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醒了,她感到头疼欲裂,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睡着了?是太累了还是什么原因。她坐起身,猛地看到赵小林的尸体,吓得尖声大叫,刚才恐怖的一幕清晰地回到了脑海中。她不敢久留,腿脚发软着惊魂未定地跑了出去,迎面遇到从薛家陵急匆匆赶回来的奔儿和杏梅。 奔儿和杏梅跑到薛家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醒了,她感到头疼欲裂,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睡着了?是太累了还是什么原因。她坐起身,猛地看到赵小林的尸体,吓得尖声大叫,刚才恐怖的一幕清晰地回到了脑海中。她不敢久留,腿脚发软着惊魂未定地跑了出去,迎面遇到从薛家陵急匆匆赶回来的奔儿和杏梅。

奔儿和杏梅跑到薛家陵外面玩,正玩得高兴,突然听见枪声,吓得赶紧往家里跑。跑到半路撞上刘雅欣,又被刘雅欣拉着跑回薛家陵。

薛根生这些年来一直带着一家人住在薛家陵。他除了照看薛家陵,还负责薛家陵里的果园和旁边的菜园子。河阳街被鬼子血洗后,薛根生把家眷送回了官庄乡,独自守着在薛家陵的这份差事。今天,他忙碌了一上午,给薛家陵里的坟头都培了一遍土,回到屋里,在灶房上拿了两张煎饼,走到门口蹲下,顺手在门口鸡窝上晒得一捆大葱中抽出一根剥好,卷在煎饼里。刚咬了一口,就听见河阳街响起了枪声。薛根生吓了一跳,大着胆子走到薛家陵旁的树林边向河阳街张望着,见刘雅欣拉着孩子的手急匆匆地跑过来,急忙将他们迎进自己家。进了家门坐下,薛根生才顾得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雅欣简单地讲了一下事情经过,打算去官庄乡躲避一段时间。薛根生告诉刘雅欣,儿子今天早上来送煎饼时告诉他,官庄乡也驻扎了鬼子和伪军,现在正在挨家挨户的登记办良民证。还说鬼子要在整个沂水县大路边连点连线的建炮楼。刘雅欣这下也没了主张,她和薛根生简单商议了一会儿,带着奔儿和杏梅抄小路去了张庄。

薛根生包了一包干粮,拿出一件棉大衣告诉刘雅欣这还是当初薛玉山给自己的大衣。他叫刘雅欣把大衣和干粮拿上,随后送他们来到小路路口,见他们远去了才回到门口,蹲在地上,低着头继续吃煎饼。他左手拿着煎饼啃着,右手捡起根玉米秸秆拨弄着地上几只赶来搬运煎饼碎屑的蚂蚁,用玉米秸秆一下一下的在它们面前的土地上划出障碍。蚂蚁拖着食物,毫不气馁地一次次顽强地翻越薛根生给它们设置的障碍。薛根生自言自语地感慨蚂蚁的生命力和自由自在。想着日本人来了后,这中国人活得还不如个蚂蚁,随口便恨恨地骂了几句狗日的小日本。一双靴子出现在薛根生的视线里。薛根生猛一抬头,见庞文化叉着腰站在自己面前,后面还跟着薛景辉和几个鬼子、伪军。薛根生吓得一激灵,慌忙站了起来,手里的煎饼也掉在了地上,一时间慌得不知说什么好。

“狗日的小日本?嗯,好,骂得好。骂呀?继续骂。”庞文化下巴一抬一抬,皮笑肉不笑的说。

薛根生魂都吓没了,半天也支吾不出一句话。庞文化问起刘雅欣,薛根生随口说刚离开,又猛地反应过来,摇头说不知道。庞文化对薛根生不能自圆其说感到好笑。他将龟田看上刘雅欣的话复述了一遍,问薛根生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薛根生战战兢兢地说。

“要是不想死,就老老实实说出刘雅欣的去向。”庞文化奸笑着将嘴里噙着的一根草棍吐在薛根生的脸上。

薛根生连忙表示老实交代,可又发现薛景辉在一旁死死地盯着自己,心想这下坏了。不说吧,庞文化饶不了自己;说吧,薛景辉这一关同样过不去。便一头扑到薛景辉的面前跪下,求他饶命。

“根生,咱们怎么着都是薛姓门下的是吧?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薛景辉终于开口了,“只是,你也听明白了,这是龟田太君的意思。你要是不老实说出来,怎么都是个死。”

“我说我说……”

薛根生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薛景辉踢了他一脚。薛根生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薛景辉。见薛景辉对自己使了个眼色,问他刘雅欣是不是去官庄乡了?薛根生楞了一下,连忙点头说是。薛景辉对庞文化说他愿意带着手下去官庄乡把刘雅欣抓回来,请庞文化先回去给龟田复命。

庞文化阴险地笑了笑,夸奖了薛景辉几句,带着几个鬼子转身走了。他在心里已经想好了,薛景辉要是能把刘雅欣抓来,看他还怎么在河阳街立足?河阳街老百姓的眼神都能杀死他。日本人最看不起的就是薛景辉这样的出卖自己亲人的人。他想起知道龟田在得知河阳街薛家发生的事后曾对自己说过看不懂薛景辉的话,眼神里充满了鄙夷。他之所以不将刘雅欣和薛景辉是亲戚的真相告诉龟田,就是想等到龟田对刘雅欣生米煮成熟饭后再找机会叫他知道刘雅欣就是薛景辉的大嫂。到那时,看薛景辉这个中队长还不乖乖地夹着铺盖滚出河阳街?他这个中队长就得让位给自己这个留学日本的高材生了。庞文化想到这里,连说好戏、好戏,他一边走一边得意地扬着马鞭抽打着树枝,哼起了小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