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景辉坐在据点吊桥边的木栅栏旁,嘴里叼着烟,眯缝着眼睛看着外面。他已经知道了庞少宏的事,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他很是得意自己的聪明,脑子一转就把一个烫山芋扔给了庞文化,叫他知道什么叫害人害己。他情不自禁地念叨着,姓庞的,现在该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跟我过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辉坐在据点吊桥边的木栅栏旁,嘴里叼着烟,眯缝着眼睛看着外面。他已经知道了庞少宏的事,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他很是得意自己的聪明,脑子一转就把一个烫山芋扔给了庞文化,叫他知道什么叫害人害己。他情不自禁地念叨着,姓庞的,现在该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跟我过不去!

传令兵跑来报告,龟田命令,立即将河阳街全体村民集中起来。薛景辉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但是隐约感到这和庞少宏有关系。他急忙吩咐传令兵去通知薛三带着维持会召集村民到沂水河旁边的场院里集合,然后摸出哨子吹起来。伪军们听到哨子,迅速跑来集合。薛景辉给他们分配任务,一部分到场院里维持秩序,一部分在村口增加岗哨。伪军们列队跑了出去,薛景辉摸出烟点上一支,慢悠悠地跟在队伍后面。

河阳街的人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陆陆续续地来到场院,黑压压地挤满了场院和四周。见周围到处都有伪军站岗,道路全部被封锁了,都有些紧张,继而议论纷纷。

张和尚是维持会的积极分子,他一手拿鼓槌,一手提着一面铜锣,四处嚷嚷着叫大家安静。他这是做给薛景辉看的,他喜欢这个工作,认为薛三老了,又不愿意干这个会长,他要引起薛三的注意,叫他知道自己是很为日本人卖命的、只要薛景辉能重视自己,将来这个维持会长就是自己的。张和尚一边吆喝一边不时地看薛景辉,见薛景辉坐在场院边上的石碾子上抽烟抽烟,两眼望着鬼子驻扎的据点,压根就没看自己一眼,他有些失落,更加卖力地叫喊着。河阳街的人都看不起张和尚,见他上串下跳个没完,一些胆大的汉子便拿他逗闷子,这个问他说下媳妇了没有?那个问他会说几句日本话了?还有的干脆问他日本人管爹叫什么?反正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有的人还趁他不备在后面猛地拍一下他的脑袋,把他破旧的棉帽子弄到地上,惹得大姑娘小媳妇都忍不住发笑。张和尚恼羞成怒,反复发作也没人理他,气得他跳着脚骂,结果腰里扎的绳子断了,宽大的棉裤一下子滑了下去,里面竟然连内裤也没有。张和尚急忙扔下铜锣和鼓槌去提裤子,铜锣掉在地上发出哐啷啷的响声,众人哄堂大笑。张和尚气急败坏地刚要破口大骂,有人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他扬起一只拳头转身,见薛景辉黑着脸瞪着自己,连忙点头哈腰地溜走了。人群更加放肆地大笑,薛景辉也跟着笑了起来。直到龟田带着一队鬼子押着庞少宏走来,笑声才戛然而止。



庞少宏如此狼狈地出现在河阳街在人群中引起了骚动,人们无比惊讶地看着庞少宏低声议论着,不明白这个一贯欺压百姓的警察局长到底犯了什么事?尤其使他们惊讶的是庞文化依旧狐假虎威地跟在龟田身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好像庞少宏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个外人。

庞少宏被两个鬼子推上了场院边的土台子上,这是薛景辉一来这里就命张和尚带人堆起来的,为的就是把这个河阳街最大的场院当成给村民传话的地方。今天,台上站着的人使他感到自己是个很有远见的人,什么叫丢人现眼?这就是。他得意地看了一眼庞文化,嘴角露出一丝嘲笑。庞文化望着薛景辉的得意样子,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龟田见人群还在议论纷纷,大喊了一声八格,同时挥舞右手做了一个劈杀的手势,人群顿时安静下来。龟田转向土台子,见庞少宏弯着腰低着脑袋,喝令他抬起头,又对庞文化使了个眼色。庞文化走上台,小声对庞少宏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转向人群。

