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武警少校故事

黑基一员 收藏 2 895
导读:萧雨就这样,走了。 晚上,林风独自一个人站在宿舍的楼道里,从窗户边向下望去,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想起了那个人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不知道多会儿才能回来,而回来后又能否再次相见呢? 林风的眼泪哗一下地流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依旧迷茫,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如同电影般浮现在眼前,是的,这么久来,他最最在乎的,不是萧雨,还是谁? 林风忽然记起以前他常做的一个梦,梦到一群人簇拥着他走在路上,忽然有一个人从这群人中跑出来,一把抱起他,疯狂的跑在路上,搂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脖子,忽然间觉得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萧雨就这样,走了。


晚上,林风独自一个人站在宿舍的楼道里,从窗户边向下望去,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想起了那个人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不知道多会儿才能回来,而回来后又能否再次相见呢?


林风的眼泪哗一下地流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依旧迷茫,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如同电影般浮现在眼前,是的,这么久来,他最最在乎的,不是萧雨,还是谁?


林风忽然记起以前他常做的一个梦,梦到一群人簇拥着他走在路上,忽然有一个人从这群人中跑出来,一把抱起他,疯狂的跑在路上,搂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脖子,忽然间觉得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有安全感……看着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这不就是萧雨吗?他真的感觉好幸福,在他的臂膀里,那么温柔那么安全,他看他的眼神,像父亲,更像兄长……


可萧雨也伤了他,他后悔过吗?一想起这个,林风就又难过,又伤心,其实是他一直是爱着他的,一直就是!


林风忽然清醒过来似的,是的,如果他不爱他,就犯不着为这个人这么痛苦,这么难受了!欢笑过,大哭过,报复过,也怀念过!可今天,11点钟,他就要走了,坐上飞机,说不定就永远地走了!说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了!而他下午却还在伪装着自己……天啊,他都干了些什么?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就这么走了吗?而再有一年,他就要毕业了,离开这个城市,也将会是永远!那么他们,就这样永远的分开了啊!见不到了啊!而他,却连一句“我爱你”还没来得及说!?


不行!


他要见到他!他要去机场送他!


林风猛然跑到宿舍里,按捺着心中的激动,走到刘新跟前,让他帮他给队里打掩护。而后他就一路狂奔,跑到学校操场旁的一堵墙边,常听几个胆大的同学说他们熄灯后跳墙出去,而他在三年里第一次公然违纪,心中不免突突跳个不停,可一想起萧雨来,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林风翻墙出去,脱下军装上衣,他里面穿了一件黑背心,军裤就不能再脱了!行,这样就已经可以了!


他急匆匆拦住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就告诉司机,到咸阳机场。


一路上灯火璀璨,这灯光好熟悉啊,曾经的那些个美丽的夜晚,旁边萧雨开着车,他们牵着手,吻着,他躺在他的腿上,抚摩着他的肚子……视线又模糊了。


是的,萧雨是爱他的,如果不爱,他不会这么对他;他也是个好人,如果不好,他大可以不拒绝他,和他好,但他知道他要负责……


“你一定要等我!老哥,我答应,我答应做你一辈子的好朋友!”林风在心中默默呼喊着。


“司机,快点,快点!好吗?”


“我这已经是最快了!”


“我要送人的!他11点的飞机!”


“早干什么去了?提前一个小时过安检,你不知道?”


林风茫然地摇摇头,只觉得车子似乎比以前又快了点。


到了机场,已经是9点50了,他匆匆跑了进去,晕头转向地找到国际航班候机室,候机室里人群窜动,黑压压的全是人,萧雨,萧雨在哪?


林风疾步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影,见到一个和他背影相似的人,他就跑到他们面前看,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广播传来声音:“开往伦敦的N2329次航班就要起飞了,请到到安检处做好登机准备……”


安检处,安检处在哪?


林风跌跌撞撞地找到安检处,那里排着一条长龙似的队伍,他从队尾开始找,而萧雨却始终没有出现。


林风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老哥,别再和我玩捉迷藏了,求你快出来吧!快出来吧!”一刹那,仿佛又回到了1997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等他的那个场景,他会不会也举起手机,再次对着他微笑的走来呢?林风眼中的泪水在不停的冲击着他的感情闸门。


直到安检口,还是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一个机场的工作人员拦住了林风,说:“先生,对不起,请出示你的机票。”


“我……我是找人的,可以让我进去吗?”林风忙说。


“对不起,没有机票,是不可以进入的。”


“可我,可我就有一句话对他说!”林风急忙说。


“对不起,不行。这是规定!”


“可我……”情急之下,林风拿出夹在胳膊下的军装,忙对他说:“我是武警,我是武警!”


“武警怎么了?武警就可以搞特殊了吗?”后面开始有人嘀咕。


“快点,别挡我们路!”


……


林风朝安检口内看去,一个穿着黑蓝色T恤的人晃动在远处……那是萧雨!一定是他!!


“萧雨!”林风扯着嗓子大声的喊着:“萧——雨——”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他几乎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喊:“萧——雨——萧——雨——”


可萧雨终究没有再回头,在林风肆虐而模糊的目光下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十一点到了。


伦敦的航班起飞了,他最终也没能再和他说上最后一句话。


等他走出机场,拿出手机,才发现萧雨竟然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2007年是我们相识的第十个年头,那一年的今天,如果你还爱我,我也爱你,我们就相约在古城墙的南门下见!”


刚才着急,竟然忘记了给他打手机!林风忙拨他的号码,也不管接没接通,就对着手机哭喊道:“老哥,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从开始到现在,我只爱过你一个人!我从没有真正爱过其他人,他们都是我想找一个可以取代你的影子,可没有,没有人能取代你!老哥,我爱你,我爱你……”


电话里始终重复着一个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尾声2007年6月17日清晨,古城西安,庄严而古朴的南大门沐浴在朝阳的光辉之中。


一千年前,唐朝的圆泽与李源相约十三年后的中秋节在三生石畔践履再会之约;一千年后,一名武警少校慢慢走向了吊桥,向着那巍巍朝向中国四方敞开着的朱红色大门走过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