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325路公车塞得满满地,整车整车都是回校的省商学生;也有不少人是结伴坐出租车回来的,也有坐黑的的;当然了家境好的学生春风得意地开着车很有成就感地光荣返校。

康饶生在站台上站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口干舌燥了,太多相熟的不太相识的校友从他身边走过,每一个都是挎着公文包穿着正装,一副白领的派头,象康饶生这样还是一副学生打扮的人很少。

石头永远都是第一个下车的家伙,跳下来直接就扑过来给了康饶生一巴掌:“死胖子,靠!”

康饶生这个时候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的思绪,挡住那一巴掌说:“石头,想和我过两招吗?”

大狗还在车上就已经隔着车窗大声喊道:“死胖子,怎么回来这么早,昨天晚上又祸害了几个良家妇女?”引得周围的女生一阵白眼。

领导坐在车的前部,从前门下了车:“靠,死胖子,赶快来帮你哥我提包!”

康饶生给石头弹了支烟,笑道:“阿狗,你是不是想我吃了你?领导啊,你要学会自己提包啊!”

光仔还是一口广东普通话:“我叼,死胖子你吃早餐了没有?”

康饶生见504的弟兄们都到齐了,大笑道:“哈哈哈,中午饭我请拉!”

石头白了他一眼:“凭什么你请了?”

大狗若有所思地说:“靠,死胖子你是不是破了?哈哈哈,是要请吃饭!”

光仔叼上一支领导给的烟:“我叼,这么快就破了,靠,那也轮不到你请客,谢师宴大家AA,轮不到你出头!”

领导习惯性地眯着眼睛说:“死胖子,不如请早餐吧,哈哈哈,我们都还没吃早餐呢!”

康饶生点了点头:“好,吃什么你们说!”

石头又想一巴掌过来,不过还是忍了忍没扇,他可不想被康饶生钳住:“还用说吗,老规矩!”

反正现在去办手续也是排长队,不如先填抱肚子再说。按照504的规矩,谁最先破处是要请吃饭的,于是一行五个人来到了省商附近的一家广式酒楼饮早茶,海吃狂塞地干掉了康饶生三百多块,才摸着肚皮叼着烟往学校走去,现在还没拿到毕业证,他们不敢乱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都把烟给踩灭了,康饶生虽然毕业证在手,但是手续没办完,也跟大众地把烟扔了。

手续很简单,把各种卡和证件交回给学校,然后到财务科的办公桌前领回多余的书费,会计系的学生每人退了500多块。最后到学生处交上手续表,盖个离校批准章,再到班主任那里把毕业证领了,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全部搞定。

期间康饶生几次想和江荣讲话,但无奈她旁边死死地跟着几个所谓的闺蜜,让康饶生不知道说什么好。待康饶生把手续都办完,准备去拍毕业照的时候,江荣他们那个班早已经拍完毕业照撤退了。

康饶生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该死,昨天晚上只顾着喝酒了,连手机号码都没问!”

会计系是最后一个拍毕业照的科系,2班的人拍完毕业照,十几个男生一起回宿舍去看那个自己住了两年半的地方。钥匙在刚才办手续的时候已经上交了,康饶生他们只好隔着门上的玻璃窗深情地看着里面。

为了让师弟们入住的时候有个干净的环境,上个学期康饶生他们离校的时候,把风扇、桌椅、床和地板,都擦得可以照出人影来,这也是省商的一个传统,504的兄弟们挨个看了看宿舍,抚摩着熟悉的门和锁,依依不舍地默默走下楼去。

虽然几个鸟人一早就放出话来:省商没什么好留念的,早就想走了,要说值得留念的,就是兄弟们。但是真要离开了,还是对那住了两年半的承载着五个人欢乐悲伤的宿舍有点不舍。

领导弹出烟,给几个抽烟的兄弟都发了一支:“位子都定好了吗?”

大狗是唯一不抽烟的人:“定好了,李老师定的!”

康饶生吐了一阵薄纱问:“都有哪些老师去?”

石头鄙视的说:“李SIR就够啦,陈SIR也会来坐会,不过他要去他们班那边的!”

陈SIR是康饶生他们的财管老师,和李老师一样对这帮调皮捣蛋的学生从没有歧视,而是很耐心的教导,关系处得非常好。

光仔说:“那就好,其他老师来了尴尬,还不如不吃!”

