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八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青纱帐一茬一茬的收割完毕后,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也许是少了青纱帐的庇佑,很少有打鬼子的消息传来,河阳街也变得波澜不惊,人们的生活又进入了一种常态。待到大雪来临时,延绵无尽的沂蒙山像一条冬眠的巨龙,沉睡在冰雪苍茫的大地上。偌大的河阳街,只有一些孩子们在打雪仗,大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青纱帐一茬一茬的收割完毕后,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也许是少了青纱帐的庇佑,很少有打鬼子的消息传来,河阳街也变得波澜不惊,人们的生活又进入了一种常态。待到大雪来临时,延绵无尽的沂蒙山像一条冬眠的巨龙,沉睡在冰雪苍茫的大地上。偌大的河阳街,只有一些孩子们在打雪仗,大人们好像都在家里蒙头大睡,借以恢复一年的疲劳。白天,炮楼上血红的太阳旗提醒人们这是一片被外夷奴役的土地;夜晚,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干净的世界,令人少了许多莫名的思绪。无数的生灵在反复不断的黑白轮回中体验着亡国的滋味。厚厚的白雪下,覆盖着破土的麦苗,孕育着来年的希望,也孕育着老百姓翻身的渴望。

这年的立春几乎没有征兆,一直到了雨水时节,气候依旧和小寒时一样,不暖反冷。难以融化的积雪一片片地残留在土地上,顽强地对抗着太阳照射。直至惊蛰来到,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大小动物们纷纷出洞开始了一年的繁忙,人们的农事活动到这时才跟着忙碌起来,寂静了一个冬天的沂蒙山区终于变得热闹。三月初二,一年一度的砖埠镇桃花节到了。

砖埠镇桃花节由来已久,具体形成的时间无法考证。确切地说,桃花节的地点在砖埠镇的黄甸子。黄甸子是诸葛亮的出生地。诸葛亮在这里成长到八岁,后跟随叔父去了湖北襄阳拜师求学。传说诸葛亮自幼喜爱桃花,在黄甸子故居四周亲手种植过几颗桃树。后人感怀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道德风范,为他修建了庙宇,在四周陆续种植桃树以示纪念。久而久之,桃树种植范围不断扩大,逐渐演变成了现在的桃花节。

奔儿和杏梅早在开春时就惦记着去桃花节,刘雅欣考虑到薛景辉带的话,不打算去。还有,自从毁容后,除了忙碌必要的生计外,她几乎是闭门不出,她不愿意看到人们嫌恶或是同情的眼光,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无时不在折磨着她。她努力地适应着、习惯着。现在,她犹豫不定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可是耐不住孩子们软缠硬磨,还是答应了。她给奔儿和杏梅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又特意找出那件出嫁时的夹袄穿上。这件夹袄是娘亲手做的,是她的心爱之物,火红的夹袄已经很陈旧,但讲究的用料和精细的做工还是显示出它的高贵。

出了河阳街,奔儿和杏梅高兴地直拍手,一路上欢呼雀跃着,刘雅欣也被孩子的情绪感染了,笑着走在后面看着他们。她的一双半小脚走远路久了就显得非常吃力,脚感到了疼痛,但是她不想影响孩子们的心情,便想着别的事情转移脚部的不适,笑眯眯的紧跟在他们身后。

一辆大车从后面走来,与刘雅欣平行时停了下来,张业坐在车辕上叫他们上车。刘雅欣犹豫了一下,招呼奔儿和杏梅上车。杏梅尽管十分的不愿意,但还是坐了上来。张业知道杏梅对自己不友好,逗了她几句,见她没有理自己的意思,之和奔儿指着周围的风景,兴奋地说个没完,便甩了一个响鞭,加快了速度。杏梅的态度叫刘雅欣有些不好意思,便和张业搭讪,说着闲话。张业对刘雅欣说他是去砖埠镇赶集,这段时间周围的集市他都转便了,对刘雅欣说以后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告诉他就行。

“那多不好意思,今天就够麻烦你了。要不是孩子们想去,我可不愿意走这么远的路。”刘雅欣说。

“大嫂不要见外嘛。我一直是很尊重你的。”张业说,“只是,我也知道,你们薛家人都对我有看法。”

“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刘雅欣打断了张业的话,反问道,“我问你,最近听到些什么没有?”

张业琢磨了一会儿,知道了刘雅欣的意思。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也没什么,我听庞文化说,日本人说了,只要不反抗他们的就视为良民,应该太平一段时间。说心里话,我给日本人当差也是没办法,要活命嘛。”

张业为自己辩解着。刘雅欣知道,十里八乡投靠日本人的都是些不事农桑的懒汉,也不是张业自己。她不便再说什么,坐在车上看着沿途的景色。

到了砖埠镇,刘雅欣下车。张业问她要不要约个时间接他们回去?刘雅欣谢绝了张业,带着奔儿和杏梅往不远处的黄甸子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