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榆树谷的清晨来得早。天刚蒙蒙亮,刘雅欣就被清脆的鸟鸣声叫醒了。她起身下床,来到熟睡的奔儿和杏梅床前,给他们掖了掖被角。拿起毛巾来到院子里,和院子门口站岗的哨兵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来到水缸前,端起放在一旁的泥胚烧制的褐色瓦盆,舀了半盆水洗完脸,又蹑手蹑脚地走到刘亚虎的房间里,见刘亚虎不在,床上铺的整整齐齐,被子叠得有棱有角的。她很奇怪二哥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她眼光环视了一下房间,找到了放在木制盆架前的牙具,见只有一把断了一半把柄的牙刷,便拿着牙膏和走出去,到灶房里找了一点盐回到水缸前,用食指沾着盐刷牙。洗涮完毕后,她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发现三哥、五哥和马高他们都不在房间里。她走到门口问哨兵,哨兵说他们走了快一个时辰了,临走时交代叫她安心等他们回来。

刘雅欣无事可做,便拿起一把扫把打扫院子。她早已经习惯了干粗活。当初,她是准备学种地的,因为赶不上种地的节气,才开的小卖店。

天已经大亮了,周围山顶上袅袅的雾气渐渐散了,太阳却还迟迟不肯出来,满目的绿色便显得更加鲜艳欲滴。刘雅欣打扫完院子,拿着扫把想打扫一下外面的空地。她走出院子,眺望四周,只见远处的山凹里,冒出几个黑点。她手搭凉棚望了一会儿,黑点越来越大,她看清楚了,是十几个骑马的人正向这里走来。她知道这是哥哥们回来了。马蹄声清晰地传了过来,刘雅欣看见他们当中有几个其他装束的人,心想这该不会是薛景熙来了吧?这时,一行人走近了,其中一个果然是薛景熙。刚想喊他一声,又没喊出来,见他们就要到门口了,便闪在一旁打扫着地上,扫了几下,又忍不住停下来看着薛景熙,一种极其复杂的感情涌上了心头。

薛景熙没有认出刘雅欣,他勒住马缰绳,跳下马来,随手将马缰绳扔给一个手下,和刘亚虎互相谦让着往院子里走。

薛景熙头戴黑色毡帽,身穿一袭黑衣黑裤,脚上是一双圆口的千层底懒汉鞋,前胸衣襟敞开着,映出一片白色的棉布衬衣,腰里扎着一条宽大的黑皮带,一左一右别着两把德制C96盒子炮,灯笼裤口里隐约凸现着别在小腿肚子上的两把匕首。他大步流星地走到桌子近前,拉过一把竹椅坐下,摘掉毡帽,露出刮得锃亮的脑袋,黝黑的脸上一双鹰目炯炯有神,硬硬的胡茬泛着青光,加上这身打扮,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匪气。

一行人坐下后,刘亚虎大声招呼哨兵去叫炊事员弄点好酒好菜。

奔儿和杏梅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薛景熙一眼就认出了他们,高兴万分地起身冲过去一把将奔儿抱起来,哈哈大笑着转了两圈,又抱起杏梅举得高高的。杏梅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开心地笑着,亲昵地摸着薛景熙的光头。薛景熙举着杏梅闹了一会儿才将她放下。奔儿拉着薛景熙的手,一口一个二叔的叫着,在他的眼里,薛景熙简直威猛无比,他大声叫着要成为薛景熙这样的人。薛景熙更加乐不可支。奔儿伸手就拔薛景熙腰间的盒子炮要拿去玩,薛景熙连连夸奖着奔儿,摸出一把盒子炮,卸掉弹夹去掉子弹又装上,做了几个漂亮的示范动作,把枪交给了奔儿。奔儿高兴地双手抱着枪满院子跑,嘴里模仿着枪声“啪啪”地叫着。

“哎,光顾着高兴了,我都忘了问了,他们怎么来这里的?我大嫂在哪里?”薛景熙这才想起刨根问底。

刘亚虎也才注意到刘雅欣在外面打扫地面,连忙叫她过来:“雅欣,雅欣,景熙来了你怎么不过来呀?”

刘雅欣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才转过身来看着薛景熙,眼神中有欣喜、有哀怨,更多的是满眼的泪水。薛景熙望着刘雅欣那张恐怖的脸,顿时傻了眼,大张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马高见大家都不说话,便简单地对薛景熙解释了一下。薛景熙依旧愣愣地站在原地,他的两眼变得血红,眼珠子瞪得仿佛要蹦出眼眶,他猛地拔出盒子炮,举过头顶,咬牙切齿地用力扣动扳机,将一梭子子弹射向天空。

“小日本,**你祖宗……”

榆树谷里,久久地回荡着薛景熙疯狂的怒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