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六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天刚刚放亮,庞文化就干渴难忍得醒了,胃里持续冒出一股股隔了夜的酒后的馊味,冲得他连续打了几个酒嗝,嗓子更加干渴了,像是着了火一样。他坐起身,抱过床头盛水的瓦罐,咕咚咕咚地一气喝完了大半罐水,想躺下再休息一会儿。河阳街上嘈杂的声音传来,还夹杂着骡马的嘶叫声,他怎么也睡不着了,想起今天又是逢五赶集的日子,突然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便爬起来走了出去。

庞文化站在门口望了望,岗楼门口的鬼子哨兵换岗完毕,正在给赶着大车等在壕沟边的张业放吊桥。吊桥放下来后,张业给了拉车的牛一鞭子,跳上车头,不紧不慢地走了。庞文化也慢慢地走过吊桥,向河阳街走去。在日本留学期间,他对日本的饮食文化很是着迷,还专门研究过日本饮食与中国文化的渊源。可回国后不久,又再次喜欢起中国饮食,尤其是回到家乡后,他不再对日本的饭食感兴趣,也不愿意在据点的饭堂和日本人一起吃饭,他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才感觉出主要是吃饭的气氛不一样,和日本人在一起吃饭处处陪着小心,说话都不敢大声,偶尔遇到喝酒的场面更是不自在,他们一喝多,自己就成了公用的出气筒。想到这儿,他更加嫉妒薛景辉,薛景辉在自己的据点里那就是土皇帝,吃饭喝酒吆五喝六的那才叫一个舒心。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他那样气派?有时候他觉得还不如爹混得好,爹在沂水县起码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警察局长,总归是有实权的人,自己混来混去还是个翻译官,说难听了就是个光杆司令。他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男人手里没有实权,再大的官也不过是用来丢人现眼的。难怪薛景辉甘愿被全河阳街的人戳脊梁骨也要把他这个中队长的位置维护得死死的。日本人也很矛盾,既看不起薛景辉,又偏偏要重用他。庞文化将龟田的一些话又想了一遍,终于想明白了,日本人需要的就是薛景辉这样的铁杆汉奸,越是在中国人当中六亲不认的人,越是被中国人戳脊梁骨的人,越是会死心塌地的为日本人做事。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没有退路。可是,自己就有退路吗?

庞文化想着心事转到了河阳街,来到卖早点的摊位前。

庞文化在河阳街走到哪儿都不需要花钱,那些卖吃食的见了他都点头哈腰的请他品尝,即使他高兴了表示要给钱对方也不敢要。

庞文化顺手在一个摊位前拿了一个贴饼子,咬了一口烫了嘴,又恶狠狠地扔了回去,看也不看一眼摊主,继续往前走到一个卖热煎饼的摊位前。卖煎饼的摊主刚将一张煎饼包好炒好的豆芽的土豆丝递给客人,见庞文化走来,连忙一手摊着鏊子上的煎饼,一手将包好的煎饼递给了他。庞文化接过来,满意地看了一眼满脸堆笑的摊主,边吃边向前走。一直走到沟围子边的石板桥中间低矮宽厚的石头围栏上坐下,吃着煎饼盯着来来往往赶集的人,眼色专门在大姑娘小媳妇的身上转悠,过了一会儿,姚花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