“河阳街的老少爷们,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咱们沂水县警察局长庞少宏,也是我的爹。”庞文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他当初对响马薛景熙驻扎在老鹰岭知情不报,给皇军造成了巨大地损失,受到了皇军的惩罚。今天,皇军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来这里深挖薛景熙及其余党。现在,请你们排成队,从土台子下走过,让他辨认你们当中也没有薛景熙的余孽。同时,希望你们勇于揭发,皇军一定重重有赏。”庞文化说完,小声地对庞少宏说道:“爹,薛景辉在你右边。”

庞少宏明白了庞文化的意思,指认其他人是假,栽赃薛景辉是真。

张和尚卖力地组织人群排队,庞少宏心不在焉地打量着从眼皮底下走过的人,想着怎样才能把薛景辉装进去。

薛景辉不知道这是搞得哪一出?要说薛景熙和河阳街还有什么关联,首先就是薛三,还搞这一套干什么?他用目光四处找了一会儿,发现薛三远远地站在场院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心想,也许是庞文化在日本人面前搞的鬼?先不管这么多,他命令伪军,庞少宏指谁就抓谁。刚下达完命令,见庞少宏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顿时心里发毛,不由得一阵惊慌,右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间的手枪。庞少宏见状,又转过头去。薛景熙暗暗嘲笑自己紧张个什么。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地进入了薛景辉的视线,是一个孩子,薛景辉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吓了一跳,这不是奔儿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大嫂回来了?自己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薛景辉的心提了起来,河阳街的治安属于他的负责范围,奔儿回到河阳街自己竟然不知道,这要是被庞文化和龟田发现了,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弄不好就吃不了兜着走。

奔儿是从院子里的老榆树上溜出去的。这么多天了,他实在是憋坏了。他想着悄悄地出去玩一会儿,再悄悄地回去。他一跑出来便遇到两个熟悉的小伙伴,小孩子在一起没多余的话,兴高采烈地玩了起来。正玩的高兴,遇到维持会和伪军们挨家挨户叫人去场院,奔儿被裹挟在人群中来到场院。赵云小发现了奔儿,脑子忽然变得很清醒,紧紧地跟在奔儿的身后。

奔儿走近土台子,看见薛景辉,老远地叫了一声老叔,赵云小连忙拉住了他,奔儿不知赵云小的意思,又叫了薛景辉一声。薛景辉扭过头装作没看见他,这一切没有瞒过庞文化的眼睛,他盯着奔儿看了一会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像个一般人家的孩子,又见赵云小紧紧地护着他,顿时察觉出有问题。他对龟田耳语了一番,龟田指使身边一个鬼子去把奔儿抓过来。鬼子冲上去抓奔儿,奔儿这才感到了害怕,吓得直往后退。

这时,只见赵云小突然从后腰摸出一把镰刀,一下子挂住了鬼子的脖子,鬼子大叫一声倒了下去。龟田情急之下拔出手枪朝赵云小连开了两枪,黑压压的人群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弄得楞了一下,随即乱哄哄的四散奔逃,鬼子和伪军都被裹挟在其中,场面完全失控。

庞少宏见黑压压的人群都在逃命,一股求生的欲望突然间强烈地被激发出来,他跳下土台子,扔掉帽子,边跑边脱着衣服,打算混在人群中逃跑。

龟田指着庞少宏命令抓住他,他很清楚,庞少宏跑了,比整个河阳街的人都跑掉了还严重。

庞文化也急了眼,一股失望和痛恨涌上心头,他深知其中的厉害关系,庞少宏要是跑了,自己也就彻底完了,他不允许任何人这样害自己,即使是亲爹也不行。他拔出手枪,满腔怒火地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大声叫庞少宏站住,庞少宏听见庞文化的声音,犹豫着放慢了脚步,一回头,庞文化的枪响了。庞少宏一头栽倒在地上,身体无比痛苦地痉挛着,双手深深地抓进了泥泞的土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