石头看着康饶生坏笑道:“那可不一定,死胖子的MRS董我们是不熟,但是人家可是很喜欢死胖子呢!”

不知道为什么,英语老师MRS董非常喜欢康饶生这个英语白痴,可能康饶生知道自己的英语实在是不行吧,从没缺过课,上课也是规规矩矩的,做作业也是工工整整的,考试更不用说了,即使是通篇中文语法,他还是会很认真地把作文写完。MRS还是康饶生的超级粉丝,每次有康饶生的训练和比赛,无论是武术还是球类,只要康饶生有告诉她,她一定带着老公和孩子去观战。会计系的英语课一般都放在下午上,康饶生也因此得了便利,通常第二节课就半途溜走去训练,而这一切都是MRS默许的。

康饶生笑了笑:“呵呵,鸟人!”

大狗说:“我们先去还是等李老师一起?”

领导头也不回:“我们先去,李老师忙完就过来!”

李老师定的酒楼还是上午几个人吃早茶的地方,只不过这次由大堂换到了包厢,包厢不大只放得下一张十人的圆桌。几个人报了李老师的名,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了包厢,坐定后开始点菜。

领导拿着菜牌对康饶生说:“死胖子,你在酒店干,你熟,你来点!”

康饶生正拿着手机想着哪些人认识江荣的,好问问电话,于是拒绝道:“你们点,熟个屁啊,广东菜谁不懂啊?光哥也在酒店啊,他更懂!”

几个人吵闹着点着菜,康饶生把手机上所有省商的号码都群发了,收到的回复都是不知道,这让他很失望,但是兄弟们面前他不好表现出来,还是装着笑脸和大家说笑着。

大狗一脸鄙视地问康饶生:“死胖子,搞了几个了?”

康饶生假装掰着指头算了算:“十来个吧!”

领导把烟整盒扔了过来:“靠,没这么夸张吧?”

坐在康饶生旁边的石头赶紧把烟装到口袋:“芙蓉王不要就给我!哈哈哈,没什么奇怪的,酒店本来就比较糜烂!”

光仔乜着眼睛说:“那不见我破咧!”

康饶生笑了笑:“呵呵,光哥你是心有所属了吧?呵呵!”

光仔用力拍了拍康饶生肩膀:“果然是睡我上铺的兄弟,哈哈哈!”

大狗这会把矛头对准了光仔:“靠,有女朋友了也不告诉我们!”

光仔笑着说:“嘿嘿,还没上手,到时再汇报哈,结婚你们要来哈!”

康饶生搂着光仔的肩膀说:“光哥,别那么早结婚,兄弟我现在余钱不多,如果太早就包不了大红包啦,只好下次你再结的时候补上啦!”

石头踢了康饶生一脚:“靠,乌鸦嘴!”

“哈哈哈……”

李老师这个时候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来:“等很久了?”

几人赶紧站起来迎接:“老师,请上坐,不久,刚到没一会!”

李老师坐下,接过石头递过来的烟:“呵呵,石头同学发财啦?抽这么好的烟!”

石头笑了:“是领导的,我借花献佛啦!”

领导给李老师点上烟,李老师招牌式地吸了一大口然后吐出又用鼻子把烟吸了进去:“领导呀领导,工作安排好了?抽这么好的烟?”

领导笑了笑:“是的老师,公务员考上了,安排到我们县公安局的财务科,呵呵,死胖子也抽芙蓉王啊。”

康饶生笑了笑没说什么,李老师很满意领导的汇报,又问大狗:“你呢?”

大狗喝了口茶:“在会计师事务所实习,呵呵。”

李老师笑意更浓了,转向光仔:“光仔,你的基础是最好的,学得也是最好的,你现在怎么样?”

光仔是职业高中考上来的,比宿舍的人多读了三年的会计,无论是点钞、珠算、电算化操作还是理论,都是全专业最好的一个,是省商会计专业的招牌:“在我们镇的酒店上班,会计!”

李老师大笑:“哈哈,五星级的酒店呢,不错,很有名的,好好干,下次我去找你你要招待我啊,呵呵,石头你小子现在干什么行业?”

石头的情况李老师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不会走会计的路,所以问他在做什么行业,石头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说:“跑跑业务,呵呵,混口饭吃!”

李老师点了点头:“好好干,跑业务也很好,要脚踏实地,一定出人头地。阿康呢,昨天还没来得及问你呢/”

康饶生挠了挠头说:“也是做酒店,实习报告上写啦,呵呵,南滨新区那边的,老师有空过来我招待你,吃喝玩住,我全包啦!”

