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醒来已是黄昏时分。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宽大的竹床上,不远处是一张简易的办公桌。房间里飘散着一种熟悉的味道,她抽了抽鼻子,感觉更加明显却又说不出来。她想,这应该是二哥的办公室兼卧室。她透过窗户看了看天色,知道自己睡的时间不短了,奇怪自己今天怎么这么能睡,而且,醒了也不想起来。于是,她继续懒洋洋地躺着。

院子里传来杏梅的笑声,和着奔儿的吵闹声。刘雅欣侧身看了看,是刘亚忠带着奔儿和杏梅从外面回到院子里。刘亚忠站在院子门口,将手里的几根柳树枝编织成草帽戴在奔儿头上,告诉他这是行军时隐蔽的草帽。奔儿嚷嚷着要玩刘亚忠的手枪,刘亚忠不给,奔儿就跟他撒娇。杏梅手里拿着一大把野花,欣喜地放在鼻子底下闻着花香,奔儿上前来抢,要把花扎在自己草帽上,杏梅不给他,转身跑了出去。奔儿就又和刘亚忠闹,刘亚忠提醒奔儿妈妈在休息,叫他小点声,奔儿压根就不理会,直到闹够了才松手,又把他的帽子摘下来戴在自己头上,这才放过他。刘雅欣欣慰地看着刘亚忠,心想,五哥还是那个样,对奔儿比薛景梅还有耐心。想到薛景梅,她心里又有些惆怅。现在,就薛景梅和四哥没有消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们有联系,他们该不会是有什么不测吧?刘雅欣打了个激灵,暗暗地呸了几下,责怪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胡思乱想的?她又躺了一会儿,感觉躺不住了,便掀开被子坐起来,看了看门外的刘亚忠,走了出去。

刘亚忠见刘雅欣醒了,赶紧张罗着给她弄饭吃。

刘雅欣跟着刘亚忠来到灶房里,要给他帮忙,刘亚忠说什么也不让,一定要亲手给她做顿饭吃。刘雅欣只好坐在一边,陪着他说话。说起当初逃难去张庄,才发现娘家已经没有人了,刘雅欣又动了感情,不停地抹着眼泪。刘亚忠拿着盆子,娴熟地和着面,见刘雅欣又哭了,连忙安慰了她一番,叫她不要多想了。

“五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刘雅欣多少有些惊讶地问。

“来队伍上后跟着他们学的。”刘亚忠在案板上和好面,又拿了一块笼布盖在上面醒面,然后在碗里打着鸡蛋,准备做鸡蛋面条。

“五哥,大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知道了。”

刘亚忠叹了一口气,叫她等一下,转身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刘亚忠进来,将两张报纸递给刘雅欣。

“这上面有大哥牺牲的消息。二哥一直保留着这两张报纸,他总感到不应该和大哥别扭了这么多年,尤其是在你的婚礼上,他不该和大哥争吵。现在,他一提起来就后悔不已。你看看吧。”

刘亚忠说完,拿出擀面杖,默默地擀着面条。

刘雅欣拿起报纸翻看着。一张就是她看见过的刊载刘亚龙牺牲消息的《新华日报》,另一张是1938年12月29日的《中央日报》,报纸头版刊登着国民党政府在重庆为刘亚龙,范筑先等二十一名抗日阵亡将领举行的追悼大会的消息,蒋介石亲自主祭,对刘亚龙等人的抗日行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代表共产党人敬献了花圈和挽联,挽联上书:战事方酣忍看多士丧亡显其忠勇;吾侪尚在势必长期抵抗还我河山。报纸上配的有刘亚龙的照片,刘雅欣深情地看着微笑着的大哥,彷佛大哥在关切地询问自己,当年和大哥在一起的一幕幕历历出现在眼前,她的泪水再次模糊了眼睛。许久,她才擦了擦泪水,继续看着报纸。

“五哥,大嫂和孩子在哪里?”刘雅欣泪眼婆娑的问。

“下落不明。据说是去了重庆。”刘亚忠揭开锅盖。

“要是这样倒也好了。”刘雅欣好像松了一口气。

刘亚忠做好面条端给刘雅欣,叫她赶紧垫垫肚子。刘雅欣感到了饥饿,又没有胃口,在刘亚忠的反复劝说下才把面条吃了。刘亚忠告诉她,刘亚虎和刘亚峰出去视察部队了,现在该回来了,等他们回来再好好吃顿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