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95

翰峰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三十二章 痛击匈奴 交兵贵霜 於除鞬和班超都在等候时机,等着平衡被打破的一天。 终于,传来一个大月氏的消息:贵霜王阎膏珍病亡,数子争位,乱成一团。班超还在考虑等待局势稍定时派人前往吊唁时,一个更大的消息却让班超手足无措:年仅三十三岁的大汉皇帝——章帝刘旭驾崩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三十二章 痛击匈奴 交兵贵霜


於除鞬和班超都在等候时机,等着平衡被打破的一天。

终于,传来一个大月氏的消息:贵霜王阎膏珍病亡,数子争位,乱成一团。班超还在考虑等待局势稍定时派人前往吊唁时,一个更大的消息却让班超手足无措:年仅三十三岁的大汉皇帝——章帝刘旭驾崩了。

不久,朝廷诏书到达:章帝四子刘肇即位为和帝。

和帝年仅十岁,窦太后临朝。其兄窦宪以侍中内管机密,出宣诏命。弟窦笃为虎贲中郎将,窦景、窦壤并为中常侍。窦氏一门光耀无比,气焰喧天。


当於除鞬按照当年与迦腻色伽所定的计划,率领大军出现在大月氏与康居的边界时,贵霜军初战失利,乱作一团的高附城急招迦腻色伽从天竺来援。

迦腻色伽大军顺利进入高附,短短数日,就迅速平定了一切反对势力,自立为第三代贵霜王。并派人给於除鞬送了大量财物,重申前约,与匈奴合作对付西域汉军。於除鞬目的达成,掳获了大量物资后满意而归。

尚在归途的於除鞬接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消息:汉军出塞攻击了在稽落山的匈奴左伊秩訾王部。


汉军的出征竟然是出于一场意外。因犯罪而被拘禁于宫内的窦宪恐死,主动要求领兵出征匈奴以赎死罪。窦宪之罪,在于暗杀了都乡侯刘畅。窦宪此前见窦太后年轻守寡,数次召见刘畅。心里担心刘畅受宠分其权,竟然派了刺客将刘畅暗杀,并将罪责推给刘畅的弟弟利侯刘刚。为了掩盖真相,又指示侍御史和青州刺史刑讯逼供刘刚招认。不料,此事被尚书韩棱揭露。得悉真相的窦太后勃然大怒,将窦宪囚禁在宫中。

自从娄渠堂自立为优留单于,与鲜卑人大战后,左伊秩訾王牙比的日子就没有好过。部众减少,牛马失落。连续几年的大雪灾又使部众难以生存,许多匈奴人成批成批南下,开始还是少量,后来竟有贵族带领全族或到云中、五原、朔方向汉军归降。或投附到南匈奴部。连位于金微山的单于部也有不少部众被引诱南下降附,几年下来已有二十万人之多,去冬,日子同样不好过的南匈奴、丁零、鲜卑趁机轮番出兵攻击,掳走不少部众牲口。在天灾人祸的诸多打击下,偌大的北匈奴已经变得虚弱不堪。

趁此良机,初登大位的南匈奴休兰尸逐侯鞮单于急于建功,上书汉廷请求出兵攻击北匈奴,然后南北匈奴合一归附大汉。窦太后诏诸大臣商议北伐之事,历任了征西将军、度辽将军后回到洛阳改任执金吾的耿秉奏道:“昔武帝单极天下,欲臣虏匈奴,未遇天时,事遂无成。宣帝之世,会呼韩来降,故连人获安,中外为一,生人休息六十余年。及王莽篡位,变更其号,耗扰不止,单于乃畔。光武受命,复怀纳之,缘边坏郡得以还复。乌桓、鲜卑咸胁归义,威镇四夷,其效如此。今幸遭天授,北虏分争,以夷伐夷,国家之利,宜可听许”。坚决请缨带兵出征。

尚书宋意却出言反对耿秉的建议。认为夷狄反复无常,在其力量强时即侵凌弱者。自汉兴以来,国家数度征伐匈奴,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但自鲜卑归顺以后,斩获匈奴万数,夷虏相攻,汉坐享大功,且未费一兵一卒。如若听信南匈奴之策,让其吞并北匈奴,则鲜卑人必然受到限制。鲜卑外不能侵掠匈奴,内不能向汉朝请功,必然侵掠汉地边郡。

窦太后经过抉择,决意按耿秉议,发兵进击北匈奴,但同时也采纳宋意之议,必要时可接受北匈奴的请降,不使南北匈奴合并为一,以利分而治之。

窦宪的请征得到了朝廷的批准。

和帝永元元年六月,汉廷命窦宪为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发北军五校、黎阳、雍营、缘边十二郡及羌、胡部一万八千骑出鸡鹿塞;南匈奴单于屯屠河率万骑出满夷谷;度辽将军邓鸿率羌胡八千骑和南匈奴左贤王安国率万骑出翩阳塞。三路齐出,会师涿邪山。

国丧一年期满,冬十月乙亥,汉军出征。


等蒲奴单于强撑着病体率军还没赶到稽落山时,却没想到牙比败得如此之快。逃窜的匈奴人心惊胆寒,一触即溃。连单于都难以整军以战,只能被溃兵裹挟,向着金微山一起逃窜。窦宪为人虽专横跋扈,用兵却着实老辣凶猛。轻装疾进,速战速决。一旦逮住战机,绝不轻易放弃,击溃牙比之后,毫无止步之意,一路穷追猛打,直到私渠比鞮海才停住。又遣人四处招降匈奴部众,闻之来降者极多。汉军稽落山一战,斩北匈奴一万三千余,大小八十一部共二十万众降汉。蒲奴单于又惊又怒,直喷鲜血。眼见汉军难以抵挡,只得一面回撤金微山,一面急招於除鞬前来。

汉军一路直追,出塞三千里,窦宪大喜之余,遂登燕然山,特命随军出征的班固作《封燕然山铭》,勒石以记: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圣明,登翼王室,纳于大麓,维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御。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云辎蔽路,万有三千余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玄甲耀目,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扫,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玄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盛德。其辞曰:


铄王师兮征荒裔,剿凶虐兮截海外,

夐其邈兮亘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

熙帝载兮振万世。


於除鞬正在回师伊吾的途中,听到汉军出击的消息,不待单于相招,下令直接转道向金微山与单于汇合。为了防止汉军袭击,又招伊吾地的部众退至北山。果然,不久以后,用兵老到的窦宪遣副校尉阎砻领三千骑夺取了伊吾地。车师震慑,前、后部均遣子入侍内附。

劳苦功高的窦宪回朝,加封大将军。以往汉之大将军在三公之下,窦宪却位列三公之上,仅在太傅之下。一时气焰甚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