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宪兵队的大牢里,一盏汽灯照得里面刺眼的透亮。 庞少宏双手反绑在一根柱子上,他被扒去了外衣,胸前的白衬衣也被撕开,衬衣上印着一道道血痕。庞少宏垂着头,像是死了一般。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烧红了的火盆,火盆里放着一把烙铁,烙铁已经被火苗舔舐的通红。虽然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但房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宪兵队的大牢里,一盏汽灯照得里面刺眼的透亮。

庞少宏双手反绑在一根柱子上,他被扒去了外衣,胸前的白衬衣也被撕开,衬衣上印着一道道血痕。庞少宏垂着头,像是死了一般。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烧红了的火盆,火盆里放着一把烙铁,烙铁已经被火苗舔舐的通红。虽然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但房间里很热,几个日军打手都穿着衬衣甚至光着膀子坐在一边喝酒,一个汉奸忙着给他们倒酒。

庞少宏醒了过来,望了望那盏汽灯,知道这已经是半夜了。他不知道具体过了多少时间,更不知道这地狱般的煎熬是怎么过来的,他努力想回忆一下前面发生的事,脑子里一阵阵的剧痛,如同裂开了一样。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日本人一来就给他扣了一个通匪的罪名,严刑殴打,逼找招供。可是,自己没有通匪,又能招出什么呢?他实在想不明白,薛景熙明明跑了,怎么又回到老鹰岭了?他把这些反复告诉打手们,可打手们不信他的话,一遍比一遍打得狠,他受痛不过,真想顺着他们的意思胡乱招供了算了,免得酷刑难熬。可又一想,不能这样做,这样做就会连累儿子庞文化。他深知日本人残酷无情,没有人性,自古虎毒不食子,说什么也不能胡乱招供,不能连累儿子。他又想起了史登高,这个老狐狸,到现在也不来保自己,自己当初可是奉了的旨意去的河阳街。他几次想把责任推到史登高身上,可又一想,史登高城府那么深,能让自己抓住把柄吗?万一拉他下水不成,再被他落井下石,那可就亏大了。

他感到口渴难忍,有气无力地哀求他们给口水喝。汉奸上前骂了他几句,做出要撒尿给他喝的举动。庞少宏绝望地垂下了头。

几个打手吃饱喝足,又走上前,举起鞭子用力抽打庞少宏。庞少宏嘶哑着嗓子拼命求饶,结果招来了更加猛烈地殴打。

酒井带着两个随从走了进来,挥手制止了打手们,坐在一张椅子上,皱着眉头,双眼紧盯着庞少宏。

庞少宏彷佛看见了救星,声泪俱下地向酒井表示自己的衷心,请他看在自己忠心耿耿跟随他的情分上饶命。他再三表示,当初,他认为薛景熙根本成不了气候,更没有想到他竟然敢跟皇军作对,所以就没有告诉酒井薛景熙的情况。

“那你说说,为什么不告诉皇军?”酒井面无表情的说,“你知道,你知情不报给大日本皇军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

“我该死我该死……”庞少宏一连重复了几遍我该死这句话,说,“我当时以为,他薛景熙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和皇军作对,也就没说。后来出事了,我想说又不敢说了。司令官,你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通匪呀!请司令官明察。”

庞少宏放声大哭,似乎有着无限的委屈。他一边哭一边诉说自己对酒井是如何的忠心耿耿,请他原谅自己当初的一时糊涂。

酒井依旧不动声色地盯着庞少宏,见他哭诉得差不多了,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相信你忠于皇军。但是,你对老鹰岭的情况知情不报,就这一条,你就是死罪!”不等庞少宏回答,酒井接着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去河阳街彻查与老鹰岭有关联的人,一定要把薛景熙给我挖出来。”

庞少宏彷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