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中篇第一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不知过了多久,刘雅欣在奔儿和杏梅的哭喊中醒来。她感到浑身像被抽去了筋骨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甚至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她无力地搂着奔儿和杏梅,脸贴着他们的小脸,喃喃地说着连自己也听不懂的话。杏梅感觉刘雅欣的脸热得烫人,抬头仔细一看见她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急切间使劲摇着刘雅欣询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刘雅欣知道自己这是病了,她硬撑着身体不使自己倒下,叫奔儿扶着自己到刘记旺福旅馆住下,就再也没有力气起来了。当晚,刘雅欣发起了高烧。高烧烧得她两颊通红,直说胡话。奔儿和杏梅吓得直哭,只能不停地在冷水里拧一把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半夜,刘雅欣的高烧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渐渐地,连胡话也不说了。杏梅比奔儿心思细腻,见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思忖了一会儿,转身去找旅馆老板刘旺福央求他救救娘。

刘旺福四十多岁,一袭长衫马褂,很斯文的样子。此刻,他关门打烊后,回到柜台里坐下,借着台面上的马灯拨拉着算盘,眼睛不时地看一眼刘雅欣的房间门口。刘雅欣高烧说的胡话和奔儿杏梅急切地呼喊隐约传进他的耳朵中,他不知道这一家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什么来历?兵荒马乱的他们要去哪里?有心去敲门问问,又觉得这样敲一个女人的门太唐突了,心里正惦记着这事,杏梅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求他救救自己的娘。刘旺福问清楚了情况,跟着杏梅来到房间,只看了刘雅欣一眼,便急忙奔出去请郎中。

大约两袋烟的功夫,刘旺福带着一个郎中来到房间。郎中给刘雅欣把了脉,又扎了几针针灸,开了几包草药才离去。杏梅急忙翻着刘雅欣的包袱要给郎中拿钱,刘旺福说他已经给过了,以后和店钱一起算。

杏梅央求刘旺福帮着给娘熬药,再端回房间,拿着勺子一勺勺喂到娘的嘴里。刘雅欣吃了一副中药后,脸上的潮红渐渐退去了不少。刘旺福进来观察了一会儿,告诉杏梅刘雅欣没有大碍,自己明天一早就会来帮忙熬中药。刘旺福嘱咐完这些才回去休息。

刘雅欣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反复。每当清醒时,她就想起惨死的亲人,又惦记着河阳街,惦记着薛三和赵云小。每当想起赵小林的惨死,她就止不住地泪水涟涟,这孩子是为自己死的呀!刘雅欣的心里更加疼痛,继而又发起高烧。杏梅和奔儿每天衣带不解地守候着刘雅欣,一遍遍地叫着娘,俩人的眼睛熬得通红,人也瘦了一圈。

三天后,刘雅欣的高烧终于退了下去,可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她目光呆滞地躺在床上,流着泪一遍遍地呼喊着大哥、呼喊着赵小林、呼喊着薛家死难的人的名字。奔儿和杏梅知道大舅没了,总是陪着她一直哭。刘雅欣看着两个孩子,再次感到无限的心酸。她强打起精神坐起来,安慰他们一番,想给他们弄点吃的,两条腿却怎么也不听使唤,胸口也像是有一块铅压得透不过气来,人也彷佛苍老了许多,只得继续在这里住着。直到半个多月后,才感到身上有了一些力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