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带着奔儿和杏梅一路匆忙往张庄走去。快到张庄时,老远就见村口有鬼子在走动,急忙跑到路边的野地里,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一直等到天将黄昏时才见娘家的一个佃户走来。佃户提着粪筐拾着粪,慢吞吞地走着。刘雅欣站起来叫了他一声。佃户吓了一跳,愣了愣神才告诉刘雅欣,鬼子和汉奸来张庄两天了,专门来抓抗日家属的,一来就首先问刘亚龙家在哪里。刘雅欣急忙问起刘亚忠的消息,佃户说不知道,反正没抓到。还告诉她前面一路都是日本鬼子,叫她赶紧趁着夜晚带着孩子往回走。

佃户转身走了几步,回头告诉刘雅欣,刘亚龙在莒县抗日,是村里的汉奸说的,假不了。说完,没等刘雅欣接话就急匆匆地走了。

刘雅欣深感在沂水县是呆不下去了。她想着佃户说的话,不明白大哥怎么又从徐州到了莒县?她心想管不了这么多了,先带着奔儿和杏梅去莒县投奔大哥去。

张庄离莒县四十七华里,道路也不是太难走。刘雅欣盘算着先去莒县找大哥,如果大哥不在莒县,就去日照找四哥。

天已经很黑了,奔儿和杏梅感到了害怕,杏梅几次想哭都没哭出来。刘雅欣也很害怕,她使劲在心里为自己鼓劲,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害怕,若是自己也害怕,孩子们就更麻烦了。

天气在夜幕中一点点地变得更加寒冷,地上的积雪产生的冰层显得更加滑脚。刘雅欣拉着奔儿和杏梅借着冰雪在月光下反射出的微弱光亮,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路,走得非常辛苦。月亮似乎抵御不住寒冷的侵袭,悄悄地躲进了云层,大地顿时一片黑暗。奔儿和杏梅再也不肯走了。杏梅终于哭出了声。刘雅欣知道孩子们现在是又冷又饿又怕。她努力稳定自己内心的害怕,故作轻松地哄着他们。她拿出干粮给奔儿吃,奔儿见了煎饼,一把抓过来就往嘴里塞。杏梅平时就喜欢挑食,现在虽然饿得头昏脑涨的,却怎么也吃不下这冰凉疲软,撕着费劲的煎饼。刘雅欣顾不上杏梅的啼哭,现在,她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安顿一夜。

终于走到了一个小村子外。这个小村子只有十几户人家。刘雅欣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村子叫小李村。小李村早已经黑灯瞎火,没有一点声息。刘雅欣很奇怪,平常晚上随便路过一个村庄,狗叫声就响个不停。今天这是怎么了,连狗都没有叫一声?她站在村口发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找一户人家敲门。

杏梅又害怕地哭了起来。刘雅欣心烦意乱,有些恼怒地轻声训斥了她几句。杏梅哭得更厉害了,刘雅欣抬手打了她两下也没有止住她的哭声。这时,村口一户人家亮起了油灯,不多会儿,一个老汉走出院子高声问话。刘雅欣赶紧接过了话。老汉走到近前,看清楚这是母子三人后,便招呼他们到自家屋里去。刘雅欣千恩万谢地拉着奔儿和杏梅跟着过去。老汉将他们让进院子,急忙关上了大门。

刘雅欣进到屋里,借着如豆的油灯,看见一个老太婆斜躺在床上望着他们,被他们带进的冷风激得使劲咳嗽。刘雅欣向他们说明了自己的情况,求借宿一晚。她没有说出自己是谁,可老两口从她的穿着打扮上看出了她与众不同的身份,便多问了几句。刘雅欣见状,只得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当得知面前这个一身疲惫和不安的女人竟然就是沂水县赫赫有名的薛家的大少奶奶时,老两口感慨不已。老汉赶紧去灶房给他们烧水做饭。

奔儿和杏梅又惊又怕了一整天,进了门不一会儿就躺在床上睡了。老汉做好饭后,刘雅欣不得不拉他们起来吃点热乎饭。兄妹俩胡乱吃了点就睁不开眼睛了,一头倒下去又睡了。

老两口对刘雅欣落到这步田地很有感触。他们听着刘雅欣说起薛刘两家的遭遇,难过地陪着流泪。见时辰不早了,便劝她早点休息,并说昨天开始到处都在抓抗日家属。小李村也来了鬼子,见这个村没有抗日家属,就把粮食抢光了,牲口全部抓完了才走,鸡鸭猫狗只要是能见到的一个也没放过。刘雅欣这才想起,难怪这个村子连一声狗叫也没有。

老汉临去休息前,又转身告诉刘雅欣,他年轻时也逃过荒,叫刘雅欣不要穿得这么惹眼,会有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