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辉带着队伍盲目地放着枪追击了一段路,见对手早就没了影子,只好带着队伍原路返回。一路上,他总是觉得今天的事和薛家有关,薛景熙在岩石崮闹响马他也有所耳闻,国军在山东的一些部队分散对抗日军他也接到过一点通报,就是因为薛家情况特殊,他这个中队长当得并不省心,他时常从内部战报上分析时局,希望从中发现一些不利于自己的蛛丝马迹,提前保护好自己。经过薛家陵时,薛景辉安排手下四处搜索,自己带着勤务兵去了清善堂。

薛景辉回河阳街后,只来过这里一次,给薛玉章上完香就赶紧走了,对这个摆放着列祖列宗灵位的地方,他有一种莫名的心怯。他也知道,自己死后是不会进到这里的,他早就被薛家开出家门了。但是今天,他还要来这里看看,落实一下自己的想法。

薛景辉一推开清善堂的大门,就知道今天的事和薛家有关系了。这里明显有人来过,爹和两位伯父的灵位下摆着贡品,灵牌也被擦拭过。他马上就想到了薛景熙。除了薛景熙,还能有谁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祭拜自己的先人?薛景辉心里肯定了自己的疑问,又担心又好笑,担心的是自己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好笑的是薛景熙的头脑还是那么简单。他把贡品装进口袋,又在墙角抓了一些尘土撒在几个灵位上,看看没什么破绽了,才走出去关上门。

薛景辉先到龟田那里汇报了情况,然后站在原地等候龟田的训斥。

龟田刚刚在给酒井的电话里将自己过失掩盖过去,听完薛景辉的话,他没有回答他,继续想着自己的问题。他相信自己的手下,更相信日军的军纪,出卖长官是一律没有好下场的。只要自己能瞒过去酒井,其他的都不算问题。他相信还会遇到这股队伍,届时他一定能布下天罗地网,一举消灭他们。

龟田想完了自己心事,这才看了看薛景辉。

薛景辉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心想着龟田吃了这么大的亏,万一深究下去,没准又查出跟薛家有关的事,到时候自己又是一身的麻烦。

龟田看了一会儿薛景辉,告诉他可以回去了。

薛景辉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如释重负般的急忙走了出去。

庞文化点头哈腰地走进来,对龟田说他怀疑今天的事跟薛家有关系。龟田厌恶地挥了挥手,没好气地叫他出去。

庞文化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走了出去。他气呼呼地回到屋里,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扯开领口喘着粗气。姚花花问清楚了缘由,笑话她不明白龟田的心思,别说是今天的事,对于一个带兵的人来说,打了败仗都不愿意张扬,影响自然是越小越好。这种时候说龟田不愿意听的话,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姚花花的高论如醍醐灌顶,一下子使庞文化想明白了许多事,怪不得龟田不把自己当回事呢。看样子,自己除了没有兵权,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呀。庞文化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抱着姚花花亲热了好一会儿才松手。他把自己怀疑此事事关薛家的想法告诉了姚花花,姚花花提醒他时机不对,这种时候千万不要在龟田面前扯薛家,很多事是需要机会的。庞文化点了点头,再次抱起了姚花花,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想要姚花花。他心想,日本人死不死关自己屁事,想起自己在日本人面前受的气,他突然有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