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姚花花给界湖镇长做了二房后,一直没有生育。镇长因为正房不生育才娶的她做小,结果更令他失望。当得知姚花花是因为做妓女久了丧失生育能力时,镇长逐渐对她失去了兴趣。姚花花的日子就变得难过起来,她知道一旦离开镇长家自己在沂水县难有立足之地,只能背井离乡讨生活,兵荒马乱的一个单身女人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她便死乞白赖地只求有口饭吃,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镇长家。就这样苟且残喘了几年,到底还是没能苟全住现状。

镇长前段时间牵扯到一起走私军火的案子中,被史登高带着日本人将其抓捕,押解到县衙。经过严酷地审讯,镇长交代他将家里私藏的枪支卖给了岩石崮上的响马。史登高再次带日本人来抄家,掘地三尺将镇长家的全部财产没收,查封了宅门。姚花花突遭变故,无路可走,挎着一个包裹盲目地去了县城,刚到县城门口就见镇长已经被日本人砍了头,脑袋挂在城门口高高的木杆上。姚花花顿时傻了眼,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去处,只得在县城住下,四处打听过去的熟人和相好,终于打听到薛景辉的消息,心想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先来河阳街找薛景辉再说。她早就想好了,见到薛景辉就向他表示忏悔之情,只要有个安身之处能活下去就行,她相信自己勾引男人的本事,薛景辉的秉性她还是了解的。

薛景辉见到姚花花,瞬间从心底冒出一股怒火,他真想拔出枪一枪毙了这个女人!要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和小翠分手?小翠怎么会到现在还下落不明?自己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连儿子是个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将这些年的到处颠簸乃至现在被河阳街人戳脊梁骨的不满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他一把将姚花花拖进房间,连打带骂地狠狠地宣泄了一通,又极尽变态地不分日夜折腾了她好几天。姚花花努力忍受着、极力迎合着薛景辉,只希望他发泄够了能留下自己。可是,她这次想错了。薛景辉玩够了也发泄够了,这天一大早又折腾了她一次,直弄得她遍体鳞伤,随后,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恶狠狠地踹着她,叫她滚出河阳街。姚花花衣衫不整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薛景辉,哭诉自己身无分文,无处安身,求他让自己留下来。薛景辉不为所动,叫手下将她拖出据点,警告她再敢纠缠就一枪崩了她。姚花花无奈,只好穿起衣服,一路哭泣着离开了。她实在想不通自己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落得个连下一顿的饭都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步,重操旧业都变得不可能,这些年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再干老本行也怕是力不从心了。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累。好不容易走到沟围子的石板桥中间,一屁股坐在桥围栏上,掩面哭泣。

庞文化坐在桥对面,双眼盯着一个小媳妇的屁股追了老远,手里的煎饼也忘了吃。他望着小媳妇好看的腰身和扭摆的屁股,又看了一眼走在她身边的衣着邋遢土得掉渣的男人,心里忿忿不平地骂着他妈的好白菜都叫猪啃了。

姚花花的哭声转移了庞文化的视线,随即引起了他的好奇。姚花花尽管年近三十,眼角也长出了鱼尾纹,但是由于保养得很好,又是交际花出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尤其是那双手,像极了刚剥出的葱白,指甲用捣碎的月季花瓣调和进水银和油彩等色素搅拌出的染料精心地染成粉红色,在阳光下闪着星星点点的碎光,显得别有韵味。庞文化对这些是了解的,在山东地界,能用这种方式涂抹指甲的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女人。这是谁家的媳妇?她为什么在这里哭?庞文化看着姚花花想了一会儿,下身不由得涌出一股热气,他起身走过去坐在姚花花身边,上上下下的仔细欣赏着姚花花的身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很关切地和她搭讪。

姚花花没有理会庞文化的搭讪,自顾自地哭了一会儿,才想起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搭讪的庞文化。姚花花比一般女人见过世面,她从庞文化的一身行头上猜测出了他的身份,进而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他的心思,便一股脑地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庞文化。

庞文化心里暗暗叫好,自己正缺一个暖被窝的女人,又是薛景辉的老相好,肯定知道薛景辉的许多不为人知的把柄,没准就能帮上自己的大忙。多好的事啊!这不是刚打瞌睡枕头就来了吗?于是,他对姚花花表示自己很同情她的遭遇,也很喜欢她的样子,如果她愿意可以跟着自己。

走投无路的姚花花见庞文化这么说,无异于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她原本呆滞的眼神突然间有了光彩,几分姿色凸显得更加明显,她扬着脸庞,梨花带雨的向庞文化表示了发自内心的感激。庞文化再也按捺不住,起身抓过姚花花手里的包裹,带着她回了据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