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高二宝化妆成庄稼人,赶着大车带着刘雅欣一家回河阳街。离河阳街还有大约半里路时,已经是黄昏时分。高二宝吆喝住驾辕的马,对刘雅欣说不能再送了,免得叫人看见了起怀疑。刘雅欣下车,向高二宝致谢。高二宝笑着说不用客气,他方便的时候会去看他们娘仨。高二宝说完,停在路边示意刘雅欣先走。自己坐在车辕上,点上一袋旱烟,看着他们一家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回去。

刘雅欣带着奔儿和杏梅来到薛三家门口,天已经黑了。奔儿跑得快,上台阶一推门,门是虚掩着的,忙跑了进去叫着薛三。刘雅欣和杏梅跟着进去,薛三快步走来,借着月光端详了一下刘雅欣,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他连忙关好大门,将刘雅欣让进堂屋,这才心有余悸地问她这两天去哪了?刘雅欣叫奔儿和杏梅去掌灯,然后又将堂屋门关好,悄声告诉薛三去了榆树谷,把见到哥哥们和高二宝的情况告诉了他。薛三听着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少奶奶,我说你怎么糊涂呀?这么好的机会就不要再回来了,你说你这不是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跳回火坑里来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河阳街活人多么担惊受怕呀!”薛三一个劲地埋怨着,因为生气,被旱烟呛了一口,使劲咳嗽着。

刘雅欣连忙上前给薛三捶背,薛三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一副气咻咻的神态。刘雅欣说出了自己回来的理由。薛三一听刘雅欣是不放心自己才回来的,更加恼火了:“我说你呀?你简直是糊涂到家了!我这把老骨头早就无所谓了,埋在哪里都是埋。只要你们一家平安,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你明天就给我回去。听见没有?”

刘雅欣再三对薛三解释,叫他不要生气,叫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想一想。薛三执意不听,显示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固执。刘雅欣情急之下“扑通”一声给薛三跪下了。

“老叔,不,爹、爹,求求你不要生气了。你为了我们家操劳了一辈子,老了老了,还为了我们在这里受苦,我不忍心看着你这样呀!”

“大少奶奶,你叫我怎么说你呀?我老了,不中用了,很多事我都力不从心了。河阳街不是太平之地啊,你和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有脸去见老爷呀!”薛三心如刀绞。

刘雅欣从来没见过薛三如此悲切地哭泣,她仰着脸,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劝慰这个伤心的老人。奔儿和杏梅也跟着哭起来,他们终于在心里感受到了娘的心思,理解了娘为什么坚持要回来。

薛三痛痛快快地哭了一会,见刘雅欣还跪在面前,忙起身拉她起来:“大少奶奶,使不得,使不得呀,快起来。”

“不要叫我大少奶奶了。你是我爹,爹,我求你了,以后,你就把我当亲闺女看好吗?”不等薛三答应,刘雅欣转头叫奔儿和杏梅,“奔儿,杏梅,快过来叫爷爷,以后,他就是你们的亲爷爷。快过来,给爷爷跪下磕头。”

奔儿和杏梅双双走到薛三面前跪了下去,磕着头叫着爷爷。薛三连忙拉住两个孩子,老泪纵横。刘雅欣依旧跪在地上,对薛三说:“爹,你答应我,以后,咱们活活在一起,死死在一起。”

“好好好,我答应你。闺女呀,快起来,快起来吧……”薛三见刘雅欣一家执意不起来,他颤抖着双腿,似乎费了好大的力气,重重地跪了下去。

一家人抱头痛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