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五 几个鬼子将庞少宏带到一间房子门口打开房门,庞少宏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样子,就被野蛮地推了进去。庞少宏一个趔趄,踉踉跄跄地倒在一堆刨花上。身上的伤痕一阵剧痛,他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门被关上了,只留下一个鬼子在门口站岗。 庞少宏摘下帽子,掸了掸上面沾的刨花碎屑,抬头环顾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几个鬼子将庞少宏带到一间房子门口打开房门,庞少宏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样子,就被野蛮地推了进去。庞少宏一个趔趄,踉踉跄跄地倒在一堆刨花上。身上的伤痕一阵剧痛,他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门被关上了,只留下一个鬼子在门口站岗。

庞少宏摘下帽子,掸了掸上面沾的刨花碎屑,抬头环顾了一下房间。这是一间木匠房,地面上到处都是刨花和锯末,墙角堆着一些做活后剩下的木料,一把断裂的锯子扔在墙角一张三条腿的长凳子上面,锯条上闪着光芒,说明它被遗弃不久,锯条似乎还在微微弹跳着,彷佛在显示着心有不甘。庞少宏观察了一番房间,伸展四肢,无力地倒在刨花堆里,望着横梁上一个快要倾斜下来的墨斗发呆。墨斗歪在房梁一侧,却掉不下来,它被自己身上的绳子挂住了,一副要掉又掉不下来的样子。这是一个使用坏了,被木匠遗弃在房梁上的墨斗。庞少宏想,自己又何尝不是跟这墨斗一样,辛苦一辈子,落得个满身的黑,最终吊在梁子上,随时都可能摔下来,粉身碎骨。

一股浓重的悲哀涌上了庞少宏的心头,他发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他歪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黑色的制服,狠狠地吐了一口,叹息着说道:“黑狗子,黑狗子啊!这就是当黑狗子的下场啊……”他将帽子拿到眼前看了看,狠狠地扔了出去,双手抓满了刨花拍打着地面,老泪纵横地哭泣着。

门开了,庞文化拎着一瓦罐水走了进来,见状,急忙过去将庞少宏扶起来,好不容易才使他平静下来。庞少宏抱起瓦罐,一口气喝了大半罐水,又接过庞文化递来的烟,恶狠狠地抽了几大口,这才静下心来和庞文化交流。当得知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薛景辉的原因造成的,庞少宏不由得连喊报应。他对庞文化哀叹,自己这一辈子得了薛家的不少好处,也和薛家结了仇,可到底是还是斗不过薛家。薛玉山在世时,薛家实力太大,连史登高都让他三分;薛玉山死后,他和薛家闹翻了脸,又忌讳薛景梅的国军身份;再后来,眼看着薛家败落了,又出了个薛景熙和薛景辉,他们虽然走的路不同,可毕竟是堂兄弟,是薛家的血脉,谁知道是不是故意设套子跟自己过不去?真要是那样,庞家父子迟早会被他们祸害!

庞少宏自顾自地絮叨着,庞文化听着他的话,脸上浮起了杀气。

“爹,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不将薛景熙的情况报告给日本人?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说,告诉我也行呀?”庞文化有些抱怨。

庞少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日本人血洗了薛家大院后,搞得那么惨,我也就不想为难他们了。”

“你倒是不想,可是人家却时刻没有忘记跟你过不去。”

“可是,他薛景辉怎么到现在才说起这个事?这是怎么引出来的事?”

庞文化没有回答他的话,他觉得没有必要说出自己和薛景辉的矛盾。他换了个话题,说:“爹,你对日本人已经很了解了,他们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事到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庞少宏告诉庞文化,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挖不出薛景熙的下落,自己的必死无疑。现在只是在想,怎样才能保全儿子。自己早晚是个死,要是死后能不连累儿子,现在去死也毫无怨言。

庞文化听完了庞少宏的话,沉默了片刻,彷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对庞少宏说,要是死的话,首先要考虑洗脱这个当儿子的,不能连累了儿子。还应该拉上薛景辉垫背,如果不拉上薛景辉垫背,他死的就很不值了。

庞少宏一下子没明白庞文化的意思,楞了一会,疑惑地看着儿子,等待他的下文。

“爹,你还是死吧。”庞文化冷不丁冒出了这句话,见庞少宏似乎没有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他还特意提醒庞少宏,他是自己把自己逼死的。庞文化口气生硬地说完,侧过脑袋望着窗外。

庞少宏惊愕地瞪大了双眼,望着庞文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尽管他对死亡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做梦也想不到儿子竟然也希望自己去死!他痴呆般的看着儿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这就是自己费尽心机四处搜刮钱财送到日本留学的儿子?这就是投靠日本人还逼迫自己当了汉奸的儿子?难道,他在日本生活了几年,人性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还是人吗!

庞少宏望着一身二鬼子打扮的儿子,眼前变得模糊,庞文化的脸在他的眼里一会儿变成酒井,一会儿变成龟田,一会儿又变成了鬼子宪兵,举起皮鞭狠狠地抽打着他。他一阵急火攻心,昏了过去。



庞少宏被一阵冰冷和刺痛刺激醒来,见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偶尔有鬼子巡逻兵的脚步声传来,片刻又恢复安静。

庞少宏定了定神,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身边放着一个破碗,用手一摸,摸到了两个冻得冰冷的窝窝头和一块咸菜。一接触到食物,想起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一股巨大地饥饿感冲击的他胃部一阵痉挛。他坐起来,抓过馒头,使劲咬了一口,窝窝头是麸皮和荞麦做的,干涩粗糙的像锯末,嚼得他喉头生疼,怎么也咽不下去,他在心里嘲笑自己说,庞少宏呀庞少宏,你也是穷苦人出身,年轻时就费尽心机,终于享了几十年福,山珍海味吃多了也得还出去啊。这不,到头来又啃上了窝窝头,归根结底还是个穷命,就这,还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吃上呢?他摸索着拿起咸菜咬了一口,这是萝卜酱制的咸菜,冰冷地刺激着牙齿,继而,味蕾有了感觉,嘴里总算是有了味道。庞少宏终于有了食欲,大口地嘴嚼、吞咽着,不一会儿就把两个窝窝头吃得精光。直到这时才感觉出咸菜是那么的咸,口渴的像是着了火。他摸到盛水的瓦罐,抱起来喝光了里面的水,又倒下躺了一会儿,力气渐渐地回到身上。他努力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头脑渐渐变得清晰。他无比伤感地自言自语着,是啊,自己就是为了儿子才坚持到现在,死扛着没有乱说话。可是,落到日本人手里,怎么都是个死。自己这一辈子算是什么福都享过,什么罪也受过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儿子已经变得跟牲口没有区别了,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还没有成亲,总不能叫庞家断了根吧?如果自己的死能换来这个小王八蛋的安生,死就死吧!

庞少宏想着该怎么死才少点痛苦,可又一想,这样死了是无法洗脱儿子的。他想,还是明天再说吧,尽管他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