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砖埠镇距河阳街二十一华里。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在那里的战斗早已传遍了河阳街。消息越传越神奇,人们私下里议论纷纷,一个个彷佛自己也参加了战斗一样扬眉吐气。从河阳街日军遭受的两次重创到砖埠镇的大规模战斗,无疑给备受鬼子欺压的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人们在议论的同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刘雅欣。大家彼此心里都很清楚,那是刘亚虎领导的队伍。

刘雅欣也早已听说了这个消息,她心里除了有一丝的高兴,更多的是深深的担忧。高兴的是二哥和三哥终于有了消息,担忧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又要被打乱了。她和薛三商议了一下,再次做好了逃难的准备。可一时也不知道该往哪里逃?每天,她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生怕再发生什么不测。

这天集市散后,刘雅欣关了小卖店,和奔儿杏梅回到家里。杏梅兴奋地数着一张张油腻腻的散钞,盘点着一天的收入。奔儿将装锅的独轮车停在院子墙角就去劈材,不一会儿就忙得满头大汗。刘雅欣站在灶房门口,扎着围裙看着奔儿,心里感到了些许的欣慰。这孩子,终于可以当半个大人使唤了。

杏梅数完钱,高兴地给刘雅欣报账。刘雅欣责怪她今天不该给张业难堪。杏梅很不高兴,小嘴噘得老高。

“我讨厌他还不行?”

“我也讨厌他。可咱们现在是做生意,哪有送上门的顾客不要呢?”

“他早就不是我姑父了,为什么要做他的生意?”杏梅还是想不通。

“他是大客户啊,他一个月要买多少油盐酱醋呀?”

“他还不是买了给日本人吃?我就不卖给他!”

刘雅欣无可奈何地笑了,说:“你呀,小嘴这么能说,弯的能说成直的。管他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关键是我们要活下去,很多时候我们没有办法。都像你这样,不卖给日本人东西,那不全成了抗日分子了?”

杏梅依旧噘着嘴不高兴,刘雅欣不想再说她什么,拍拍她的肩膀,叫她洗洗手,准备帮自己做饭。

薛景辉终于来找刘雅欣了,进门就亲热地摸摸奔儿的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糖分给他和杏梅。奔儿和杏梅看看刘雅欣,见刘雅欣点头了才接过来,继续忙自己的。薛景辉来到刘雅欣的面前,客气地叫了一声大嫂,这才进入正题。

“大嫂,一直没有来看你们,惭愧呀。希望大嫂大人大量。”

“兄弟不要这么客气嘛,你托人送来的消炎药我用了效果很好呢,该我谢谢你才是。”

“大嫂,咱们毕竟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我来就是问你个事,你二哥三哥和你有联系吗?”

刘雅欣警觉起来,反问道:“看你说的,这河阳街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他们要是来找我还能瞒得了你?”

薛景辉讪讪地笑了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最好不要和他们有什么来往。你也知道,你们娘仨个能继续在河阳街安身多不容易,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差错。”

薛景辉这样说,倒叫刘雅欣没有了反驳他的理由。她叫杏梅给薛景辉端茶,薛景辉表示不必了。刘雅欣顺着薛景辉说:“景辉呀,我也知道,我这种身份,在河阳街叫你为难了。不过你放心,嫂子再怎么也不会做出连累你的事。”

“这我相信,这我相信。”薛景辉说,“大嫂,我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我跟你说实话吧。”薛景辉回身看了看开着的大门,示意奔儿去关门,这才对刘雅欣说。“日本人在中国确实把缺德事做多了。现如今,反抗的老百姓越来越多,很多地方,整村整村的男人都参加了八路军和国军,八路军和国军壮大了,吃亏的还是日本人。前几天,上面有命令,只要不是和日本人对抗的老百姓,就不能像过去那样乱糟蹋。叫什么来着……叫……哦,叫‘怀柔政策。’”

“这是真的?”刘雅欣有些不信。

“是真的。大嫂,你开小卖店还看不出来?我手下那些弟兄都不在集市上胡闹了。”

“哦。”刘雅欣松了一口气。

“不过说是这么说,这个‘怀柔政策’的最后还有一句,凡是对抗皇军和通匪的,一律格杀勿论。你就是给你提个醒,千万不要和你几个哥哥有来往,叫日本人知道了,我可保不了你。”

薛景辉说完就走了。刘雅欣望着薛景辉的背影,思忖着他刚才说的话。她觉得薛景辉似乎和过去不太一样了。可究竟怎么个不一样,还真说不准。总之,她感到薛景辉的神色里有一种很复杂的东西。

薛三回来了,刘雅欣告诉他刚才的事,薛三淡淡地说他已经知道了,史登高派人给各个维持会下通知了。意思就是日本人到处烧杀抢劫,拿得动的只有鸡毛不拿,拿不动的只有碾子不拿,逼得很多老百姓都参军打他们。现在知道老百姓不好惹了,想换个法子稳定民心,说白了就是不让老百姓支持军队。刘雅欣问他这个消息可信度有多少?薛三说暂时应该安静一段时间,他打算找人捎个口信,叫儿子薛克新回来看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