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七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熙离开老鹰岭后,在界湖镇和沂水县城之间的岩石崮一带落草。岩石崮东面是沂水县城、西面是界湖镇,背后是广袤的沂蒙山深处,进可直击界湖镇和沂水县城,退可借助沂蒙山腹地游刃有余地打游击,地理位置比老鹰岭优越得多。

薛景熙比以前多了许多心眼,为了不连累河阳街的百姓,他不再四处留下自己的名号,只以岩石崮大当家的著称。因此,老百姓都称他和他的队伍为岩石崮响马。日本人则以岩石崮土匪称呼他们。

在老鹰岭上一段严酷的生存经历使薛景熙的行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打劫富户、抢劫商人、杀人越货、招兵买马,逐渐拉起了一支百十号人的队伍且枪支马匹俱全。靠着抢掠富户和商人起家的薛景熙,逐渐站稳了脚跟,人马壮大了胆子也跟着大了。这年麦收时节,薛景熙开始偶尔带着人马袭击分散到乡下抢粮的小股日军,抢夺他们的枪支弹药。快马快枪的薛景熙往往是事先刺探清楚日军的行动路线,在某一隐蔽处迅猛地冲杀出来,得手后旋风般地消失在深山中。

薛景熙对小股日军的攻击极大地激怒了日军驻沂水城防司令酒井,他暴跳如雷,几次组织人马扫荡岩石崮,但都在浩渺无垠的沂蒙山面前望山兴叹。

一晃儿就到立秋了,玉米高粱等秋季作物都到了最旺盛的时候,放眼望去,整个沂水县境内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

薛景熙一刻也没有忘记鬼子血洗河阳街的仇恨,无奈岩石崮距离河阳街太远,再加上一路上要经过好几个鬼子据点,马匹不能使用,只能徒步前往,万一遇到节外生枝的事,自己这百十号人马打不起消耗战,只得按捺住仇恨等待时机。现在,到处都蔓延起青纱帐。薛景熙感到机会来了,他积极准备了一段时间,几次派人摸清楚了河阳街鬼子的情况,得知龟田每天带着鬼子在河阳街小学操场上训练,薛景辉的人马每天早上在沂水河边训练,两部分人马各自训练,互不搭界。薛景熙对河阳街是何等的熟悉,他立即算出了河阳街小学和沂水河的距离,只要能在十分钟内打一个漂亮的突袭,没等薛景辉的伪军赶到救援就可以安全撤退了,绝不会和增援的伪军发生纠缠。薛景熙拍着大腿喊叫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他抓紧时间准备妥当后,带着大部分人马出动了。

这天凌晨,薛景熙带着七八十号挎着盒子炮和长枪、一身短打扮的手下徒步穿梭在茂密的青纱帐里,向河阳街进发。一路上,他都被亢奋地心情包裹着。他之所以选择龟田作为打击目标而不是薛景辉,是他在心里顽固地认为,鬼子在河阳街杀了那么多人,他一定要用鬼子的血来祭奠河阳街死难的人。至于薛景辉,他根本就看不上他,但是因为薛永贵的死,他迟早会收拾他。

天擦黑时,薛景熙先来到了薛家陵附近的大路上。他透过密密的青纱帐观察了一番周围的动静,确认安全后,带着队伍越过大路静悄悄地进入了薛家陵。薛家陵里杂草丛生,茂密的树林和齐人高的杂草连接在一起,人进去像是走进了迷宫一样。薛景熙来到薛根生的房间前,见房屋已经倒塌了,就吩咐手下就地休息,自己摸黑去清善堂祭拜列祖列宗。

薛景熙推开清善堂虚掩的大门,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眼睛才适应了黑暗。清善堂里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随着大门的打开,不时有灰尘落下来。四周墙角隐约可见密布的蛛网,一些花圈和挽联稀稀拉拉地散落着,随着门外吹进的风儿发出簌簌的声响,一副破败的景象。薛景熙摸黑走到薛玉林的灵位前,抚摸着爹的灵牌默默地哭泣着。半晌,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口袋,拿出几样贡品摆在几个长辈的灵位前,又给薛玉山和薛玉章的灵牌擦拭干净,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转身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