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三和赵云小爷俩在县城没有打听到小翠的下落,却带来了一个更让刘雅欣吃惊的消息。薛景辉在沂水县城,并且当上了日本人刚组建的皇协军、就是伪军大队的中队长。他们还了解到,薛景辉在界湖镇出走后,投奔到藤县鲁南自卫团丁懿千部。丁懿千投降日本人后,薛景辉跟着当了汉奸。这段时间,山东地界抗日烽火四起,日本人决定采取以中国人对付中国人的方式来治理各个占领区,于是就将丁懿千的部队按照籍贯分离出了许多支伪军队伍回到原籍,和各个地方归顺的民团一起编入皇协军听候日军调遣。薛景辉就这样又回到了沂水县。

刘雅欣吃惊之余,分析小翠可能是为了逃避薛景辉故意躲起来了。她想不明白,薛景辉既然在沂水县城,薛家的遭遇他即使不回来也不可能不知道,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为日本人做事?真是家门不幸啊!刘雅欣感慨了一番,便不再去想这些事,她不愿意再为这种事情伤神。

可有些事就是这样,你不愿意见,甚至想都不愿意想的人,偏偏总是以各种形式反复出现在你的生活中。生活就是这样,总是有一些尴尬、难堪和不愉快必须要你去面对,人一生很多时间和精力也就迫不得已的消耗在这上面。真是应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的老话。

第二天早上,三辆卡车开进了河阳街。前两辆车上是庞少宏的伪警察和一个中队的伪军。后一辆车上是一个小队的日军。汽车开进了薛家大院和沂水河之间的场院里停下。鬼子和伪军们跳下车,奔跑着在各个路口放了岗哨。

河阳街的人纷纷跑回家关好大门,可随即就被庞少宏带领的伪警察挨家挨户的叫到了场院上。不多时场院里就站满了人,一直站到了沂水河边。刘雅欣带着奔儿和杏梅也被裹挟在其中。

庞少宏有点底气不足地站在人前给大家训话,告诉他们说,河阳街是连接沂蒙山腹地和周边地区咽喉要道的战略要地,日本人要在这里修建两个据点,两个据点里都要修炮楼。日本人的炮楼修建在河阳街东边路口沟围子和大路之间,叫东炮楼,管事的是小队长龟田;皇协军的炮楼修建在河阳街西边的沂水河边,叫西炮楼,管事的是中队长薛景辉。

庞少宏一说出薛景辉这个名字,人群中顿时炸了窝。人们议论纷纷,有惋惜、有愤怒、更多的是指责这个薛家的败类。

这时,薛景辉从一辆车的驾驶室里走了出来,人群顿时安静下来。薛景辉扫了一眼众人,拍了拍腰里的王八盒子,走到庞少宏的身边面对众人。他先是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几句乡亲们好像不太欢迎他之类的话,想套套近乎,见人们不买他的账,便恶狠狠地骂了几句脏话。人们全部低头不语,为河阳街出了这个败类感到羞愧。刘雅欣想起惨死在日军手里的薛家老小,羞愧地低下了头。

薛景辉就这样再次出现在河阳街,他似乎很得意地示意庞少宏继续说下去。庞少宏说,日军要求河阳街的老百姓为修炮楼出工出力,每家必须出一个人当民夫修炮楼,干粮自带,明天一大早就开工。谁要是不配合日军就将格杀勿论。

身材矮小壮实的龟田拄着军刀站在庞少宏身后,脸上有一条子弹擦过的深深的伤疤,紫红色的伤疤像一条蚯蚓一样在他的脸上不停地扭曲着,那是在老鹰岭战斗中留下的伤疤。此刻,他很配合地拔出一半军刀,跟着庞文化的格杀勿论四个字喊了一声“死拉死拉的”,随后用力将军刀插了回去。

“爹,你怎么不向乡亲们介绍介绍我呢?”

