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六

深圳东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景辉叼着烟,站在据点门口看风景,见薛三往这里走来,老远就笑着招呼自己,心里顿时很受用。他一直对薛三有些不满,经常在背后骂他不识抬举。河阳街成立维持会是日本人的意思,薛三在薛家大院当了数十年的管家,也就相当于是河阳街的管家,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可薛三从来都是应付差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辉叼着烟,站在据点门口看风景,见薛三往这里走来,老远就笑着招呼自己,心里顿时很受用。他一直对薛三有些不满,经常在背后骂他不识抬举。河阳街成立维持会是日本人的意思,薛三在薛家大院当了数十年的管家,也就相当于是河阳街的管家,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可薛三从来都是应付差事,一点也不把这个维持会长当回事。薛景辉有心想换个人,可又实在找不到能替代他的人,只好先对付着。薛景辉还打着一副另外的算盘,河阳街几大姓氏的族长中也是维持会长的人选,可这种人口众多的姓氏容易抱团,万一跟自己作对就很难对付。薛家经过日本人的洗劫,几乎没有了人气,薛三在河阳街既无抱团的人脉又有相当的威信,而且,再怎么说都是薛家的子孙,他没理由害自己。

薛景辉容忍薛三还有一个原因,驻扎在沂水县的皇协军分散进驻各个村子建立据点之前,上峰就交代,每个村子的维持会长,尽量在那些孤姓人家中找,在弱的姓氏中找,若是单一姓氏的村子,就在受孤立的人家中找维持会长。这样找出来的会长,想不合作都难。可偏偏薛三就是不跟自己合作,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薛景辉有时也会无奈地想,薛三骨子里憎恨日本人,所以才会这样不合作。他多次开导薛三,薛家之所以遭到日本人的洗劫,就是因为薛景熙和他调教的那帮家丁惹的祸,仗着手里有几条破枪就敢和日本人斗?太不知天高地厚,否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每当他说这些时,薛三就以沉默来对抗他的观点,薛景辉拿他毫无办法。

见薛三竟然主动来找自己,薛景辉非常高兴,连忙客气地吩咐手下给薛三倒水、看座。

“老叔啊,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薛景辉按照辈分亲热地问候着薛三。

薛三抽出两支烟,一支给薛景辉,一支给自己点上,顺手把烟盒放在薛景辉面前:“老侄呀,这个烟你抽吧,我抽不习惯。”

薛景辉见薛三并不直说来意,也就不再问什么。两人互相打着哈哈扯了一会儿闲话,薛三起身告辞,说要去维持会看看。

薛景辉客气地将薛三送出门,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猜不出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一想,薛三也许就是来表明一下和自己合作的态度,可能是因为辈分高,一时放不下面子。想到这儿,薛景辉开心地笑了,吩咐手下中午多炒几个菜,备好酒,这才摸出哨子猛吹一通。伪军们听到哨声,纷纷跑来列队,薛景辉得意洋洋地带着他们去沂水河边训练去了。

薛三出了炮楼,朝薛家盐库走去,维持会积极分子张和尚正唾沫横飞的拉着几个人在门口唠嗑,见薛三来了,很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中,薛三从来是不请不到的。

张和尚是河阳街出了名的懒汉,吃喝嫖赌把祖上留下来的田产全部卖光了,老婆也跟人跑了,无奈中给薛家做了佃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逍遥自在。日本人进驻河阳街后,薛景辉负责筹办成立维持会,需要人手。张和尚听说维持会管饭,还有工钱,马上报名参加。他还生怕进不了维持会,专门找薛景辉通融。薛景辉了解张和尚,知道他是烂泥扶不上墙,可毕竟他是第一个积极响应自己的人,还是很高兴地收留了他。张和尚开心万分地抱着铺盖卷离开了他那个四面透风的茅草房,搬进了维持会。当上汉奸后的张和尚顿时觉得腰杆硬了起来,他从薛景辉哪里要了一顶伪军的帽子扣在脑袋上走村串巷,每天对着乡亲们吆五喝六的,但是在薛三面前还是不敢造次。他深知薛三看不起自己,尽管薛家败落了,可薛三在河阳街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张和尚虽然不务正业,但是脑瓜转得不慢,平日里对薛三极尽巴结拍马之能事,但始终是以碰一鼻子灰而告终。今天见了薛三,他依旧满脸堆笑地跑上去,点头哈腰的问薛三有什么吩咐。

