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四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和杏梅在房间里睡了一会儿,这些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觉得没有力气。吃过晌午饭,薛三和赵云小出门后,她就关上堂屋门,躺在床上看着奔儿和杏梅双手撑着毛线玩“解绳圈”的游戏,看着了一会儿,感到眼睛发涩,眼皮直打架,渐渐地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刘雅欣突然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了,她坐起身,仔细听了片刻,知道这是维持会的在吆喝村民去场院集合,她的心下意识地紧缩了一下,见杏梅躺在床外,奔儿不知去哪里了。她赶紧来到堂屋,轻声叫了几声奔儿,又跑到院子里找了一圈,还是不见人影,顿时,一股冷汗袭了上来。她急忙回去推醒杏梅,问她奔儿去哪里了?杏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告诉她不知道,随后又倒下睡了。

刘雅欣急得在房间里团团转,小声而又愤恨地骂着奔儿。可又不能出去找他,只得自己担惊受怕地等着奔儿回来。

不多久,场院里传来了清晰的枪声,刘雅欣的心霎时提到了嗓子眼上。她来到大门口,隔着门缝窥探外面,只见许多村民乱哄哄地从门前跑过,个个神色紧张。不多时,河阳街又恢复了平静。刘雅欣感觉心跳加剧,咚咚跳动得几乎就要冲破胸腔蹦出喉咙,她摸着胸口,安慰着自己,念念有词地为奔儿祈祷。

这时,只见院子上方一阵声响。刘雅欣抬头一看,奔儿从老榆树上溜了下来,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巴。刘雅欣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抬手就要打奔儿,突然发现他脸色惨白,浑身筛糠一样地颤抖着,举起的手又放了下来。她拉过奔儿,悄声问他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奔儿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刘雅欣见状,赶紧将奔儿拉进房间,见杏梅也醒了,便叫杏梅看住奔儿。刚交代完,外面就响起了连续地敲门声。刘雅欣心里七上八下的,有心不去理会,可砸门声越来越响,还夹杂着薛三和人争吵的声音,她只得走出房间,反锁上门,站在院子里,茫然的望着摇摇欲坠的大门,不知所措。她听了出来,是庞文化带着鬼子在砸门,薛三在极力阻止。一想起庞文化带着龟田在这个院子里作的孽,她惊恐、害怕到了极点。她想逃跑,可随即又感到泄气,她对自己说,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庞文化和两个鬼子终于砸开了门,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见刘雅欣站在院子里,哈哈大笑了一番,指着跟进来的薛三骂了起来。薛三愣愣地站刘雅欣面前,摇了摇头,老泪纵横地蹲下身。

庞文化两眼血红的骂着,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和庞少宏的死一股脑地发泄在刘雅欣的身上,似乎庞少宏的死是刘雅欣造成的,只有惩治了刘雅欣他才能获得心理平衡。

刘雅欣面如死灰。事到如今,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庞文化叫两个鬼子将刘雅欣带走。两个鬼子上来架刘雅欣的胳膊,刘雅欣奋力反抗,薛三也起来和他们拉扯。庞文化愈发恼怒,拔出手枪威胁薛三松手。奔儿和杏梅急得在房间里使劲撞击反锁的门,庞文化听出里面还有两个孩子,心里痛快极了,走上前去使劲踹门。刘雅欣发出了绝望的呼号。

就在这时,薛景辉带着一帮伪军赶到了。薛三彷佛见了救星,急忙跑上前抓住薛景辉的胳膊。

“景辉,咱们薛家不能叫人家这样欺负呀!你这个中队长不能连本家人都保护不了啊!”

薛景辉心里暗骂薛三是个老狐狸,当着自己这么多手下,上来就将自己推到了火山口上。他原本因为见了奔儿,推算出刘雅欣藏在河阳街,而且肯定是藏在薛三家。想到自己打死薛根生就是为了使刘雅欣再也不要出现在河阳街,没想到她还是回来了。他心里愤恨薛三隐瞒刘雅欣的消息,到如今叫庞文化看出了端倪,搞得自己很被动。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抢在庞文化面前见到刘雅欣,把她一家秘密赶出河阳街。于是就带了一个班的士兵奔薛三家而来,还没走到薛三家就听见刘雅欣的呼号,他急忙加快脚步赶了过来,没想到一进门就被薛三将了一军。薛景辉很快稳定住了情绪,望着刘雅欣求援的眼神,心想,再怎么说也不能输给庞文化,要是大嫂被庞文化祸害了,自己也就彻底的颜面扫地了。想到这儿,他上前示意两个鬼子松手,表示他有话要和庞文化说。

庞文化心里也在骂薛三狡猾,恨不能上前给他两个耳光才解恨。他心想,爹死在自己手里,日本人肯定不会追究自己,说不定还会欣赏自己大义灭亲忠于皇军。但是,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去,当张和尚告诉他那个孩子是刘雅欣的儿子奔儿时,他心里突然有了出气的目标。心想,反正都是薛家人,弄死一个算一个。庞文化带着两个鬼子来到薛三家抓刘雅欣还有一个想法,他值得龟田对刘雅欣念念不忘,他也深知日本人的秉性,对女人玩完了就杀。自己只要把刘雅欣献给龟田,即出了心里的恶气,又给了薛景辉名誉上的致命打击,也算为爹报了仇,可谓一箭三雕。没想到薛景辉这么快就来了,薛三这个老王八蛋,一句话火上浇油的话就把薛景辉逼到了非和自己作对的地步。

“庞翻译官,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和一个女人过不去?”薛景辉和庞文化敌视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薛中队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大嫂吧?”庞文化心有不甘的反问。

“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河阳街的治安归我薛景辉管,还轮不到你插手吧?”薛景辉很不客气地说。

“你要想明白,没有龟田队长的命令,我是指挥不了皇军的。”庞文化毫不示弱地指着两个鬼子回答。

薛景辉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一时有些犯难。庞文化又指使鬼子带刘雅欣走。一直没有沉默的刘雅欣终于说话了。

“景辉,你不会叫我们薛家一点根都没有了吧?”

刘雅欣刚把话说完,杏梅推开窗户望着娘放声大哭,不停地哭喊着:“叔叔,你要救救我娘呀!叔叔……”

薛景辉这下真的犯难了,他回头望了一眼手下,见他们个个表情复杂地望着自己,心想,今天要是示弱,以后真没法子混下去了。于是,他心里一横,转向庞文化,大声说:“庞翻译官,你可以走了,这里的事我来处理,出了问题我负责。”

庞文化当然不愿意这样,叫两个鬼子强行带走刘雅欣。薛景辉指挥手下堵住了门口,双方剑拔弩张。庞文化没想到,一贯见了鬼子像老鼠见了猫了薛景辉,今天竟然敢这么强硬。他心里也没有了底,担心发生火拼闹个鱼死网破,便口气严厉地叫薛景辉小心后果,脚底下却跟抹了油似的带着鬼子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