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河阳街的两座炮楼已经基本完工,只剩下几个征集来的木匠在做门窗。庞文化坐在炮楼底层的椅子上,看着门口忙碌着的木匠们,想着心事。他给警察局去了几次电话,接电话的都说局长不在警察局,其余一概不知道。他有些坐不住,想去县城看看,可龟田又不允许他去。他心里越想越没有底,便又走到电话机前,准备再打个电话。这时,电话响起,庞文化抓起电话,习惯性地用日语招呼着。对方以为他是值班的通讯兵,口气生硬地以宪兵队的名义向他传达了一道命令,宪兵队将在下午押解庞少宏到这里来,届时将做具体的交代。同时指示,在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为防止意外发生,请龟田小队长将庞少宏的儿子、翻译官庞文化的佩枪予以收缴并限制其私自行动。

庞文化脑袋嗡地一声,他抓着电话,呆呆地楞了半晌,心里阵阵发凉,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尽管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可还是幻想着有个好的结局。现在,该怎么应对这个事情?不行,当务之急是要保护自己。他心里这样想着,赶紧出去找到正在视察营房建筑的龟田,将宪兵队的命令传达给他。同时,隐瞒了收缴他佩枪的命令。

龟田看了看庞文化,拍拍他的肩膀,问他,如果庞少宏真的通匪的话,他会怎么办?庞文化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早已将自己视为日本国的子民,如果庞少宏真的通匪,他一定会大义灭亲。龟田似笑非笑地望着庞文化,伸出大拇指夸赞了他几句,又背着双手,四处查看去了。

庞文化气急败坏地走进炮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抓过一个茶杯想喝水,又气愤地摔在地上。茶杯摔得粉碎,几个木匠吓了一跳,木然地抬头看着他。庞文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冲那几个木匠摆摆手,叫他们继续干活。他在心里极力要求自己冷静下来,同时,一股仇恨从心里升起。他先是恨薛景辉出卖自己的爹,害得他现在如此被动,他敲着桌子发誓,早晚要和薛景辉算这笔帐;继而,他又恨庞少宏这个爹,埋怨他真是老糊涂了,既然给日本人做事,又为什么要包庇薛景熙?他实在想不明白。值日军曹吹响了开饭的哨声,庞文化起身想去吃饭,走了两步,又觉得没有胃口,便转回身一屁股坐下。他感到浑身燥热,便不停地倒水喝,好像要把一辈子的水都喝完。他想,一定要在爹到来之前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晌午刚过,一辆日本军车开进了河阳街。正值倒春寒的时节,太阳每天只能在晌午前后才可以在天寒地冻中显示一下自己的威力,给天地万物带来一丝暖意。阳光驱散着四处飘荡的冷风照射在地面上,将残留的积雪融化,使冰冻的土地变得泥泞不堪。

庞少宏鼻青脸肿、垂头丧气地站在车厢前面,身后站着几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宪兵。街道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裹着破棉袄结伴而行的路人,看见汽车驶来,连忙闪到路边,表情木讷地看着车上的人。庞少宏每当这时就低下头、或是将脸扭到一边,不敢看这些认识他的村民。河阳街,这个他极其熟悉的地方,当年,哪一次来这里不是耀武扬威的?现在,竟然以这么狼狈的姿态再次来到这里,他感到了深深的耻辱,极力将被绑住的双手尽可能地压低,甚至有些佝偻着腰,他不想叫这些村民看见他的窘态。

庞少宏的这种神态引起了村民的好奇,汽车开过去后,几个胆子大点的变得活跃起来,凑在一起议论着。

汽车开进鬼子据点外的壕沟边停下,龟田已经等在那里了。龟田恶狠狠地瞪着被宪兵推搡下车的庞少宏,老鹰岭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脸上的疤痕,恨不得上前狠狠地给庞少宏几个耳光,可一想这是在宪兵队面前,又忍住了。带队宪兵看出了龟田的企图,一边拿出交接手续请他签字,一边向他交代酒井命令押解庞少宏来此的目的。龟田听清楚了酒井对此的意图,看庞少宏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点,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庞文化站在炮楼门口,表情复杂地望着庞少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走近他。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面对的难堪,可又必须要去面对。他稳了稳情绪,慢慢的走了过去,仔细地观察着庞少宏。尽管庞少宏又穿上了警察局长的制服,可脸上的伤痕和笨拙的腿脚都掩盖不了受过酷刑的痕迹。庞文化心里暗暗地骂着日本人,他心想,再怎么说爹和自己都是给日本人卖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这么一点小事,日本人就搞得爹和自己连狗都不如?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庞文化恨恨地想着,走到壕沟边的吊桥旁,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身上的佩枪,这可是自己隐瞒了的结果,不能叫宪兵看见。于是,他站住脚,侧身掩盖住腰里的王八盒子,脑子里继续想着对策。

宪兵离去后,龟田看了一眼庞文化,没有给他和庞少宏说话的机会,抬手招呼几个鬼子跑步过来,命令他们将庞少宏带进一间空置的房屋关押。然后拍拍庞文化的肩膀,示意他和自己回炮楼。庞文化不知道龟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忐忑不安地跟在他的身后。龟田走进炮楼,和庞文化对视了一会儿,没说话。庞文化被龟田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龟田会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来?龟田看出庞文化的惶恐,便换了一幅笑脸。

“你不必这么紧张,宪兵队押解你父亲到这里来,就是要在河阳街深挖薛景熙。只要能配合皇军深挖出薛景熙,带领皇军将其剿灭掉,就可以不死。”说完又补充道:“你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做鱼儿离不开水。薛景熙不管藏在哪里,一定与河阳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要把河阳街当做突破口,把他挖出来。”

庞文化暗暗地松了口气,忙向龟田表态,要去劝说庞少宏配合这次行动。龟田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