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躺在土炕上,怎么也睡不踏实。天刚蒙蒙亮就醒了。她将奔儿和杏梅叫起来,将老两口给找的破衣服给他们穿在外面。自己也将身上的首饰藏好,拿过一件农妇们经常穿的破旧的老土布衣服套在身上。老两口又好心的给了她一块自家纺织的粗布包袱皮。刘雅欣又千恩万谢了一番,继续赶路。 一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躺在土炕上,怎么也睡不踏实。天刚蒙蒙亮就醒了。她将奔儿和杏梅叫起来,将老两口给找的破衣服给他们穿在外面。自己也将身上的首饰藏好,拿过一件农妇们经常穿的破旧的老土布衣服套在身上。老两口又好心的给了她一块自家纺织的粗布包袱皮。刘雅欣又千恩万谢了一番,继续赶路。

一路上,她在琢磨着老汉说的逃荒这两个字,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逃荒了。不,准确地说是逃难。她在想,河阳街肯定也在抓抗日家属了,那些跟着王再天参军的人家不知道会不会走漏风声,要是走漏风声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了。她有些后怕,同时又感到欣慰。怕的是河阳街又将面临一场屠杀;欣慰的是鬼子一开进河阳街,她就和薛三给薛玉章在济南的四女儿薛景怡和薛三在连云港做生意的儿子薛克新写了信,叫他们千万不要回河阳街。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对的。

杏梅吵闹着走不动,刘雅欣背着她,吃力地继续往前走。从张庄到莒县方向要经过老鹰岭下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刘雅欣带着孩子走到老鹰岭下,放下杏梅,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抬起头看了老鹰岭很长时间。她心想,要是薛景熙不当响马该有多好呀!可又一想,薛景熙这样的性格,不当响马又怎能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年月中活下去?现在,薛家在沂水县再也没有能顶得起门户的人了。

刘雅欣不知道薛景熙就在老鹰岭。她感慨了一番,继续赶路。心里盘算着莒县离这里不是很远,自己尽管是个缠过脚,孩子们也都还小,但是最多用上两天就可以走到了。

通往莒县是泥结石路面和土路结合的大路。露霜结成的薄冰很滑脚,为了防止脚底打滑,刘雅欣带着孩子专门踩着路边的没有完全被薄冰覆盖的枯草行走。走了快一个时辰,太阳才懒洋洋地出来了,路面上的薄冰开始融化,远山近水更加清晰。四周连绵不断的沂蒙山峰峦叠嶂,顶着一头的白雪在阳光的衬托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使这个早晨显得明媚鲜活。刘雅欣的思维也开始变得鲜活。她想,要是没有日本鬼子,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家园呀!无数人在这里休养生息,世代繁衍,充满希望的田野里到处都是欢快的沂蒙小调,不论穷人家还是富人家都时常唱着歌儿忙碌在田间地头。可鬼子一来,这一切都变了样子。

刘雅欣想起自己出嫁时的风光,和小翠一路上的开心嬉闹。不禁对自己有些奇怪,尽管在出嫁的路上还对和薛景梅的这桩亲事有些不满,可还是能开心地唱出来。也许,人不一定都是在心情高兴的时候才唱歌的,要不怎么自古就有慷慨悲歌这样的话呢?看来,唱歌是有很多种心境的,不然怎么那些整日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发愁的佃户们也都爱唱歌呢?刘雅欣漫无边际地想了许多,觉得突然间又想明白了很多事理。

这时,杏梅又在喊走不动。刘雅欣的思绪回到现实中,见奔儿竟然有些高兴地蹦跳着,心说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什么事情都不是太往心里去,也许男孩子都是这样吧?杏梅就不同,小小年纪就显得心思很细腻。不像奔儿,高兴了闹,不高兴了哭,闹完哭完了便啥事也没有了。杏梅不同,她高兴了就爱依偎着大人撒娇,不高兴了就显得郁郁寡欢,叫人怎么看着都心疼。刘雅欣想着自己是个半小脚,也不能老是背着杏梅,便拉着她要她和自己一起唱沂蒙小调,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人人那个都说哎,

沂蒙山好,

沂蒙山那个山上哎,

好风光。

……

刘雅欣的歌声渐渐地影响了杏梅的情绪,她兴致盎然地跟娘一起走着唱着,忘记了赶路的辛苦。她开心地唱着歌,扭头看了娘一眼,却看到了娘满眼的泪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