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转眼就是清明节,薛三又惦记着去薛家祠堂烧香。这几年,每逢清明,他都要独自去一次清善堂,给薛玉山烧一炷香,再说上一会话。这天一大早,薛三就忙碌着准备上供的物品。他去厢房边的耳房里,从一个破木箱子里拿出草纸、香烛等物件,又去灶房拿了三个荞麦面和豆面蒸的馒头,嘴里念叨着薛家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转眼就是清明节,薛三又惦记着去薛家祠堂烧香。这几年,每逢清明,他都要独自去一次清善堂,给薛玉山烧一炷香,再说上一会话。这天一大早,薛三就忙碌着准备上供的物品。他去厢房边的耳房里,从一个破木箱子里拿出草纸、香烛等物件,又去灶房拿了三个荞麦面和豆面蒸的馒头,嘴里念叨着薛家现在不比以前了,粗茶淡饭的请薛玉山兄弟将就点。又到老榆树下,打开地窖盖子,然后找了一根草绳和一个破麻袋片,草绳的一头绑住麻袋片吊到地窖下,再猛地拉上来,就这么来回重复着。沂蒙山人都知道,经常不打开的地窖里会聚集许多浊气(即二氧化碳)。地窖里氧气稀少,人贸然下去会出现窒息导致死亡。因此,人们下地窖前都用这种方式去除里面的浊气,使新鲜空气进入地窖形成良性的流通。

薛三感到有点累,念叨着岁月不饶人的话。奔儿睡眼惺忪地走出堂屋,见薛三在忙碌着,赶紧跑到墙角厕所旁的一小块菜地里撒完尿,过来接过薛三手里的绳子。薛三坐在老榆树下的石头上,摸出烟袋锅,点上旱烟看着奔儿忙乎。

“奔儿,你行呀,有把子力气。”薛三由衷地说。

“那当然,我是谁呀?我是国军长官薛景梅的儿子。”奔儿自豪地说。

“奔儿,出去可别说这种话。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爷爷,我就在家里说说。不过,我最佩服的是我二叔,快抢快马,打起鬼子来无影去无踪的,那叫一个痛快!”

“你拉倒吧,佩服谁不行?偏要佩服他?”

“爷爷,你怎么跟我娘一个口气?”

“有些事你不懂。”薛三说,“可以了。你下去,看下面筐子里还有几个梨,都拿上来。”

“爷爷,我能不能先吃一个?”奔儿像是要流下了口水。

“不行,这是要上供用的。”薛三抽完烟,在鞋底敲着烟袋锅。

“哎呀,就吃一个,在地窖里放了一冬的梨好吃。”奔儿撒起娇。

“好好,只许吃一个啊。”

“知道啦爷爷,我和杏梅分着吃。”

奔儿说完,利索地下到地窖里。薛三望着地窖口,感叹自己真的老了,要是自己下去,还不知道能不能上来呢。

刘雅欣和杏梅从外面回来,见薛三自言自语的,就问他唠叨什么?薛三说没什么,叫他们准备准备,好去上坟。

“爹,我再包几个饺子拿过去吧?”刘雅欣说。

“家里还有不到半升白面了。”薛三说。

“没事,我用一点白面,多对点玉米面就是。”

“行。你去张罗吧。”

奔儿从地窖里爬上来,从怀里摸出几个梨子放在薛三腿上,自己挑了一个大的跑进灶房切成两半,出来给了杏梅一半。

“你这孩子,就知道吃。这是上供用的。”刘雅欣还想说奔儿,薛三止住了她:“吃吧吃吧,是我让他吃的。”

杏梅很懂事地拉着奔儿进灶房,将梨子又切成了四瓣,出来分给薛三和刘雅欣。刘雅欣和薛三很欣慰地说不吃。

刘雅欣挽起袖子,去灶房里忙碌着包饺子去了。薛三拿出几刀草纸,摊在院子里的小桌子上,又找出一张大面值的法币,摆放在草纸角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然后叫杏梅按照顺序拍下去。杏梅问这是干什么?薛三说烧的纸要打过钱到了阴间才可以用,不然收到的都是白条,不当钱使。

“白条在县城就可以用。只要上面有日本人的章子就能用。”奔儿说。

“去你的。那是日本人的白条,中国的阴间用不成。”薛三认真地说。

“你怎么知道用不成?你又没去过阴间。”奔儿不相信。

“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薛三没有理会奔儿的顽皮。

“哎呀,哥哥你烦不烦呀?老是惹爷爷生气。”杏梅不高兴了。

奔儿跑了出去。杏梅认真地在草纸上拍打着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