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早晨,龟田和往常一样,带着队伍来到河阳街小学操场训练。 台儿庄战役后,山东境内的国军大部分转移到了其他地区,中日两国的大规模会战陆续向华中和华南地区转移,整个临沂地区也暂时平静了一点。尽管到处都有八路军和国军的零散部队在和日军战斗,但都属于小打小闹。 龟田驻扎河阳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早晨,龟田和往常一样,带着队伍来到河阳街小学操场训练。

台儿庄战役后,山东境内的国军大部分转移到了其他地区,中日两国的大规模会战陆续向华中和华南地区转移,整个临沂地区也暂时平静了一点。尽管到处都有八路军和国军的零散部队在和日军战斗,但都属于小打小闹。

龟田驻扎河阳街至今还没有遇到过攻击,附近也没有发生过正规的军事行动。这种安静,使龟田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警惕,每次出去训练都没有按照战斗配给配发给士兵们满负荷的弹药基数。日军的战斗配给是每个士兵携带130发子弹,而龟田在平日的训练中只在士兵们手中的三八式步枪的内藏式弹仓中保留满仓的五发子弹,并且不携带手榴弹。这一举措无疑大大降低了部队的战斗力。

龟田趾高气扬地带着队伍走过河阳街。出了村口,满眼都是青翠欲滴的青纱帐,空气中飘浮着果实成熟的清香。龟田站住脚,拔出军刀,冲着青纱帐挥舞了几下,锋利的军刀几乎没有声息地掠过青纱帐,军刀挥舞过的地方,数十颗随风摇曳的青纱帐彷佛过了电一样顿了一下,随即在一片簌簌声中齐刷刷地倒了下去。龟田满意地收起军刀,对部下发表了一番许久没有打仗的遗憾,这才带着队伍继续前进。

队伍来到河阳街小学的操场上,立即开始了训练。龟田对这种例行训练早已习以为常,但还是极其认真地按照军事课目一丝不苟地做了训练前的讲话,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近在咫尺的薛家陵边缘的树林中,一双双愤怒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们。

龟田进行完每天的例行训话,值班军曹高喊全体立正,跑步来到龟田面前,和他站成一条直线,立正敬礼,汇报训练人数和请示训练项目。龟田举手回礼,还没等发话,一声枪响,值班军曹直挺挺地栽倒在地,后脑勺上一个弹洞溅出乌黑的血。紧接着,枪声大作,夹杂着几颗手雷扔了过来,背靠薛家陵列队的鬼子瞬间被打倒了好几个,慌忙就地卧倒转身寻找目标。龟田本能地顺势倒地一个就地十八滚,躲在校舍旁的一处死角,拔出手枪指挥还击。

薛景熙一手握着一把盒子炮,杀气腾腾地左右开弓的疯狂射击。他本想先一枪击毙龟田,可值班军曹挡住了他的视线,成了龟田的替死鬼。薛景熙杀得兴起,站起身来双枪齐发,边打边怒骂着,几个手下上前死命压住他,他刚趴在地上,一发子弹就取了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兄弟的性命。

鬼子们迅速稳定下来,匍匐在地分散运动到操场四周寻找到有利的地理依托进行反击,可无奈子弹太有限,一个个大声叫苦。龟田懊恼不已,拍着脑袋骂自己太大意了,犯下这种错误足以使他站到军事法庭上。他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一支什么部队,以为这是遇到了八路军。他一面大声呼叫士兵们冷静坚守,一面期待着薛景辉的伪军前来救援。

在龟田的指挥下,鬼子们立即显示出了极好的战斗素质,他们不慌不忙地向薛家陵里瞄准,以图阻止对方有可能的进攻。他们的军事素质迅速得以有效的发挥,薛景熙的部下连续被打倒了好几个,有的甚至刚一露头就被子弹点了名。薛景熙知道,自己的队伍和鬼子只能打偷袭打近战,长久的对峙显然处于劣势。这时,沂水河边传来了枪声,这是薛景辉带着队伍增援来了。东西炮楼上的机枪手也看清楚了这里的战斗,几挺机枪同时向薛家陵射击,密集的子弹像一阵阵狂风,打得树叶如下雨般掉落,地面上一些厚厚的枯叶被高速旋转的子弹打得起了火,形势开始对薛景熙十分不利。薛景熙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他可舍不得拼光这点本钱,他决定见好就收,急忙指挥队伍撤退,借助树林和青纱帐的掩护,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薛景辉带着队伍赶到,龟田气急败坏地命令他兵分两路,一路包围薛家陵搜索,一路沿着炮楼上机枪的射击方向追击。

薛景辉带着伪军分头行动后,龟田看了看一个个拿着空枪的部下和十几个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士兵尸体,命令他们打扫战场。他狂怒地吼叫着,举着军刀在空中胡乱挥舞了一番,这才渐渐地平静下来,沿着操场寻找蛛丝马迹。他突然发现了一枚未爆炸的手榴弹,走过去捡起来一看,竟然是日本生产的1937年开始装备部队的九七式手榴弹。他很奇怪,对方的枪声杂七杂八的,怎么会配备有这种手榴弹?难道,真的是遇到了八路军?薛景熙死亡的几个手下的尸体也被抬出了树林,龟田看了看那些尸体的装束,感觉有点不对头,他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手榴弹,这个手榴弹的安全栓拔掉了,但是没有磕进去引爆雷管就扔了出来,凭这一点判断就不是八路军干的。他想不明白这些,便把手榴弹收了起来,他要把它交给酒井司令官,请他安排军需部从手榴弹的编号上查出它的出处,确认这是哪只日军部队遗失的装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