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一章 FKA保镖公司

亡命逃兵 收藏 2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URL] 那张很普通的复印纸上抬头是一个图案,一把熊熊燃烧着大火的长剑插在一个骷髅头上,恶魔之剑!正是卡特士兵牌上的标志!   FKA职业保镖公司,成立于1980年,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提供安全顾问、职业保镖业务,雇员二百人,拥有独立的训练中心,公司信誉良好,业务遍布世界各地,成立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那张很普通的复印纸上抬头是一个图案,一把熊熊燃烧着大火的长剑插在一个骷髅头上,恶魔之剑!正是卡特士兵牌上的标志!

FKA职业保镖公司,成立于1980年,总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提供安全顾问、职业保镖业务,雇员二百人,拥有独立的训练中心,公司信誉良好,业务遍布世界各地,成立以来未曾发生过任何事故。

很简短甚至看不出任何有用价值的一段文字,连街上随处散发的小广告都不如,韩振一眼从头看到尾。但既然资料的开头就是恶魔之剑的标志,韩振相信这份资料的背后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摸出打火机,点燃手里的资料,韩振就着火焰点根烟,把灰烬塞进桌上的酒杯里,静静地等着水手开口。

“这家职业保镖公司的规模很小,可以说名不经传。公司的创始人叫道格拉斯,在越南战场他被越共称为‘幽灵’,曾在1700米的距离上狙杀过目标,据说死在他枪口下的越南人超过两百人,70年代中期从海军陆战队退役。80年4月,在海岸警卫队担任教官的道格拉斯被五角大楼选中,随‘蓝光’突击队参与了德黑兰大使馆人质事件的秘密营救——‘蓝光’行动。

营救行动最终因直升机接连发生故障而失败,但在撤退途中,直升机又与运输机发生相撞事故,造成8人死亡,死亡名单中包括道格拉斯。后来军方得到消息道格拉斯其实没有死,而是被随后赶到的伊朗军队俘虏。两伊战争爆发之后,他设法逃亡到了伊拉克。两伊战争使得美国和伊拉克的关系得到了极大地改善。战争期间,道格拉斯以私人身份为萨达姆训练了一批贴身警卫人员。88年两伊战争结束后,他回国着手创建了FKA职业保镖公司,于90年正式对外提供业务。开始时FKA的确是一家正规的保镖公司,但由于经营不善,公司几乎破产。

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因为道格拉斯曾和萨达姆贴身接触过,十分了解萨达姆的生活习惯,萨达姆身边的大部分警卫人员又都经过他的训练,美国军方便找上了他。虽然道格拉斯的参与没有帮助美国军方在战争中干掉萨达姆,但就此他和CIA挂上了钩,之后FKA公司业绩并没有明显起色,更没有扩大规模,甚至还远远不如后来建立的黑水下面一个子公司规模大,但FKA却奇迹般彻底摆脱了财务危机,而且其装备武器更新速度连财大气粗的黑水公司都望尘莫及,里面包括大量正在试验阶段的新型武器装备。”

说到这儿,水手停了下来,和韩振对视着。

原本在罗伯斯别墅里看到CIA政要保护组的成员,韩振只是一闪念怀疑过那个士兵牌和CIA的关系,没想到绕了一圈,还是又回到了CIA这里!韩振心里一惊,但脸上不露声色。

“这么说来……”韩振弹掉烟灰,思索了片刻,“黑水公司如果是进行地毯式轰炸的B-52的话,那么FKA就能算地上是精确打击的F-117了,对吗?”

“非常贴切!”水手轻轻地鼓掌道。

“如果我想要更多关于FKA公司的资料,尤其是这个!”韩振掏出那个士兵牌扔到水手面前的桌子上,“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罗伯斯让给我,生死你都别管——我绝对不会交给条子,更不会出卖你们。要是我对你不利,你就来抄了我的场子!以你的手段,这不是难事。”水手也不罗嗦,开门见山。

“抄你场子?我恐怕没那个本事。能在迈阿密让警察都怕,还搞到这种资料,我不能小看了你!”韩振话里有话。

“咱们就别打哈哈了,你就说这事成不成吧!”水手十分圆滑地岔开了韩振的话。

韩振摇摇头,指着旁边熟睡的亚当斯,“这个我做不了主,你应该问他。另外,你最好也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能不能搞定罗伯斯背后的那些人,能不能吃下他手里的货!我和亚当斯都不希望他能活太久!”

“亚当斯我会说服他的,其他的你也不用担心,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水手拍拍胸脯,“还有一件事,我想请你……”

“请我入伙的话就别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办!”韩振一口打断他。

“不是,只是想请你帮个忙。”周围除了熟睡的亚当斯,没有一个人,水手还是警觉地看看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帮我往哥伦比亚一个朋友那里送批货!“

“这不是你的老本行吗?”韩振仰身躺在沙发上,注视着水手,“你不会让我往哥伦比亚送核弹吧?”

“哈哈,当然不是!只是这件货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个局外人,办起来方便!”

