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亚虎他们回来了,马高手里还拎着两只野兔子。麦子拔苗时节是野兔子出没最多的时候,游击队的战士们四处下套子抓野兔改善生活,见政委妹妹一家来了,特意将最肥大的两只送给了他们。 高二宝和炊事员在灶房里张罗饭菜。刘亚峰和马高将饭桌搬到院子里的银杏树下,大家围坐在一起拉着家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亚虎他们回来了,马高手里还拎着两只野兔子。麦子拔苗时节是野兔子出没最多的时候,游击队的战士们四处下套子抓野兔改善生活,见政委妹妹一家来了,特意将最肥大的两只送给了他们。

高二宝和炊事员在灶房里张罗饭菜。刘亚峰和马高将饭桌搬到院子里的银杏树下,大家围坐在一起拉着家常,说着抗战以来发生的事和家族的变化。刘雅欣问起二嫂马玲的消息,刘亚虎顿时沉默了。马高告诉刘雅欣,他们多方寻找过马玲,一直没有消息。刘亚虎再三表示自己对不起马玲,他沉浸在深深的自责当中,甚至有些不敢看马高的眼神。马高反过来劝刘亚虎不要想多了,这种后果又不是他造成的。

奔儿和杏梅在一旁玩够了,跑过来依偎着他们,大家便转移了话题。

杏梅静静地坐在刘雅欣的身边,不时地看看这个舅舅,又看看那个舅舅,眼里露出开心的笑意。奔儿靠在刘亚忠的怀里,纠缠着要玩他的手枪,刘亚忠不允许他玩,奔儿就跟他撒娇。刘雅欣训斥了奔儿一通,问起薛景梅的消息。

刘亚虎告诉刘雅欣,薛景梅的部队好像在莱芜和鬼子的作战中被打散了,听说撤往沂蒙山区了,不过不知道具体位置。刘雅欣的心里顿时紧了一下,捂着胸口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又问起刘亚伟。刘亚虎说,刘亚伟的部队在参加完徐州会战后调往孟良崮一带和日军周旋。

“这样呀?二哥,你怎么对国军的消息这么清楚?”刘雅欣感到不解。

“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对山东地界的情况熟悉点。”刘亚虎笑着说。

“现在国共两党合作了,我们和国军是友军,友军之间情报互惠,所以我们才知道这些消息。”刘亚峰说。

“哦,原来是这样呀。”刘雅欣松了一口气,说,“这么说,现在,和四哥联系上还是很方便的?”

刘亚虎和刘亚峰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和刘雅欣说。马高插话道:“按说是很容易。不过,我们和你四哥不在一个作战区域,完全因为私事派人跑那么远去联系有点……违反纪律。”

“哦。”刘雅欣点了点头,又问,“那你们派人找我就不违反纪律了?”

“你的情况不一样,你属于抗战家属,八路军有责任保护所有抗战家属的安全,防止敌人迫害。榆树谷有很多人都是我们从四面八方接来的抗战家属。”马高继续解释道:“他们几个负责人对外都称呼职务和编号,从不暴露姓名,为的就是防止敌人得知消息后糟蹋他们的家乡父老。”

见马高这么说,刘雅欣不再问什么,拿起筷子给杏梅碗里夹了一块肉。

这时,高二宝和炊事员端着饭菜走来,招呼大家吃饭。奔儿流着口水看着他们将红烧野兔子和大碗的野蘑菇和鲜鱼河虾摆到桌子上,急不可耐地抓起一根兔子腿就啃。刘雅欣拍着奔儿的脑袋教训他不懂事。奔儿好像知道舅舅们会给自己撑腰,并不理会刘雅欣的训斥。刘亚虎冲刘雅欣摆摆手,叫她不要训斥奔儿,招呼高二宝和炊事员也赶紧坐下吃饭。

饭间,刘亚虎问马高和薛景熙联系的怎么样了?马高说派去联络的人回来了,薛景熙明天会来这里和他面谈。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刘雅欣既吃惊又高兴,急忙问刘亚虎薛景熙在哪里?

“他在岩石崮呀。怎么,你不知道?”刘亚虎问。

“他在那里干什么?”刘雅欣急切地问。

“还能干什么,当响马打鬼子外加祸害百姓,好事坏事都干。”刘亚峰看着刘雅欣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薛家陵袭击鬼子的活就是他干的。”

“是真的呀?哎呀,他没事就好。那一仗打得真痛快,死了十几个鬼子,打得鬼子躲在据点里好几天不敢出来。”刘雅欣感到很开心。

“他一直没有联络你吗?”刘亚忠问。

“没有。可能是他不知道我又回到河阳街了。”刘雅欣问,“你们请他来这里干什么?”

马高看了看刘亚虎,见刘亚虎没有制止自己的意思,又对刘雅欣说:“我们想再次收编他的队伍。薛景熙这个家伙,仗着快马快枪,跟日本人打,跟邻县的国军打,跟我们也打。”

“跟你们打?”刘雅欣感到惊讶。

“是啊。前些天,八路军一支北上抗日的队伍路过岩石崮,竟然被他袭击了,还好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上级指示我们找他谈判,收编他的队伍。”

“景熙这种性格你们能收编了?”刘雅欣不相信。

刘亚虎知道刘雅欣指的是什么,对她解释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国共都合作了,薛景熙这么单打独斗早晚要出事。考虑到薛景熙尽管作恶一方,但和日本人有着血海深仇,还是想再努力一下,争取他加入革命队伍。

奔儿和杏梅吃晚饭,喊着要睡觉,刘亚虎亲自去给他们安排好住处,问刘雅欣习惯这里吗?刘雅欣说很习惯,但是还没决定要长期住在这里。刘亚虎对这个回答很不满,问她在河阳街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刘雅欣见刘亚虎有些不悦,就推说要好好想想。

刘亚虎走后,刘雅欣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惦记着薛三,自己突然消失在河阳街薛三还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呢?再说了,张业知道自己来砖埠镇了,这一带是二哥他们活动的地方,要是让日本人知道了,薛三可就麻烦了。薛三忠心耿耿帮助薛家几十年,老了老了也还是因为自己一家的原因在河阳街支撑着,一大把年纪了却每天为自己担惊受怕。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会不会又害了他?再说,薛三的儿子薛克新也许过些天就回来了,薛克新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家了,她不想因为自己再节外生枝害了他们。想起因为自己死去的人,刘雅欣决定回去。她想等天亮和哥哥们好好谈一次,除非薛三愿意来榆树谷,否则,她就不能撇下他不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