李老师说:“恩,你的实习报告我看了,写得是最好的,总结得很好。你那个酒店我听说过,三星的,旅游的好地方,有机会我一定去!”

石头哀叹了声:“哎,就我一个辜负了老师的教导啊!”

李老师大笑:“哈哈,石头你不要这么说,说不定以后最出息的就是你,当了老板把他们都请去帮你做帐!”

大伙乐了:“哈哈哈,就是,石老板,以后多多照顾啊!”

菜开始慢慢地上来,酒也开始慢慢地喝了起来,兄弟们先各自敬了李老师一杯以谢师恩,又互相敬着祝福前途光明生活美满,没有高谈阔论以后如何发展,没有泪流满面的不舍,兄弟的情谊大家都牢记在心,师生的情分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记。

李老师红着脸站了起来:“好了,我得过去会堂了,你们去不去?”

毕业典礼其实就是个形式问题,大家证也拿了相也拍了,很多学生就不会再去会堂听八股文的典礼演讲什么的,加上很多学生还要坐长途汽车回工作所在地,所以学校也不强迫毕业生们参加,一早就组织了学生会和大一大二的学生充数,康饶生大一的时候也被拉去提前参加过毕业典礼。陈SIR到底还是没来,说是被他们班的学生拉住不让走,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领导说:“老师,我们就不去了,吃完饭就要赶回去了,我今晚要值班!”

其他的人也纷纷表示要赶回去,晚上好休息,第二天才有精神上班,于是李老师也不强迫,一一道别后离开包厢赶去会堂了。兄弟几个算完帐,各自分摊了自己的份额,也到了分别的时刻。

领导和大狗同方向,两人也是最远的,所以吃完饭急急地和兄弟几个告别,叫了部出租车赶往车站;光仔去别的专业找老乡,然后再和老乡一起回东莞;石头也要去找自己的发小,然后一起回中山;康饶生没有马上走,他得去找江荣。

分别的时候大家约定有空要经常聚会,但是让504的兄弟们没想到的是,生活的压力让他们一分就是三年,直到三年后光仔第一个结婚的时候,大家才又聚首。那个时候的光仔已经是酒店的财务经理了;而大狗也在事务所学成出师找到了一份工资相当高的工作;领导在公安系统混得人模狗样的,扛上了二司警衔;康饶生经过几年的漂泊也安定了生活,开始打算自己的终身大事;石头的情况最好,是504第二个结婚的兄弟,娶了个高干的女儿,不过他老是说自己很失败,辛苦存下的钱做生意的时候一下就亏了十几万,兄弟几个鄙视了他一下说:“你起码还有十几万亏,我们都没有!”这是后话,先不提。

康饶生醉醺醺地往学校走去,也不出示证件,其实证件已经交回学校了,根本就没证件。有个可能是新来的保安拦住了他要他出示证件,康饶生拿出毕业证摇了摇然后大吼:“他妈的,老子毕业了想回来再看一眼母校都不可以吗?”保安队长是认识康饶生的,也知道毕业生拿了毕业证后就没了约束,不好惹也不能惹,于是一把把保安拉开,把康饶生放进校门。找遍了整个学校,都没有找到江荣。康饶生又把学校周围大大小小的餐馆都找了个遍,还是没有江荣的身影,跑到毕业典礼的会堂,找到江荣那个专业的座位,问了个认识的校友,告诉他江荣上午办完手续就走了。问江荣的手机号码,没有一个人知道,就是那几个所谓的闺蜜也不知道,也许是她们不肯说吧,康饶生也不好强迫她们,静静地退出了会堂。

康饶生默默地走在路上,太阳炙热的烤着大地,知了在不停地脚着,公路上的车呼啸着奔跑着,到处都是依依惜别的同学、兄弟、姐妹和师兄弟师姐妹们,这一切都与康饶生无关,他也不想去感受那样的气氛,他的脑子被酒精刺激得一片空白,夹杂着混乱的思绪,麻木地迈动着双腿,来到了325路公车的站台。

康饶生拿出手机给猴子和盲丙各发了条信息,告诉他们自己要走了,两人立刻回信要赶来送行,康饶生只好点燃一支烟靠在站台的广告牌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空。

猴子和盲丙急匆匆地赶来,猴子老远就喊道:“吃了晚饭再走啊!“

康饶生收回迷茫的目光:“呵呵,不用了,早点回去,晚上休息一下才好!“

盲丙理解地点了点头:“喝了酒,路上注意安全,不要睡太死了,看好东西!“

康饶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啦,兄弟,别娘们几几的,回家不是还可以见么,哈哈哈,走拉!”