薛三破天荒地冲张和尚客气了几句,还随手扔给他一包烟。张和尚受宠若惊,连眉毛都笑得像一条断开的蚯蚓一样上下交织在一起。他将烟盒撕开一角锡纸,凑到鼻子底下贪婪地闻了闻,这才感激不尽地问薛三有何吩咐?薛三叫他继续和那几个人在外面聊天,自己进去办点事。张和尚忙不迭地答应着。

薛三走进维持会办公室,看了一眼,转身来到灶房,拿了几个白面馒头装在怀里,又找了几个苹果放进口袋里,这才出门往薛家陵走去。



刘雅欣娘俩坐在薛根生的屋里说着悄悄话。刘雅欣搂着杏梅,告诉她薛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薛家了,叫她做好过穷人家孩子的心理准备。杏梅很懂事的对刘雅欣说,她不怕吃苦,只要跟娘和哥哥在一起,她什么苦都能吃。刘雅欣心酸地抱住杏梅,想哭又忍住了。杏梅说自己经常在梦里梦见爸爸,问起爸爸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爸爸,问完了爸爸又问起舅舅们。刘雅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亲人们要么已经作古,要么生死未卜,只有这一家三口像风雨中漂浮不定的小舟,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

杏梅抬头看了看刘雅欣闪着亮光的眼睛,伸手抚去了她眼角的两滴泪水,又小猫一样的依偎在她的怀里。母子俩不再说话,望着窗外想着心事。窗子上裱的纸已经脱落,寒风顺着窗棂一丝一缕地侵袭进来,吹得土坯墙皮上的灰尘一丝丝的飘落。窗外,风儿吹起散落在地面的树叶,配合着树林的沙沙声,像是有人的脚步夹杂在其中。杏梅感到一阵紧张,抱紧了刘雅欣。她感到口渴,眼睛望了一下四周,见没有水,便忍着没说出来。这时,脚步声更加清晰了,刘雅欣身子抖了一下,不自觉地搂紧了杏梅,杏梅将头埋在她的怀里,不敢再看外面。

“大少奶奶?大少奶奶……”薛三轻微的呼声传了进来。

“我在这里……”刘雅欣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薛三推门进来,见到刘雅欣母女,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杏梅扑进薛三的怀里,薛三赶紧拿出口袋里的苹果在衣襟上擦了擦递给她。杏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谢过薛三,接过苹果大口地吃起来。薛三问候着刘雅欣,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稳住了情绪,问起她这段时间的境况。

刘雅欣简单地回答了薛三,问他薛根生怎么不来这里了?薛三看了看杏梅,告诉她回头再说,随后向刘雅欣介绍了河阳街的情况。

“大少奶奶,我是盼着你们回来又怕你们回来。河阳街三天两头查良民证,你回来早晚躲不过。”薛三还想说什么,抬眼一望刘雅欣茫然的眼神,又把话收了回去。见杏梅手里的苹果吃完了,又拿出一个递给她,说道:“天黑了你们跟我回去,先躲几天再慢慢想办法。”

“唉,也只能先这样了。”刘雅欣无奈地说完,又问起了赵云小的情况,赵小林惨死的情景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眼睛模糊了,继而轻声地抽泣着。

薛三将带来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床上,摸出烟袋锅,装上烟丝点上火,默默地吧嗒了几口烟,对刘雅欣说,赵云小挺好的,在家里看着奔儿,叫她放心。随后岔开话题,交代她在这里等着,天黑后他来接他们母女。薛三说完这些,起身告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