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民政厅原厅长受贿400多万 将赃款藏外甥家

水师军品2 收藏 0 585
导读:在舆论的高度关注中,轰动一时的广西民政厅原厅长张廷登腐败案终于有了结果——6月11日,张廷登被崇左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没收赃款459万元人民币和1.5万美元以及劳力士、欧米茄手表各一块。   线索来自举报信   2007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检察院连续接到几封群众的举报信,检举自治区一些民政机构负责人和民政厅某些领导的经济问题。   通过对举报信进行梳理和分析,办案检察官认为举报信涉及的内容虽然比较笼统,但所反映的问题比较严重,而且具有一定的可信性和可查性,决定从举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舆论的高度关注中,轰动一时的广西民政厅原厅长张廷登腐败案终于有了结果——6月11日,张廷登被崇左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没收赃款459万元人民币和1.5万美元以及劳力士、欧米茄手表各一块。


线索来自举报信


2007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检察院连续接到几封群众的举报信,检举自治区一些民政机构负责人和民政厅某些领导的经济问题。


通过对举报信进行梳理和分析,办案检察官认为举报信涉及的内容虽然比较笼统,但所反映的问题比较严重,而且具有一定的可信性和可查性,决定从举报信反映问题较多的民政厅及所属单位购买土地、已建或在建工程情况以及福彩中心资金管理使用情况等几个方面着手,对广西福利服务中心以及广西桂民园房地产公司和南宁市美源印务设计有限公司等民政厅12个二层机构的财务会计资料进行审查。


在对民政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和广西社会福利服务中心的财务进行审查的过程中,检察官发现民政厅在购买位于南宁市青龙岗的110多亩土地,为干部职工搞集资建房的过程中存在的职务犯罪行为。


这块土地是民政厅通过一个叫宁某的中介人操作,从拍卖公司买得,由广西社会福利服务中心办理相关买地手续的,建设工程由广西桂民园房地产公司实施。民政厅在支付给中介人宁某的1100多万元购地款中,有大量的款项是以白条形式出现的,且有100多万元的资金去向不明。同时,这块土地曾两次以起拍价“流拍”,而民政厅仍在起拍价的基础上,每亩增加3万元支付给宁某。


检察官分析认为,找到并突破中介人宁某将是揭开问题的关键。


宁某到案后,供认自己于2003年8月至2004年9月,分三次给予广西社会福利服务中心主任梁某好处费25万元。同时承认,在经手为民政厅购买土地的过程中,他还送了10万元给民政厅厅长张廷登。


宁某的供述让办案人员心头一震。宁某的供述是真是假,能否获得证据支持?检察官决定暂不惊动张廷登,采取严格保密措施,先把外围材料查证落实,逐步挖掘更多的犯罪证据,再与张廷登接触。


后来的侦查结果表明,广西福彩中心于2002年3月向南宁市某经贸公司购买位于南宁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土地一块,面积22906.12平方米,价格61万元一亩,福彩中心共支付2158万余元,价格偏高,这里面是否存在不法交易?办案人员传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黄某,黄某承认,在土地交易过程中,他送给民政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副主任陈某70万元,还给了中介人梁某40万元。“梁某告诉我,这40万元是送给一些领导的。”黄某交代说。


这“一些领导”会是谁?办案人员决定立即对民政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副主任陈某和中介人梁某立案侦查。


经审讯,陈某承认了收受黄某70万元贿赂的事实,并交代是民政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主任黄某指使他所为;中介人梁某也承认了行贿的事实。办案人员立即对民政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主任黄某立案侦查。调查中,黄某承认了与副手陈某和民政厅原副厅长陆某共同收受黄某贿赂的事实,还交代其3人共同收受梁某120万元贿赂。另外,黄某还交代了为陈某提拔的事情,曾向民政厅长张廷登行贿5万元的情况。又一犯罪证据直接指向民政厅厅长,张廷登腐败的身影逐步清晰起来了。


不久,办案人员对福利彩票印刷情况的调查也取得进展。负责彩票投注单印刷的是胡某、谷某夫妻俩和美源印务公司,办案人员迅速对胡某、谷某和其合伙人美源印务公司老板蒋某、侯某四人进行询问。


胡某承认了向福彩中心主任何某、书记杜某和民政厅原副厅长陆某行贿数十万元,以及通过其妻谷某向民政厅厅长张廷登行贿40万元的事实。


至此,办案人员已掌握了张廷登涉嫌收受贿赂5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


就在自治区检察院考虑就张廷登涉嫌犯罪的问题向自治区党委汇报时,2007年底至2008年2月,广西发生了百年一遇的特大冰灾,民政厅作为政府的社会救济部门,承担着主要的救灾任务。从大局考虑,此时显然不是立案侦查张廷登的时机,自治区检察院领导决定再等一等,继续排查其他问题。


