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二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回到了河阳街。她一直悄悄地躲在薛三家里,尽可能地不弄出动静,没事就呆在屋子里。奔儿耐不住寂寞,经常趁着刘雅欣不注意爬到院子里的老槐树上望着河阳街,抑制不住地想顺着树溜出去玩,刘雅欣捂着他的嘴巴打了好几次,他才总算收敛住。

赵云小一阵清醒一阵糊涂,每次犯糊涂就抱着奔儿,老泪纵横的一遍遍地叫着赵小林的名字。刘雅欣万分心酸,感觉自己太亏欠了赵云小,只得悉心照料着他的饮食起居。刘雅欣还时常想起薛根生,要不是因为自己,他怎么会丢了性命?薛景辉这个天杀的,都是同祖同宗的的兄弟,他怎么就下得了手?薛根生是因为包庇自己被杀的,难道,薛景辉也要杀自己吗?她想不明白薛景辉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难道他跟着日本鬼子后真得连一点人性也没有了吗?她又想起在薛家陵的那个夜晚,当时并不知道薛根生已经死了,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想起来就觉得后怕。她把藏在身上的首饰拿出来,委托薛三以他自己的名义给薛根生的家属送去。不这样,她心里永远也无法安宁。

薛三每天出门都把大门关得很严实,在从外面反锁上。自从刘雅欣回来后,他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没有一点底。他把能想的办法都想到了,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这段时间,他经常梦见薛玉山,薛玉山几乎是用哀求的口气对他说,薛家就这点血脉了,说什么也不能再出意外了!薛三每次都被这个相同的梦惊醒,在惊悸中默默地坐在床头抽上几袋烟,再也睡不着。他反复琢磨着薛玉山的话,觉得话里有话,似乎薛景梅已经不在了,不然怎么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想不透彻,忽然想起自己藏了一封薛景梅的来信,赶紧找了出来。薛三摸着信封,看了看上面熟悉的毛笔字,听到堂屋里有动静,知道是刘雅欣起来了,便走出来将信递给她。

“大少奶奶,这是大少爷的来信。”薛三坐下,继续抽着烟。

“信上说什么?”刘雅欣盘着头发问道。

“我没拆开,你自己看吧。”

“你为什么不拆开,万一有什么要紧事不是耽误了?”

“你看,信封上的地址是莱芜一个村子,我按照这个地址写过去一封信,告诉他河阳街发生的事,叫他不要来信了。”

“唉,那他还不得着急死!”

薛三有些惶恐,没再说什么。

刘雅欣盘好头,将嘴里咬着的一根头绳扎在脑后,接过信拆开,仔细阅读了一遍,递给了薛三:“也没什么,就是反复问这里的情况。”

“大少奶奶,大少爷的部队四处调动,总是收不到你的回信。我就想着他能收到我的信,以后就不要来信了。现在,日本人盘查的很严,万一来信落到日本人手里,麻烦可就大了。”薛三为自己辩解着。

刘雅欣还没等接话,外面响起敲门声,张和尚在叫门。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薛三迈出门,冲着大门吼道。

“老叔,中队长有事找你。”张和尚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就来了。”薛三不耐烦地回答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