正好有一部325路车开出总站,康饶生与两人抱了抱,不等车停好就串上了车,走到最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回市里的学生还不是很多,车里还有很多空位。猴子和盲丙挥着手,康饶生笑着看着他们,直到车拐上了大路,互相看不见了,康饶生才收住笑,靠着椅背上长出了口气。

康饶生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颠鸡的号码。每次遇到感情上的问题,他都找颠鸡聊聊,总能得到解脱和安慰。颠鸡很快就接了电话,康饶生把江荣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颠鸡在那头沉吟了半晌:“兄弟,看开点,这又不是你的错!”

康饶生说:“可是我心里就是放不下,哎,我不想承担别的男人的责任,也不想别的男人承担我的责任!”

颠鸡说:“你有甩过人吗?”

康饶生说:“没有,怎么了?”

颠鸡笑了下:“呵呵,其实甩人和被甩一样痛苦,你知道不?”

康饶生笑了:“你他妈的甩人还痛苦?”

颠鸡无奈的笑了下:“兄弟,我们又不是花花公子,有时候分手真的是无法沟通没办法再在一起了,主动提出分手也是很痛苦的,你可能体会不了这个感觉。”

康饶生说:“确实是,我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甩人有什么痛苦的!”

颠鸡大笑:“哈哈哈,以前我们不是老吹牛说搞个处女就甩了,不用负责很爽吗,可是你遇到了,怎么样呢?还不是痛苦得要死,哈哈哈,兄弟啊,两个事情一样的意思!”

康饶生拍了下脑门:“哦,我都搞糊涂了,呵呵,确实好象是那么回事!”

颠鸡听出康饶生的心情好了些,继续说:“兄弟,是不是觉得这好象电视上演的一样假?不要老以为这些电视上才会有,都给教坏啦,都学电视啦,不要太介意了,她都无所谓,你怕个毛啊?”

康饶生说:“老大,没戴套套呢,不会二十几年后来个父子相认吧?”

颠鸡被逗乐了:“哇哈哈哈,你啊你啊,哈哈哈……逗死我了,真以为拍电视啊,别想那么多,你还有很多路要走,不要为了这么件事耿耿于怀!真的相认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也要二十几年的事不是?过好这二十几年再说啦,哈哈哈……”

康饶生开始放开心态:“兄弟,我没事了,谢谢你啊,我会自己好好想想的!”

颠鸡满意地笑了笑:“呵呵,这就好,对了,最后忠告你一下,最好在包包里放上套套,不要怕给人说你色什么的,咱风流但不下流,留情但不留种,知道不?”

康饶生被他气乐了:“靠,大情种,知道啦,挂了!”

康饶生放下电话,又长出了口气,电话不长但是很管用,他在心里想着:江荣啊江荣,如果有一天需要我承担责任的,我一定不会退缩的!呵呵,你居然拿保尔的事来做比喻,那能一样吗?那个少女面临的是纳粹的凌辱啊!呵呵,可能你也把躺在那个男人身下当做是一种凌辱吧?我不知道我做得对还是不对,就算是我对不起你好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虽然以后再也没见过江荣,也没有任何她的消息,康饶生还是会不时地在一个人安静地坐着的时候,心里痛痛地想着那晚,想着把最珍贵的第一次也把一生的愧疚给了自己的江荣。

康饶生抱紧了背包,迷糊着睡了过去,车到深圳的时候他才醒来,揉了揉发痛的头,强打着精神下了车,他没有叫于翠儿来接他,时间还早得很,自己坐公车回去还能赶上晚饭的时间。

康饶生到酒店的时候,见小王带着几个人在操场上做着横幅,走过去瞄了一下,一条做好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七十七周年”。

原来建军节就要到了,边防大队将在酒店的中餐厅举办军民联欢会,所以小王他们在赶制着联欢会的横幅。

历来喜欢军人的康饶生倒是有点期待这个联欢会了:到时会有很多军人参加吧,不知道有没有首长来呢?到时自己一定要去中餐观摩一下才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