就好像神父得了梅毒死掉一样。

26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