财产藏在外甥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富有戏剧性的事件让张廷登的腐败行为彻底曝光。


2008年2月28日晚,平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多名民警来到马头镇巴造路韦某的私人住房,执行搜查任务,收集相关证据,因为韦某的儿子涉嫌参与了一起故意伤害案。


民警在韦家住宅的3楼发现了大量的名酒及衣物和两只保险柜。韦某只不过是县水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怎么有这么多的名酒和衣物?民警觉得十分可疑,先将3楼后屋那只保险柜打开,呈现在眼前的是大量的现钞、贵重首饰、手表及房产资料等。接着,三楼前屋的那只保险柜也被打开了,同样是大量的现钞及其他贵重物品。看到这一切,韦某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不明白柜子里怎会有这么多钱物。


经清点,两只保险柜里放有现金人民币547万元,美元现钞5.7万元,港币现钞1万元,户名为“张廷登”的美元存折一本,账面金额1.36万元,铂、黄金项链及劳力士等名牌手表40余件,还有3套房地产资料。民警还在韦家查获一批名酒和贵重装饰品、衣物等。


“这两只保险柜是你的吗?这些钱都是你存放的吗?”民警问韦某。


“不是,是我的一个亲戚的,他叫张廷登,自治区民政厅厅长。”韦某说。


原来,张廷登是韦某的舅舅。


韦某向民警交代说:2006年6月间,他在平果县城东街五金店买了一只双层铁皮柜,用于存放家里的房产资料和存折等物品。不久,张廷登来到韦家看望姐姐,在楼房里东走西走时看到铁皮柜,便好奇地问他装什么贵重物品。韦某说装些衣物和房产资料,“你一个工人师傅,还蛮讲究的嘛。”张廷登的一句话说得韦某很不好意思。


9月的一天,张廷登一个人驾驶越野车再次来到韦家,说有些东西拉来了想放在铁皮柜里。舅舅要用,有什么可说的。韦某腾空了铁皮柜,把钥匙交给了舅舅。张廷登从车上搬出来一些箱子和用纸包得结结实实的东西,韦某帮着扛上三楼并想帮舅舅逐一打点塞进柜子,可是张廷登坚决不让他动手,他便下楼看电视去了。


2006年9月至2007年4月期间,张廷登又来过几次韦家,有时是一个人来,有时是与妻子同来,每次都拉来一些箱子和一些酒及其他物品。有一次韦某好奇地问箱子里和一捆捆包着的是什么东西,张廷登说是一些过去的书刊资料。这些用牛皮纸包扎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外面确实写着“书刊资料”字样。张廷登存放东西时,从不叫韦某帮忙,韦某也不便插手。


张廷登搬来的东西越来越多,韦某只得专门腾出三楼的后屋给他放东西。铁皮柜塞满后,2007年5月,张廷登自己搬了只更厚重的保险柜来。一天晚上,他一个人开越野车来到韦家,这次他除拉来一些箱子和一些酒外,又搬来了一个保险柜,11月,张廷登再次拉来了一些酒、箱子及一捆捆包扎品。


情况终于调查清楚了,案件涉及民政厅长的巨额财产,平果公安局迅速将案情向平果检察院通报……


欲盖弥彰


接到公安机关通报的当天即2月29日傍晚,自治区检察院反贪局领导带领专案组赶赴平果县,着手调查张廷登的巨额财产的问题,办案人员对警方发现的涉及张廷登的财物一一进行清查。


也就在2月29日这天下午,去北京开会的张廷登回到了南宁,他刚下飞机,一打开手机,就接到了他的亲戚打来的电话,告知了他放在平果县城外甥家的几百万元现钞和大量贵重物品被公安局发现的消息。


张廷登不愿就此坐以待毙,平果是他的老家,他在这里有着庞大的关系网,应付完一个重要的公务接待后,他火速驾车直奔老家。


早在2007年上半年,宁某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抓获归案后,张廷登就预感到火迟早要烧到他身上。尤其是反贪干警步步逼近的外围调查,更让他感到“危险”随时会降临,因此在反贪干警对民政厅二层机构进行调查的同时,张廷登也在“未雨绸缪”,加快了对他的非法巨额钱财进行转移的行动。然而,张廷登千思万虑,却没有想到,外甥不安分的儿子惹下的一桩小小刑事案件,竟使他费尽心思藏匿的非法财产暴露。


晚上到达平果后,张廷登立即与当地的朋友联系,并以得知消息动员外甥的儿子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为名,向有关领导和公安机关了解情况,展开活动,希望“大事化小”,然而反贪干警比他先一步到达平果,行动也比他快了一步。当朋友告诉他“区里来了反贪局长,你的财物已被检察院接管”时,张廷登心里有说不出的沮丧,但他仍肯不罢休。