庞少宏刚说完,龟田身边站着的一个中国人接上了话。他正了一下头上的日军战斗帽,走上前来,故意将右手插在腰上,顺势撩起黑色衣衫的下摆,露出腰间的手枪,再将穿着日军皮靴的一只脚踩在一块青石上,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庞少宏,又有些得意地高声宣布他是日军翻译官庞文化,是警察局长庞少宏的儿子。并强调,以后河阳街有什么情况需要向日本人汇报,可以直接找他联系。

人群再次骚动起来。河阳街的人刚刚为薛景辉当了汉奸吃惊不已,又接着为这个汉奸翻译官竟然是庞少宏的儿子再次惊讶万分。

庞少宏心里直叫苦。庞文化被日军派驻到沂水县后,他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庞少宏认为,这一辈子能在中国人面前混个出人头地就不错了,没必要为外国人卖命,尤其是在家门口为不友好的外国人卖命,这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做法。他原以为儿子是被逼无奈才当了日本人的翻译,他专门找他谈了一次。当得知儿子是心甘情愿当汉奸时,庞少宏仰天长叹,埋怨他不给自己留条后路,还连累了自己也得给日本人做事。

庞文化却不这么看,他固执地认为中日文化同文同宗,中国迟早将是日本大东亚共荣圈里的一员。再说了,国民党那么多要员都投靠了日本人,只能说明他们有眼光,知道中国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庞少宏这才感到自己哪个方面都不是儿子的对手了,处处都被他牵着鼻子走,他只能寄希望儿子不要在沂水县招惹太多的是非。山东地界民风彪悍,沂水县已经有几股薛景熙这样的队伍了,一旦将来拿起武器的老百姓多了,冤家对头太多是会有很多麻烦的。可庞文化根本不在意庞少宏的话,把为日本人做事看成是一种荣耀,还笑话他这个警察局长思想太落伍了。庞少宏见事已至此,只得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可心里一天也没踏实过。



晌午饭后,修据点就开始了。薛玉章家的院子首先被拆了。薛玉林家的院子虽然早已成了废墟,但是木材砖头和石材也都被运去修炮楼了。龟田带着手下的鬼子们住在薛家大院的内院,伪军们随便找没有人烟的人家住下,轮班监工修炮楼的人。薛家大院也像一个大工地,首先被拆掉了围墙和岗楼,一车车的青砖和石材被源源不断地运去修炮楼。

赵云小爷俩也被赶去修炮楼,从拆除的薛家大院搬运材料。

刘雅欣提着一个瓦罐给赵云小爷俩送水。赵云小接过水喝了一通,抹了一把嘴,指着薛家大院对刘雅欣说:“你看看,等炮楼修起来,薛家大院也就没了。”

“拆就拆吧,反正已经是一座鬼宅了。”刘雅欣望着薛家大院,平静地说。

刘雅欣给赵云小爷俩送完水回来,和薛三忙着做干粮。这时,薛景辉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进来。刘雅欣不得已迎了出去。

“大嫂,我来看看你。”薛景辉恭敬地说。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现在是日本人的人了,还认我这个大嫂干什么?”刘雅欣语气生硬。

薛景辉没有计较刘雅欣冷漠的态度,自己找个马扎子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糖果,招呼躲在屋里看着自己的奔儿和杏梅。奔儿和杏梅见到花花绿绿的日本糖果,想过去又不敢过去。薛景辉就走过去告诉他们自己是他们的老叔。兄妹俩这才接过糖果。刘雅欣不好阻止,便问起薛景辉的来意,同时问他知道不知道日本人血洗河阳街的事?薛景辉略显悲痛了一会儿,就叹息着责备起薛景熙,说都是薛景熙反抗惹的祸。刘雅欣见薛景辉不恨日本人反而仇恨薛景熙,心里很生气,不想再搭理他,回到灶房里继续做干粮。薛景辉跟了进去,掰了一块干粮塞进嘴里嚼着,不住地夸奖刘雅欣的手艺。

薛三一言不发地坐在灶房烧火,好像不知道薛景辉的到来。薛景辉看了一会儿薛三,问起薛景熙的情况。薛三不紧不慢地抓过一把麦草,双手将麦草弯曲成两股塞进灶膛里。他没有回答薛景辉的问话,反过来问他有没有觉得对不起薛家死难的三十七口老小?薛景辉也不回答薛三的问话,他强调如果当时他在河阳街,薛家就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薛景辉说完,又告诉薛三,日本人要在河阳街成立维持会,他已经在日本人面前保举他来当维持会会长。薛三突然火了,站起身和薛景辉争吵起来。薛景辉警告薛三不要不识抬举,不和日本人合作是要杀头的,并说给他三天时间叫他考虑清楚。薛景辉说完,不等薛三回答就走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