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辉正坐在炮楼门口训斥一个手下,见薛三带着鼻青脸肿的张业来了,屁股也没抬一下。他不知道张业来这里干什么?但他从心里看不起张业。薛景辉看不起张业是因为自己堂姐鲜儿嫁给他后经常被他打骂,从这一点他就很反感张业。现在,堂姐死了,他来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

可当张业说明了自己的处境和来意后,薛景辉动起了心思。他想,张业这样的亲戚投奔自己,肯定有其他人比不上的作用,再怎么也会是个靠得住的心腹。薛景辉想到这儿,换了一幅笑脸,招呼张业和薛三落座,简单问候了几句,就问他喜欢干什么。张业连忙表态说干什么都可以。薛景辉便叫薛三在维持会给他安排个差事。

鬼子进驻河阳街后,薛三被迫当了河阳街的维持会会长,给鬼子炮楼送菜送水的差事落在了他的头上。整天惦记着鬼子的吃喝,还要定时采购,这使薛三不痛快到了极点。薛三自己不愿意干这差事,河阳街也没有人愿意干,都怕叫人戳脊梁骨,只有张和尚愿意干,可惜又不识数,扁担横在地上都不知道是个一字。薛三没办法,只好在河阳街搞摊派。见薛景辉这样说,薛三想都没想就把这个差事给了张业。

薛景辉早把薛三的心思揣摩透了,知道这就是他要的结果。他有自己的打算,他要把张业放到庞文化的眼皮底下去。庞文化在鬼子炮楼里想说句中国话都难,放一个固定的人进去,又是外姓人,庞文化不会对张业有什么怀疑,没准还会交个朋友。如此一来,他庞文化的一举一动不就掌握在我薛景辉的手里了,再想害自己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于是,他叫薛三先安排张业到维持会住几天,这期间,他每天提着酒肉去和张业喝酒套近乎,恩威并用地交代了对他的要求,告诫他不要跟河阳街的人来往,如果庞文化知道了他的身世就说早就和薛家断绝了关系。张业望着摆在眼前的白花花的大洋,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张业以薛三推荐的外乡人身份住在了鬼子据点。不久,就和庞文化打得火热。庞文化在酒酣耳热之际也不是很相信张业说他是在赌场赢了钱被仇家追杀,躲进这里来安身的。但有个中国人说话总比没有好,自己在炮楼里憋得都快忘记中国话怎么说了,尤其是晚上,简直寂寞得发疯,就是跟据点的那条日本狼青说话也必须说日语,不然那狗就对自己很不友好。张业的到来起码使自己有了个说话的人,哪怕是干扯些沂水县坊间的事,总比一个人白天对着鬼子点头哈腰说日语,晚上对着月亮说中国话强。再说了,他一个买菜送水的下人,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倒是自己在张业的点头哈腰中找回了一点尊严。所以庞文化也就放心大胆地和张业接触起来,甚至偶尔也对着他发发自己对日本人的牢骚。

庞文化想,日本人在这里离开自己就是聋子瞎子,自己想接替薛景辉的差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等到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到来,还得有人接替自己翻译的差事。这个机会在哪呢?庞文化想不出。他还想到,自己没少在龟田面前进薛景辉的谗言,说起薛家大院被日本人血洗的事,提醒龟田薛家和日本人有血海深仇,必须提防薛景辉。可龟田似乎比庞文化更加了解薛景辉,他很得意地认为这样很好,越是这样,薛景辉越是没有退路,越是要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做事。

“太君,您说,薛景辉家族那么多人被皇军杀了,他能背叛自己的家族,一心一意的为皇军做事吗?”庞文化还是不甘心。

龟田哈哈大笑,心情很好地拍了拍庞文化的肩膀,说:“不不不,不能这样理解。你不是也背叛了自己的国家,一心一意地为皇军做事吗?”龟田说完,忽然觉得自己的话语太犀利了点儿,便补充道:“我相信,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是我们共同的梦想,我相信你,也相信薛景辉。”

庞文化有苦难言,他一心想借助日本人的势力干一番事业,为了这个想法,连自己爹都搭进去了。他希望自己能像那些投诚的国军大官一样,成为一方土地上的皇帝,可又总感到自己走向拥有兵权的路实在是太难了,自己再怎么对日本人忠心也得不到重视。

晚上,庞文化喝着酒,气恼地对张业说着这些话。

张业到这时才终于明白了薛景辉的高见,也知道了自己在薛景辉的心目中有多么大的价值,他心里得意万分,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劝解庞文化,想套取更多的消息传给薛景辉。这时,一个起夜的鬼子路过房间门口,冷不丁呵斥了一句,庞文化吓了一跳,突然意识到自己喝多了,便不再说什么,自顾自地回去睡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