3月1日凌晨3点多,他连夜驱车赶到柳州找一位他认为可帮上忙的朋友帮想办法。然而朋友打听的结果仍让他失望——自治区检察院的检察长已亲自督办案件,他的问题已进入高层的议事日程。3月1日下午,张廷登心灰意懒地赶回南宁。


整整一天,他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这时,他似乎悟出了“坦白从宽”的道理,开始准备投案自首的材料。3月2日下午,自治区办案检察官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面对调查,已有心理准备的张廷登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历任田阳县委书记、合浦县委书记、自治区民政厅厅长期间,多次收受他人贿赂的犯罪事实。与包工头的利益联盟


1953年出生于广西平果县一个农民家庭的张廷登,和许多人一样,从小就是个“苦孩子”。穷人的孩子早懂事,干农活一把好手的张廷登在村里有着很好的口碑,1975年被推荐到广西农学院植保系植保专业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原百色地区玉米研究所当了一名技术员。


在那个年代,有大学文化的干部非常稀缺,张廷登很快得到重用和提拔。1989年,张廷登当上了原百色地区农业局副局长。此后,他先后任西林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田阳县委副书记、县长,田阳县委书记,防城港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北海市委常委、合浦县委书记,北海市委副书记;2003年4月起任广西自治区民政厅厅长、党组书记。


仕途的一路升迁并不代表着一个人思想的不断进步,从小吃了很多苦、成年后又从事农村农业工作的张廷登,也许是见识过太多的贫困缘故,对金钱有着不一般的渴望。他自认为,穷人家的孩子不能再穷下去,应该利用获得的一切条件和优势取得财富。在这样的心态中,他走上领导岗位后,很快与一帮老板、包工头打成一片。


张廷登在担任县长、县委书记期间,交情较好的“包工头”有吕某、莫某、林某、陈某、郭某、叶某等人,来来往往中,他们结成了利益联盟。


1993年下半年,吕某在田阳县承包建设某企业扩建工程,张廷登也是刚就任田阳县县长。一天,张廷登到这家企业施工工地检查,两人认识了。当时,吕某正为工程资金的事犯愁,由于银行贷款迟迟办不下来,工程施工进度缓慢,面临停建,吕某决定向张廷登求助。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吕某鼓起勇气打电话约张廷登晚上见面,张同意后,他便到建设银行取了一笔钱。晚上大约8点钟左右,在县政府大楼前吕某的车里,张廷登和他见面了。吕某提了他面临的困难和要求,之后他拎了拎装钱的袋子,说想感谢一下县领导。张廷登当即打了几个电话交代一番,并收下了吕某的5万元。过了几天,县里就召集几家银行召开支持这个企业扩建工程的会议,不久吕某就得到了贷款。


第一次送钱给张廷登,难题就迎刃而解,尝到“甜头”的吕某从此逢年过节总是提着钱去张廷登家拜访,两人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好。张廷登后来离开了田阳,辗转防城港、北海,再到自治区民政厅,仍一直和吕某保持着密切的来往。


2000年9月,张廷登调任合浦县委书记,第二年吕某便在合浦承包了一段海堤土方工程;2003年,张廷登就任自治区民政厅长,次年吕某又把“商场”转到了南宁,并得到了民政厅下属单位的几项基建工程。作为回报,10多年来吕某共送给张廷登40多万元。


其他包工头与张廷登的“友谊”和吕某的情况大同小异。包工头们没有哪个不给张廷登送过钱的。如莫某送了108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李某送了44万元人民币,林某送了15万元人民币,陈某送了12.5万元人民币,郭某送了5000美元,叶某送了15万元人民币,巨额贿款下,他们都结成了利益联盟。


收了人家的钱,张廷登对这帮包工头生意上的“求助”,能帮的都尽量帮,虽然他不总在一个地方任职,有时包工头求助的事项不属他“地盘”上的事,但他官越做越大了,打个招呼也能管用,许多忙他都“帮”下来了。张廷登给人“帮忙”,不但积极而且心细,常常在帮了忙之后还会交代老板们“记得追踪”,其实他的话是另有含义。


升迁路上的“引力”


梁某是一名建筑商,张廷登在合浦县任职的时候,见过梁某,但两人未进一步深交张廷登便调走了。2003年5月的一天上午,到民政厅任职不久的张廷登,在南宁万兴酒店门口与梁某相遇,两人便热情地聊了起来。


