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又是一个逢五赶集的日子。一大早,张业就坐在河阳街集市上喝酒。鲜儿死后,张业更加不受约束,他把儿子寄养在兄弟家里,每天浪迹赌场,醉生梦死。

日本人在沦陷区大量发行替代货币军票,除了军票还有印着货币价值、盖着特殊章子的白条,疯狂掠夺沦陷区。汉奸汪时璟把持下的伪“中国联合准备银行”也大量发行小面值纸币和一角、五角的硬币,老百姓手中持有的民国政府发行的法币很快就被这些五花八门的货币冲击得几乎等同于废纸。只有大洋和铜板在物价飞涨中还保持着硬通货地位。

日本人还在占领区开设了许多赌场,沂水县也不例外。赌徒们进赌场必须拿硬通货兑换筹码,输了自认倒霉,赢了带走的都是和法币等值的军票和白条。

张业在沂水县和界湖镇的赌场进出了几个来回便一无所有了,连房子也输了进去。半夜离开赌场时,他垂头丧气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家已经被自己卖了,钱也输光了,哪里还有安身之地?他一边想着,脚步还是往家里走去。他心想,尽管自己没有家了,但是回到村里总能对付几天再说。张业顺着小路一直走到天亮才路过河阳街。

河阳街的集市已经开张了,各种蔬菜、禽类乃至针头线脑的排满了街道两边。日军不允许占领区内的中国人吃大米,食用大米将被列为经济犯抓捕,河阳街的集市也就少了大米制品,显得比以往逊色了许多。老百姓们急于交换出手中的农产品,因此赶集的人却比原来多了不少,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张业来到一排卖熟食的摊位前,那些平时他看不进眼的油条、烧饼、煎饼、包子和各种枣子、豆类烹制的稀饭使得感到眼花缭乱,各种食物散发出的香味直往他的鼻孔里钻。他摸了摸干瘪的口袋,强忍着口水继续往前走,走到一处卖凉菜和烧酒的摊位前,饥肠辘辘的他实在抵御不了饥饿的诱惑,一个念头在他的心里闪过,他进去点了几个肉菜,要了一壶烧酒风卷残云般地大吃大喝。吃完了却迟迟不付钱,问邻座抽烟的食客要了一点烟叶揉碎,将桌子上的草纸撕一块卷起一个皱巴巴的喇叭筒,摸出火柴点着,深吸了一口,吐了一口粘在嘴唇上的烟末,东张西望地看着街市上。摊主看他一副落魄相,察觉出遇到了一个吃白食的,便打发伙计请他付钱,给其他客人让位子。张业嘴巴强硬可就是掏不出钱,双方争吵起来。

几个伪军路过,见此情景,便想着帮摊主出气,顺便捞点好处,他们一拥而上,扯住张业的领口要教训他。张业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告诉他们自己是薛景辉的堂姐夫,要见薛景辉。几个伪军咋看咋觉得他像个骗子,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还是动手打了他。张业心里暗暗叫苦,原本想着饱餐一顿再去投靠薛景辉,免得饥肠辘辘的没点体面,没想到惹出了这种麻烦。他急得大喊大叫,引得路人纷纷驻足。

薛三叼着旱烟袋,慢吞吞地从河阳街走过,他打算去刘雅欣的小店看看。张业看见了薛三,急忙大声叫住他。薛三尽管看张业不顺眼,但还是给他解了围,带着他去见薛景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