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枪王 正文 末代枪王(十)

祁_连_山 收藏 4 2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size][/URL] 土匪们接二连三地逃跑,令张子龙恼怒不已。他像一头发情的公牛,红了眼喘着粗气,提着马鞭躁动不安日娘捣老子的骂着,看谁不顺眼就喝令吊起来抽打:“妈的*!你们往哇儿们那儿跑,他们给了你们啥好处?会给你日奶奶尕娃县长当?”这一天早晨,他又将伺候他饮食起居的一个小土匪吊了起来,原因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3.html



土匪们接二连三地逃跑,令张子龙恼怒不已。他像一头发情的公牛,红了眼喘着粗气,提着马鞭躁动不安日娘捣老子的骂着,看谁不顺眼就喝令吊起来抽打:“妈的*!你们往哇儿们那儿跑,他们给了你们啥好处?会给你日奶奶尕娃县长当?”这一天早晨,他又将伺候他饮食起居的一个小土匪吊了起来,原因是这小土匪把洗脸水烧得太烫了,“驴日的尕娃,你想烫死本司令?不调教调教,你小子们迟早会骑到老子头上的!”



“张司令,天这么冷,这尕娃水烧得太烫,也是想叫你舒服坦坦地洗个脸……”刘富贵走过来,替那个尕娃说情。那尕娃是他的一个远方亲戚。



“放你妈的狗屁!你试试这水,”张子龙勃然大怒,拾起水盆砸向刘富贵,“都是你这逑松,不然老子也落不到这份儿上!”张子龙将长时间来淤积在心中的忿懑一下子全发泄到了刘富贵头上,悠悠往事纷至沓来。




民国二十六年秋天,马步芳某某师某某团某某连连长张子龙奉命在兰州外围与大规模挺进的解放军在一个光秃秃的黄土山梁上展开了拉锯战。战斗进行得很激烈也很残酷,双方伤亡非常惨重。第三天傍晚时分,解放军的炮弹如同盛夏午后的冰雹,呼啸着铺天盖地地倾泻在他们的阵地上,使张子龙他们顿时有了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张子龙抱着头,像一只刺猬似地缩在简陋的工事里,心中呼喊着老天爷。老天爷也许被隆隆的炮声震聋了耳朵,没听见他们凄惨的嚎叫声,却让一发炮弹不偏不畸地落在他的身边。一阵钻心的疼痛骤然而至,张子龙像一只骤然遭到打击的响尾蛇,挺了一下身子,望后倒了下去。倒下去时,他看见如血的残阳正挂在天边,像一只破碎的蛋黄浸在一滩鲜血中。



不知何时,他的三魂七魄悠悠从阎王爷那儿回转到阳世三间。他发现他躺在一个低矮的农家土屋里,连同一群鬼哭狼嚎的伤病员一溜摆在一些破门板上。一位留着乌黑短发、胳膊上套着红十字袖章的年轻解放军女战士正给他们换药。张子龙张连长心中悚然一惊,一种凉嗖嗖的感觉顺着脊梁骨浸淫而至,仿佛一下子掉到了一座奇寒无比的千古冰洞:“完了!这下全完了!”这个念头电光火石般地击得他的头脑一瞬间有些麻木,接着又让他异常清醒。他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查明身份后的枪毙。他的双手粘满了太多太多的共产党解放军的鲜血。不说在这几天的战斗中,他指挥他的连队一次次地将解放军的突击打退,让解放军们一次次丢下十几具尸体无功而返。单是前几个月,他在看守五名从前方转来的解放军俘虏时,那个漂亮的女共产婆就是死也不从他,让他在士兵们面前大丢面子。他一时大怒,就将那些人赶到一个土窑洞里,指挥部下泥封了洞口,活活饿死了他们。这事儿要是被解放军知道了,不活剥了他的皮才怪呢!



张子龙准备逃走。


在解放军的后方医院


里,张子龙得到了很好的治疗。四五天后,他终于能拄着拐杖下地走路了。他原本伤得不重,只是在大腿上嵌进了一块炮弹皮而已。做了手术,敷了药,伤口很快就愈合了。前方战事非常吃惊,不断有伤员源源不断地送来,为了能腾开床位,医生告诉他他即将被送到战俘收容所里。



张子龙害怕极了。他拄着拐杖,装着随便活动的样子,在这个破败的村庄里转悠,寻找机会想溜之乎也。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傍晚,他一不留神就躲进一个牛圈的草垛中,静静地等到天黑后,一瘸一拐地钻进庄稼地里朝太白金星所在的方向一路逃窜。七月的庄稼地,如同北方的青纱帐南方的甘蔗林,给张子龙的逃跑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和保护。饿了随手掰几只苞谷棒子揉几把麦穗,渴了俯身河沟饮几口溪水。第三天,他大着胆子摸进了一个村庄,村庄里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清晰可闻的隆隆炮声和炒豆般的枪声,早将老百姓惊到深山老林里去了看看村庄里到处烧焦的门板,打烂的家什以及室内的狼藉和散乱,不难判断出这些村庄不止一次地遭到了败兵的洗劫。张子龙化了很大工夫,才从一家看来家境不错的人家的破箱子里找到了几件衣服,换下了他那身让他心惊胆战的破军服。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