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爱,终生难忘

这个故事除了名字以外,都是真实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这样的故事。然而这确是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在辽宁省武警一支队,一个中队的一个单独点上,两个GAY的故事,我是来自哈尔滨的一个小男孩,我不会用一些华丽的文章,只是我又一次来到这个让我开心让我难过的地方时,写下这篇文章,只愿能给我失去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有些保留.......

这又是一个炎热是夏天,走过那我们经常走的山路上,没有了往日熟悉的口令声和你那随口哼出那家乡的小调,有的只是那树上的小鸟的叫声和那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我坐在我们亲手栽的树旁回味着你的呼吸,和你身体的气味,泪水又一次的滑落下来。

又是7月23号整3年过去了,我一直努力的让自己相信你是和我一样的复员回家了,从你走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告诉我自己,你没有死你只是和我一样在自己的家乡而已,我总会等到你再一次的将我抱在怀里,为我唱出那美妙的歌声。

我感觉我真的很傻,以为这样的去做我就叫坚强。

不知道多少次在半夜中从梦中惊醒,大喊着你的名字,就再也睡不着了。在我没有复员的时候我不知道多少次来到个地方,就是为了回忆那一段我一生也忘不了的时光。

2000年11月,我从哈尔滨市来到辽宁省沈阳市当兵,一身绒装的我真的是好威武英气。

我们坐了7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辽宁武警一支队,我和你刚入伍是在新兵连,当时训练真苦,娇生惯养的我根本就受不了,还是你一直鼓励着我,才坚持下来。也由此我们成了好朋友。有一天训练完后,我和往常一样往班里去,这时,你拿着一个盒子跑过来,一脸笑意地对小航说:“HAPPY BIRTHIRD!” 我一脸惊异地接过礼物,笑着说:“今天是我的生日看我都忘记了,还是你提醒了我。既然这样,我请客,到外面吃一顿去。你对我说:“这已不用你安排了,我早在外面订好了,好几个同乡都已去了,就等你这个寿星了。”“那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请大家吧。”,“走吧寿星。”你就拉这我去向连长请假。连长说:“这怎么行,不过今天你是特殊情况,就破例一次,早点回来,别喝多了。”“是。”我和你坚定地答应着。就笑着往营房外走去。在酒桌上,我作为寿星,自然是被战友们左一杯右一杯祝贺生日快乐。我由于高兴,自然是来者不拒。你为了保护我还替我喝了好几杯,直到酒宴散场,我才算没有壮烈。 战友相继走了之后,你扶着我往营房走。你也是借着酒劲,在我的耳边说:“小航,我喜欢你”。“别把这种情感送给我。”我在辩解着,可是我还是依然的抱这你,你就把我带到营区附近的山上,坐在一个土岗上,述说对我的思念。我在这个时候依在你的怀里,你将我拉进怀里。就这样,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你。虽然我们在一个连不在一个班,常见面还是比较难得,只有到了全连一起行动,平时也只有到了晚上,你才能去找我,或我去找你。俩人一起走出警营,来到那天的土岗上,述说对对方的思念。我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依在你的怀里,感受你的爱抚与亲热。你将我拉进怀里,亲吻着我的发丝,我的耳陲,我就双目紧闭,享受着那幸福,感受着那温存。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们被分开了。你分到三中队,而我被分到一边,你我的营区虽然相隔不远,但是见一次面就更难了。没办法,你和我为了见面,只能约定,早晨或下午上厕所时,你和我同一时间到同一厕所,那样俩人就能在树丛或厕所见面,相拥一会,温馨一刻。如果有战友上厕所,有时连拉手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能接吻了。好在我和你的控制能力强,否则不知会出什么差错。最让我难忘的一次是沈阳的雨水特别多,每每此时,战友们就呆在班里,很少出来。你与我事先并没有约定,却不约而同地来到厕所,外面雨声“沙沙”,俩人在厕所深处,赤着上身,相拥亲吻,这样的天气有多少天,你和我相约在厕所ML的次数就有多少次。十分最痛苦莫过于分别的那一刻,亲了又亲,吻了又吻,直到非要分开不可的时候,俩人才痛苦地分别,同时又企盼下一次的相聚……

有一天下午,队长让我到市区发信、买东西。这可是队长第一次让我出去买东西,也是第一次单独行动。我自然是高兴极了。换上干净衣服,就去找你叫你和我一起出去,没想到这次出去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我们出去后,到了市区,办完全事情感觉时间还早,你和我就想逛逛街道。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来到公园。园里的人已不是太多。走累了,你和我就坐在水天一色的湖边,看着一对情侣在湖中划船,我就和你说我们也去玩一会。突然,你和我听到有个妇女在湖中喊着:“救人呀,我的孩子掉到水里了。”你就没多想,衣服、鞋都没有脱,就纵身跳进湖中,向那小孩落水的地方游去。湖很深,你在水中几经搜找才抓住那小孩的脚,将之举过头顶,可是,你的脚却被鱼草缠住,怎么甩也甩不掉,你渐渐感到体力不支,就慢慢往下沉,我看到这我也没有多想也就跳了吓去,可是我不懂水性我也喝了好几口水,也慢慢下沉……

我再醒来时,就看到自己睡在四面都是白色的房子里。我转动眼睛看到战友们都站在床边。我问:“这是哪里?和我一起出去的梁伟呢?他在哪?他现在怎么样了?”连长说:“这是医院,你小子行啊,一出去就给惹事,把大家都吓死了。”他在另一家医院里,没有什么事。你就在这好好的养几天。

我要去看你,队长不让去说你还没有出院等出院再说!这时,主治医生进来,对我进行了检查后说:“你已经没有事了,明天就可以出院。”这时候我说我现在可以出院吗?“再住一天吧!”连长说。“我还是出院,在这里我会着急死了。”因为我马上就想去看你坚持着。“行吧。”主治医生答应着。回到连里

第二天我就向队长请假说是要去看你。他不让说你还是没有醒过来,这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我在三的追问下队长告诉我你已经死了。听说你死了,我昏过去了。”

我没能去参加你的葬礼,听说你被支队受一等功,又被总队受荣誉称号。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人想哭的时候就哭出来会好受一点。我在收拾他的遗物的时候看到一个日记本,上面写的是我们开心和悲伤的往事但是在最后一篇写这,我是军人,我要有责任感、我要有正义感、我要有抱负、我是朝气蓬勃的热血男儿,要看准自己的发展方向,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它东西南北风。只有这样,到了将来,才可以欣慰地回顾自己的过去,感到无悔今生!……” 我小心地把它放在我的怀里跑回了连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