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河阳街发生了袭击日军的战斗,造成了十几名日军的死亡,酒井接到消息后暴跳如雷,他立即重新部署了沂水县的防务,同时派出大批特务四处打探消息,严查一切可疑人员。他很奇怪出现这样的事,河阳街地处沂水县腹地,攻打河阳街不论从哪个方向都要越过好几道日军的据点,这是从哪里来的队伍?为什么要去打处于中心地带的河阳街?他百思不得其解。

几天后,军需处向酒井报告,根据龟田送来的手榴弹编号查询的结果,是本部队下发的武器,三个月前被岩石崮的土匪袭击运粮队时抢夺走。酒井再次愤怒了,这股土匪简直无法无天,到现在,自己的情报机构竟然对他们的头目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这是他怎么也无法忍受的。他抓起电话,拨通了河阳街据点,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通龟田,指责他过于放松警惕,又严令其他据点以河阳街为效尤,再出现这种情况必将严惩不贷。

酒井在电话里发泄够了,召集手下布置开会,他要制定出最合理的作战方式来对付薛景熙。

就在酒井着手部署对付薛景熙时,河阳街再次发生了战斗。

这天,酒井补充给龟田的十几名士兵乘坐一辆军车开往河阳街。军车开到沟围子边,突然熄火了,司机下车检查了一下水箱,提着水桶去沟围子打水。秋季的沟围子水源充足,两边的沟壁上,被水长久滋润的杂草和野花绘制成一条绿色的彩带,彩带上绽放出美丽的各色花朵,清澈见底的流水翻卷着细小的浪花汩汩向前流淌,两边的树林里夹杂着几颗枣树,隐约可见一些成熟的大红枣挂在高高的枝头,随着枝头的颤动,在茂密的绿叶中诱人地摇曳着。

尽管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但是处在青纱帐包围的日头下,还是显得很闷热。车上的鬼子们见河阳街近在咫尺,炮楼上站岗士兵都在向他们招手了,便无所顾忌地纷纷跳下车,有的下到沟围子嬉水,有的爬到树上摘红枣。司机给水箱加了两趟水,试了试车,按着喇叭催促他们上车,见他们置之不理,干脆也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就在这时,青纱帐里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几个在树上的鬼子被击中,重重地掉了下来。其他的鬼子几乎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和树上的同伙一样被打倒了大半。余下的纷纷趴在地上,操起枪,哇哇怪叫着对着青纱帐盲目地射击。鬼子炮楼上的机枪也哒哒地响了起来,龟田带着一队人马前来增援。等他们跑到沟围子边,青纱帐里早就没有了一点声息。一场战斗就这样神秘地结束了。

龟田命令士兵们对这青纱帐胡乱地扫射了一通后,带着队伍进去搜查了半天,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他很奇怪到底是一支什么队伍在和自己战斗?难道还是上次袭击自己的队伍根本就没有离开?他懊恼地走回沟围子,抓住一个伤兵,反复问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只好怒气冲冲地回据点给酒井打电话。

河阳街连续两次遭到袭击,使得酒井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天清晨,他集合了一个大队的日军和大批伪军,准备前往河阳街彻查对手的落脚点。突然接到消息,砖埠镇发生了更大规模的战斗,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一举拔掉了砖埠镇的日军据点。酒井一时首尾难以相顾。正犹豫间,上峰来电称,八路军正在砖埠镇后的沂蒙山腹地组建根据地,命令他立即带领部队去砖埠镇巩固占领并对八路军刚刚组建的根据地进行扫荡。酒井接到命令,暂时顾不上河阳街了,带着队伍急匆匆赶往砖埠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