这期间,梁某承包着民政厅的一个工程项目,张廷登上任时这项工程已到收尾阶段,民政厅尚欠300万元工程款未付。梁某打了报告上去,可钱老不见批下来。也许他与张廷登有缘,就在他苦恼之际,出现了万兴酒店门口的“巧遇”。聊天中,他得知张廷登因民政厅一时没房子,只好暂住在万兴酒店,便巧妙地向张廷登表示了愿资助他买套房子的意思。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梁某突然接到张廷登的电话,张廷登告知工程结算款他已经签字了,并叮嘱说要“记得跟踪”。不久,查到工程款进账的梁某,想起了张廷登的叮嘱,提了20万元现金,赶去万兴酒店张廷登的房间送给他。


有了这次来往,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一年后,梁某承接了别人中标民政厅下属二层机构的一项工程。在施工过程中,难免碰上一些如需要及时拨付工程款之类的具体问题,有张廷登直接帮忙,他的每次申请拨款都很顺利。为了感谢张廷登的关照并不断抱紧这棵大树,在几年时间里,梁某送给了张廷登85万元。


不久,又一个人找上门来向张廷登求助。这个人是民政厅副厅长陆某的小姨子谷某,她丈夫胡某从2000年以来一直与蒋某合伙承包着福利彩票印刷业务。2006年初,陆某刚退休不久,胡某听到了一个消息,民政厅打算对福彩投注单印刷业务进行重新招标。胡某不由慌了,这么利润丰厚的生意,如果重新招标,他将有可能落败,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它!


唯一的办法只有找张廷登说情。胡某不便出面,于是曾与张廷登有过一面之交的谷某走到了前台。谷某打听到张廷登第二任妻子将要生孩子,便以这个借口前往张家探望,混个“脸熟”,随后又约张廷登出来喝茶,送给了他一块价值2万多港元的劳力士手表。也许是嫌“礼金”太薄,所以张廷登迟迟没有表态,谷某只好不断地约他出来“喝茶”,不断地塞钱给他。至张廷登案发,胡某通过谷某送给张廷登40多万元。


职位越升越高,张廷登身上产生的引力自然也就越来越大,除了民政厅“内部人”和“关系人”,许多“远方”的老板也通过三朋四友的牵线找上门来。对这些新朋友,只要有“回报”,张廷登也是能“帮”就帮。


张廷登任自治区民政厅厅长不久,个体老板林某经人介绍与张廷登认识了,之后张廷登为他与广西烈士陵园合作开发公墓项目的审批手续提供帮助,林某两次送给张廷登共15万元;处于大山深处的某林场副场长朱某、卢某也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张廷登的,他们为保住副场长职位向张廷登求助,张廷登“两肋插刀”,帮了他们一把,后朱某、卢某分别送给张廷登2.5万元和6万元。


引发系统腐败


在查办张廷登案过程中,办案人员敏锐地意识到,此案不会仅仅是个个案,应该存在一张网,而张廷登是这张网中的“核心结”,为此,专案组采用“系统抓、抓系统”的侦查策略,不断深挖细查,一步步扩大战果。


从2007年以来,办案组侦破张廷登涉嫌受贿系列案件经历了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抓住宁某这个关键人物,初步发现了张廷登涉嫌受贿的犯罪事实,并立案查处了广西社会福利服务中心主任梁某涉嫌受贿犯罪案;第二阶段,查处自治区民政厅后勤服务中心原正副主任黄某、陈某涉嫌受贿犯罪案,牵出了民政厅原副厅长陆某涉嫌受贿的问题,进一步发现了张廷登涉嫌犯罪的疑点;第三阶段,查处了广西福利彩票中心原主任何某、书记杜某涉嫌受贿犯罪案,查处民政厅原副厅长陆某涉嫌受贿犯罪案,并从较大的犯罪数额上锁定了张廷登涉嫌犯罪的事实;第四阶段,查办了民政厅厅长张廷登涉嫌受贿犯罪案;第五阶段,以张廷登一案牵出的线索为主线,查办了民政厅救灾处处长龙某和军转安置办主任叶某分别利用主办审查、计划向下拨款的职务便利,索取回扣的问题,以此为切入点,通过交办、督办、协办等方式,自治区检察院组织区内各市检察院查出了全区民政系统多人贪污、挪用救灾和五保户、军烈属等救济款的问题。由于问题越掀越大,办案组由合到分,由分到合逐步推进,不断从崇左市、南宁市、北海市、钦州市、贵港市、贺州市的检察院调配办案力量参与到此系列案的查处中,打响了一场广西最大规模的反贪战役


截至目前,自治区检察院除了直接侦办其中7起案件外,还通过指定或交办、督办方式,由下级检察院立查案件58件73人。办案人员介绍,广西民政系列窝串案主要发生在以下环节:一是民政厅机关和二层机构及部分市、县民政局在单位购地、基建方面;二是福利彩票中心在投注及押金管理、投注单印刷等方面;三是在下拨专项经费、从事公墓建设、低保、救灾、救助、复退军人和离退休干部安置等社会福利资金管理方面。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