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辉骑在马上,左胳膊用纱布吊着,垂头丧气地带着队伍返回河阳街。这次行动偷鸡不成蚀把米是他没有想到的,一路上,他都在琢磨怎么向龟田报告这次战斗?发生了战斗又死伤了人员,隐瞒结果可是要杀头的。薛景辉想了一路,还是想不好到底该怎么说,没抓住薛景熙,他不愿意暴露是和薛景熙遭遇。

到了河阳街,薛景辉先去了日军据点。龟田似乎早已知道了薛景辉擅自用兵,和庞文化站在据点吊桥外,好像是在迎接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凶神恶煞地盯着他。薛景辉一见这架势,赶紧翻身下马,一溜小跑地来到龟田身边立正报告。

龟田不动声色地听完薛景辉的报告,默不作声地走近几步看了看薛永贵的尸体,这才回过头来,黑着脸看着薛景辉。薛景辉心里一阵发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龟田一言不发地看了一会儿薛景辉,冲庞文化摆了一下脑袋。

“薛中队长,龟田队长对你私自带兵讨伐薛景熙已经知道了。他想让我问问你,知道擅自用兵的后果吗?”庞文化满脸得意之色。

薛景辉的冷汗刷地流了下来。他连忙冲背后招招手,伪军翻译急忙跑上前来。薛景辉对翻译使了个眼色,这才回答庞文化:“文化老弟,话不能这么说,我薛某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擅自用兵。我只是带着弟兄们出去训练,碰巧遇到了响马。这不,战斗一结束,我就立即回来向龟田队长汇报来了。”

薛景辉尽量使自己神色轻松,彷佛事情原本就是这样。他一边陈述,一边注意这龟田脸上的变化,见龟田满脸绷紧的肌肉松弛了一些,不由得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庞文化也在注意这龟田,见龟田已经没有了得知消息时的愤怒,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他感到很不甘心,又一下子找不出改变龟田说词的理由,苦思了片刻,脑子一转,扯上了其他。

“薛中队长,你打死的这个是什么人?”庞文化指着薛永贵的尸体问。

薛景辉心里没有底,只得实话实说:“他叫薛永贵,以前是薛家大院的家丁头目。”

庞文化突然想起了庞少宏说过的老鹰岭薛景熙的事,心里立即有了主意:“薛家的人?你能不能说清楚点?该不是你又见到薛景熙了吧?”

“是……可我是去剿灭他的。”

薛景辉终于绕不过庞文化,说漏了嘴。他刚想补救,龟田表情阴森森的开了口。

“响马头子是你们薛家人?”

龟田声音不大,但对薛景辉来说却如同一声炸雷,他从龟田诡谲的表情中感到了危机,一股冷气从脚底袭了上来,一下子哑了口。庞文化见机,凑到龟田跟前大肆夸张地说起了薛景熙和薛家的抗日分子。薛景辉涨得脸色成了猪肝色,结结巴巴地刚想申辩,被龟田冷冷地挥手制止了。薛景辉只得一头冷汗地听着翻译对自己耳语着翻译,两眼紧盯着庞文化,恨不得用目光杀了他。

庞文化从薛景梅一直说到薛景熙,再说到刘家四兄弟。他发泄般地说完这些,得意洋洋地看着薛景辉,等待着龟田的裁决。

老奸巨猾的龟田听完庞文化的叙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慢条斯理地问薛景辉有什么要解释的。薛景辉被愤怒和惊恐搅和的头脑里一片浑沌,他愣怔了好一会儿,脑子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刘雅欣和薛三曾经说过,薛景熙拉起队伍上老鹰岭时,庞少宏曾经来找他们传话给薛景熙。龟田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想到这儿,他立即想到,庞少宏之前知道薛景熙在老鹰岭,现在薛景熙恰恰又在老鹰岭,那么,诬告庞少宏通匪就是一件非常顺理成章的事!他立即有了底气,大声向龟田报告,警察局长庞少宏一开始就知道薛景熙在老鹰岭,却知情不报,给皇军和自己的队伍造成重大损失,要求龟田明察庞少宏通匪之罪。

庞文化没想到这场舌战会出现这种转机,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不相信自己的爹会对薛景熙的消息隐瞒不报,于是,他一口咬定薛景辉是故意栽赃陷害。

龟田没有理会庞文化,饶有兴致地对着薛景辉频频点头,示意他说下去。庞文化急得脖子上青筋毕露,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薛景辉。

庞文化的失态使龟田对此产生了怀疑,他回忆起老鹰岭下的恶战和在那里阵亡的皇军,想起自己曾经在老鹰岭战斗中负过伤,顿时恼怒万分。他摸着脸上被子弹擦出的伤疤,那是一道深陷在脸上的槽痕。这是他从军以来唯一的一次负伤,而且是对非正规部队作战负的伤,他一直视之为耻辱。想到这儿,一阵隐约的疼痛从脸上传递到全身。他怒骂了几句,命令一个鬼子军曹去给沂水县日军宪兵队打电话,务必查清此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