“办完了之后杀人灭口方便吧?”韩振玩笑道。

“坦白地说,我这个位子看起来很风光,实际上步步如履薄冰……”忽然一敛笑容,水手的面色黯淡下来。

但他没说完,门呼地一下被推开了,水手一个手下风风火火闯了进来,“老大!”

“进来不会敲门吗?!”水手回头看了来人一眼,猛地一愣,脸色骤变。

“对不起。”进来那个手下嘴上道歉,脸上看不出来丝毫歉意。

韩振有点好奇,进来到现在,敢这么和水手说话的只有这么一个,不禁多看他一眼。眼前水手这个手下个头不算太高,和韩振差不多,但是非常壮,中国那句老话“胳膊扭不过大腿”在他身上明显不适用,乍一看,整个一个世界大力士大奖赛出身。要是说罗伯斯别墅里遇到那个大块头像头熊,眼前这个就是犀牛了。想到那个大块头,又看看眼前的壮汉,韩振忍不住摸了摸腰间的AK多功能军刺,看来自己真的该换把刀了!这刀杀人好使,宰熊勉强也行,对付犀牛就玄乎了。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水手显然十分不满他的态度,不客气地喝道。

壮汉脸盘一绷,随即又放松下来,“刚刚得到消息,飓风马上就要来了,现在已经登陆古巴,最晚今天中午就会进入佛罗里达海峡,咱们的船只好临时在古巴靠岸了。”

“就这么点小事?!”

“恩,就是这件事!”

“好了,我知道了,以后这种小事别来烦我!”

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有点反常的水手,韩振猛然联想到刚才水手被打断的半句话,“我这个位子看起来很风光,实际上步步如履薄冰……”

“FUCK!”看着壮汉出去,水手恨恨地骂了一句,扭头说道,“等飓风过去,我就安排船,越快越好!”转眼间,水手完全没有了先前韩振所见的从容,眼神里掩饰不住的焦躁。

“我还有一个条件!”韩振打断了水手的话。

“坐地起价?!”水手急了。

“对你来说,举手之劳!帮我照应好迈克尔那边——如果我回来,迈克尔有什么闪失,我抄你场子!”韩振笑了笑。

听到韩振的要求这么简单,水手明显轻松了下来,目光在亚当斯和韩振身上扫了一个来回,“放心吧!我已经派人留意了,迈克尔现在伤势恶化,已经转移到新奥尔良接受治疗,只要不是他自己挺不过挂了,我能保证等你回来时不会有人动过他一根汗毛!”

“那就好!”韩振躺回沙发,举着手枪朝水手晃晃,“下次进来记得先敲门!”

水手出去之后,韩振却没有了睡意。扭头看看亚当斯,一脸沉静,睡地很熟,不时吧唧吧唧嘴,露出一丝微笑。水手进来和那几声怒喝都丝毫没有惊扰他。此时韩振反而有点羡慕他了。时刻保持着戒备状态,包括睡觉的时候都要睁只眼,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逃不出身体的感知,那种感觉并像听起来那么酷。神经就像跟张紧的弦,不仅极大地耗费体能和精神,绷地时间久了,要么失去弹性,不再有韧性,要么直接断掉。

本来想到水手身上的诸多疑点,韩振想叫醒亚当斯,多了解一些水手的情况,但想了想,没忍心。这几天他也太累了,难得还能睡地这么深沉,就应该让他好好睡,这样的好梦持续不了太久了。

翻过身,找个舒服的姿势,韩振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了许多念头。

迈克尔伤势恶化?鬼才信!枪是韩振开的,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迈克尔的伤势了,对自己的枪法,这点自信韩振还是有的。迈克尔的伤势就算不及时治疗,硬挺就能挺过去,失的那点血根本不致命。FBI放出这个消息无非是想吸引亚当斯回来,而他们的真正目标自然是韩振,傻子都能看出那是个圈套!但水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知道这些消息,韩振不能不往深处多想一些。

虽说亚当斯到海岸警卫队才半年,但他一眼能认出数码迷彩就说明他的见识还是不错的,但他也是对那个徽记一无所知,可想FKA公司的隐秘性。从水手出去,到安排好手下出海回来,总共不过四个小时,四个小时里他就查到了“恶魔之剑”这个徽记的来历,其消息之灵通可见一斑。

FKA公司和CIA或明或暗千丝万缕的关系,也不能不引人遐想。但韩振最关心的则是CIA的动机。难道那晚发动的袭击仅仅只是为了向巴基斯坦政府施压,迫使巴加入美国的“反恐大联盟”?或者,为了试探中国政府的反应,又一次的挑衅?

越想越理不出头绪,眼前的局面就像一个拼图游戏,韩振现在手里缺失了太多的碎片,根本无法拼出一副完整的图画,仅此臆断揣测,反而越发把握不住整副图的线条轮廓。心头一团糟的韩振索性挺身起来,那把MK-23手枪拆了又装,装了再拆。

不知不觉,飓风已经进入了佛罗里达海峡,外面起了风,呜呜地尖啸着穿过小巷。看看表,已经早上七点十五分了。但风雨欲来,乌云压境,天色看起来还很暗。

反正现在到处都被FBI和CIA监控着,到哥伦比亚避避风头也好!韩振算算时间,抱着枪合上了眼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