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去黄甸子的路上陆续走着很多人。走了不多远,星星点点的桃花便映入了眼帘。再走一会儿,宽阔的路的两边全是一望无际的盛开的桃花。一溜望去,观赏桃花的人流越来越多,或驻足不前,或边走边看,陶醉在无限旖旎的景色中。偶尔也有达官显贵和三三两两的日军军官与汉奸装束的人,给这里的景色增添了一丝不协调,提醒人们国破河山在。

奔儿和杏梅第一次来到这里,俩人欢快地嬉闹着,蹦蹦跳跳地往前跑。

刘雅欣看着孩子们的身影,感慨万千。她这是第三次来这里了,第一次是在娘家时,坐着八抬大轿和小翠一起来的,还到庙宇里抽了签,祈求将来能嫁个好郎君;第二次是嫁到薛家后怀了奔儿时来过,那次来除了坐着轿子,身后还跟着薛永贵带着的一帮持枪的家丁,一路上惊得路人纷纷闪到一边给她让路,那场面闹得她还很不好意思。依旧是去庙里抽签,祈求生个大胖小子。薛家男丁不旺,薛景梅成家又晚,她这个大少奶奶在生子嗣的问题上还是有压力的。结果还真是天随人愿,两次的抽签都应验了。这次来黄甸子,已经不能和以往的风光同日而语了,她安慰自己,就当是为了孩子们高兴吧。其实,她还是想来再抽一签,她想知道亲人们的消息。想到这里,她有些埋怨二哥和三哥,近在咫尺怎么也得给自己捎个信呀?可随即又想,他们也许是怕连累自己,自己不也是又希望见到他们又害怕他们出现在河阳街吗?

奔儿顽皮地攀上一颗桃树,用力拉扯一根开满桃花的树枝。刘雅欣急忙紧走了几步,强令奔儿下来。奔儿很不情愿地下来,耷拉着脑袋跟在刘雅欣的身后。这时,一个戴着毡帽的男子与刘雅欣平行,低声叫了一声大少奶奶,请她跟自己走。男子说完,和刘雅欣保持着一丈远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走着。刘雅欣楞了一下,加快脚步可总是超越不了这一丈的距离,便招呼奔儿和杏梅跟进自己。她看着这个男子的背影,怎么看怎么面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她抑制住心里的好奇,跟在男子身后,渐渐地脱离了热闹的桃树林,来到了通往远山的一条小路上。她不敢再跟着走了,迟疑地站住了脚步。奔儿和杏梅见四下无人了,也感到了害怕,拉住刘雅欣的走不肯走了。

那男子好像知道刘雅欣的心思,转过身来看了看,确信没有人盯梢,才摘掉毡帽,喊着大少奶奶走来。刘雅欣定睛一看,这不是高二宝吗?霎时便放下心来,赶紧快步迎了上去。

“大少奶奶……”

高二宝走到近前,望着刘雅欣的脸,流下了眼泪。刘雅欣平静地为自己的脸解释了一下,问起高二宝刘亚虎和刘亚峰的情况。

高二宝告诉刘雅欣,他现在是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的情报员。他们以前一直在蒙阴和莒南县一带和鬼子打游击,沂蒙山腹地具备创建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有利条件。去年秋,上级指示他们转移到沂水县创建新的根据地,地点选在了大山深处的榆树谷。探听到了他们母子三人在河阳街后,刘亚峰就带着他和十几个战友去河阳街,隐蔽在沟围子外的青纱帐里,想等天黑后接他们一家离开那里。不想遇到十几个鬼子在沟围子折腾,刘亚峰认为这是一个消灭敌人的绝好的机会,便干掉了那股鬼子后撤走了。后来战事频繁,也就没顾上去河阳街接他们母子。这次,他奉刘亚虎的命令下山去河阳街查探情况,打算找机会再接他们进山,没想到在黄甸子遇到了他们。

刘雅欣心里一阵安慰,内心偶尔对二哥和三哥不关心自己的抱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拉着奔儿和杏梅紧跟在高二宝身后,急切地想见到哥哥们。

峰峦叠嶂的沂蒙山脉属于风化岩山体,许多山顶上都有一个巨大的或椭圆或正方的城堡一样的岩石,四周陡峭顶端较平,称为崮,崮在齐鲁中南部多用作地名。著名的山东七十二崮中,最有名的当属抱犊崮。抱犊崮位于枣庄东北二十公里处,被誉为“天下第一崮。”居七十二崮之首。另一个是距河阳街四十华里外的孟良崮。传说,孟良崮是北宋大将孟良屯兵打败辽国大帅韩昌的地方。砖埠镇周遭的许多山脉也有着大大小小的崮,有崮的地方往往深涧大壑多,顺着沟壑往山里走,杂草越来越深,裸露的岩石一半隐没在杂草中,另一半争相露出形态各异的狰狞,使人能感受到平日里这种旷野显露出的恐怖。刘雅欣看着这一切,心里充满了亲切感,彷佛一草一木都在对自己一家人表示着欢迎。

快到山口时,几个接应的人牵着马迎上来。高二宝向刘雅欣介绍都是自己人,然后将刘雅欣一家抱上马,牵着马进山了。奔儿和杏梅听说要见到二舅和三舅了,加之第一次骑高头大马,开心得又唱又叫的。当高二宝告诉他们,刘亚忠也在山上时,刘雅欣终于在激动地失声呼喊,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她最担心的就是五哥,五哥这样一个老实忠厚的人,为了这个家庭的成员们吃了太多的苦头。想起来她就感到揪心。五哥一年多下落不明,让她做了多少噩梦呀!她一个劲地埋怨高二宝不早点告诉她。高二宝笑着解释,他们在蒙阴时刘亚忠就找到了他们,现在负责给部队管理账目。自己见到刘雅欣后老是感到心酸,要不是因为奔儿和杏梅,真得都不敢认她了,就把刘亚忠在山上的事忘了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