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连续遭受打击的龟田老实了许多,将平时的训练改在了据点内。连续受到打击的他不得不收敛起往日的骄横,不敢再出现差错。 龟田在据点的时间多了,目光渐渐地注意到姚花花身上。姚花花来到这里后,每次见了龟田都是点头鞠躬站在一旁,龟田从来都是一哼而过,没有和她说过话,更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连续遭受打击的龟田老实了许多,将平时的训练改在了据点内。连续受到打击的他不得不收敛起往日的骄横,不敢再出现差错。

龟田在据点的时间多了,目光渐渐地注意到姚花花身上。姚花花来到这里后,每次见了龟田都是点头鞠躬站在一旁,龟田从来都是一哼而过,没有和她说过话,更没有正眼看过她。现在,每天闷在据点里不出去,他感到很无聊,对姚花花变得客气起来,还时常操着不太熟练的中文和姚花花交流几句,还把不知从抢来的一块碎格子花布送给了姚花花。

水性杨花的姚花花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哪能看不出来龟田的心思?见龟田喜欢自己,便极力逢迎着。

龟田嫌庞文化碍事,给他安排了新的差事。所谓的差事,无非就是检查一下村口的伪军岗哨,去维持会过问一下河阳街的情况,还郑重其事的叫他秘密调查河阳街有无通匪人员。庞文化一开始很纳闷,这哪里是自己该管的事?明摆着是薛景辉的事嘛。再说了,河阳街现在危机四伏,鬼子都吃了两次大亏,龟田自己都不敢随便走出据点了,却叫自己一个人到处转悠,这不是故意难为自己吗?尽管他心里很不痛快,可还是得硬着头皮执行龟田的命令。每次路过青纱帐中的道路时他都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恐惧感,彷佛那无边无际唰唰作响青纱帐里随时都会飞出一颗子弹射进他的身体。这种心理,直到青纱帐收割后才消失了一些。除了恐惧和烦恼,他还总是为这些事情时和薛景辉产生误会。薛景辉也不解其中的缘由,骂庞文化手伸得太长了。庞文化也感到没有理由,他摸不清楚龟田编排自己的意图,没有了龟田的撑腰他自然在薛景辉面前硬气不起来,只好照实说这是龟田的意思。薛景辉不相信,每次见了他还是骂个没完。薛景辉态度如此,他手下的弟兄们自然也不把庞文化放在眼里,对他讽刺挖苦个没完。庞文化无奈中请求龟田别让自己干这种差事,龟田不允。庞文化只好退而求其次,请龟田给薛景辉明示一下,龟田却总是拖着不说,好像故意在刁难他。庞文化在心里不知道骂了龟田多少次娘。

就在庞文化每天烦闷不已当中,龟田和姚花花一来二去的就媾合到了床上。龟田一参军就在中国东北,在他的性履历中,除了强奸就是强奸,这是他唯一的性方式。即使在济南驻扎时去过旅团部的慰安所,但是每次十分钟的时间限制使他觉得还是与强奸无异,加之有战友在后面排队,还有军官在外面监督时间,他觉得还不如强奸,简直就是猪配种嘛。那时间,慰安所还全是日本军妓,个个久经考验,媾合时大腿一分,拿起军部出的画报看着就算服务了,叫他索然无味。姚花花的风情万种让龟田欲死欲仙,快活的嚎叫声能传到河阳街上去,他直后悔活了几十年才总算知道了性的愉悦原来是这样的。

庞文化在张业的提醒下,终于知道了龟田和姚花花的事,心里暗暗叫苦。姚花花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人,龟田这不是公开给自己戴绿帽子吗?他壮着胆子对姚花花提出警告,突然发现姚花花腰杆子硬了很多,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对龟田敢怒不敢言,对姚花花也毫无办法,便每天一早出去,在刘雅欣的小卖店买些酒食独自找个地方借酒浇愁。遇到逢集,他能在集市上喝一天,集市上关于刘亚虎领导的临沂游击支队的消息也传进了他的耳朵,他想起刘亚虎和刘雅欣的关系,有心报告龟田,又一想起姚花花和龟田的媾合,便又改变了主意,心想,管他妈的那么多干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