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坐在院子里,双腿上放着一个箢子,箢子里铺了一层花生。一只小猫顽皮地跳上箢子,用前爪不停地拨弄着花生嗅来嗅去。沂水县民间不吃猫肉,据说吃了猫肉死后过不了奈何桥。这个传统的说法使得猫成了这里最自由自在的动物,没有人去伤害它们,即使在灾年也没有人会打吃猫的主意。猫见她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坐在院子里,双腿上放着一个箢子,箢子里铺了一层花生。一只小猫顽皮地跳上箢子,用前爪不停地拨弄着花生嗅来嗅去。沂水县民间不吃猫肉,据说吃了猫肉死后过不了奈何桥。这个传统的说法使得猫成了这里最自由自在的动物,没有人去伤害它们,即使在灾年也没有人会打吃猫的主意。猫见她不理会自己,更加放肆地拨弄着花生。她抬手赶了赶猫,见猫没有离开的意思,便由着它去了。继续静静地剥着花生。这是地窖里仅有的一点花生,今年天气反常,立春后,倒春寒持续不退,地窖里湿气重,许多花生壳子上已经有了霉点。她仔细地挑选着,时不时看着堂屋里小声说着话的奔儿和杏梅。奔儿和杏梅已经深知自己家目前的处境,每天很乖地在家里玩,连走路都轻手轻脚的,不闹出一点儿动静。尽管如此,刘雅欣还是整日里犯愁,不知道哪天祸事就会来临。

赵云小一副神智不清楚的样子坐在老榆树下面的石条上,仰着脸看着并不热情的太阳,一遍一遍地裹紧身上的棉衣,嘴巴不停地念念有词。刘雅欣望着迅速苍老的赵云小,一股刺痛涌上心头。她想和赵云小交流一番,可没说几句就发现他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一副自话自说的神态。便抬手擦了擦眼角,不再说什么,低头挑着花生。

薛三开门走进来,回身关好大门,一言不发地走到刘雅欣面前,拉过一个小马扎坐下。刘雅欣见薛三起色不太好,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薛三在刘雅欣面前坐了一会儿,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告诉她薛景熙开小差回到老鹰岭的事。没等刘雅欣说话,又将刚才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她。

刘雅欣浑身一阵颤抖,箢子翻在地上,花生撒了一地。她双手捂住脸庞,压抑地哭泣着。她在心里问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呀?为了保护自己,短短的日子里,三条人命就没有了。她真有些恨自己,连累这么多的无辜。她在心里哭喊着,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呀!

薛三也不劝她,坐在她的对面默默地将花生拾到箢子里,然后坐直了身子,冲刚出堂屋的奔儿和杏梅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去。这才点上一袋烟,静静地抽着。他在想,是人的命都有个定数?还是大少奶奶命太硬了?这个问题他不是第一次想了,但是他不想说出来。自从河阳街遭遇日本人的洗劫后,他就开始想这些事,他认为活着的人比死了的人更痛苦,坊间的许多传说似乎都在这个时候陆续印证着他的想法。但是,他不能对大少奶奶说这些话,在他的理解中,大少奶奶是为了孩子再活着,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果不是牵挂着远在外地的儿子和孙子,也真他妈的活够了!

薛三心里骂着这个世道,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为了我和孩子,已经死了三条人命了……”刘雅欣终于止住了哭泣,她看着自己的脚面,似乎不敢看薛三的眼睛。继而,她又表示了对薛景熙的担心和不理解。

薛三没有接刘雅欣的话茬,他觉得薛景辉不一定对付得了薛景熙。他想了一会儿,说出了另外一层的担忧:“大少奶奶,我觉得这件事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你得有点心理准备。”

刘雅欣知道薛三想说什么,薛景辉要是在老鹰岭吃了亏,河阳街肯定又要四处搜查抗日份子,可能就会发现自己藏身在薛三家。想到自己无处可去,又可能要连累到薛三和赵云小,刘雅欣再次感到紧张不安。薛三见刘雅欣神色紧张,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可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薛三和刘雅欣都沉默着,心里想着一样的事:薛景辉去老鹰岭会出现什么结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