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景熙大张旗鼓地干掉了三个鬼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就地掩埋了张占强,带着队伍回了老鹰岭。高二宝一直充当着薛景熙的军师,这次却百密一疏,只把三个鬼子的尸体扔在了一个土坑里。 消息很快传到了日军驻沂水县城防司令酒井联队长的耳朵里。三个掉队的友军士兵在自己辖区内失踪,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熙大张旗鼓地干掉了三个鬼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就地掩埋了张占强,带着队伍回了老鹰岭。高二宝一直充当着薛景熙的军师,这次却百密一疏,只把三个鬼子的尸体扔在了一个土坑里。

消息很快传到了日军驻沂水县城防司令酒井联队长的耳朵里。三个掉队的友军士兵在自己辖区内失踪,这是酒井怎么也无法容忍的。酒井派出一个小队,令伪警察局长庞少宏和一帮警察带路寻找三个失踪的士兵,终于找到了他们的尸体,进而分析出是老鹰岭上的响马干的,鬼子小队长龟田在暴怒之余不经请示便擅自率部攻击了老鹰岭。

薛景熙队伍的武器装备虽然远不如鬼子,但是老鹰岭易守难攻,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加之薛景熙刚刚得了三支快枪,没有重武器的鬼子挤在崎岖的小路上进攻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战斗持续到天黑,龟田不得不丢下十几具尸体退了下去,封锁住山口,请求增援。

第二天早晨,酒井派出一个中队的鬼子增援龟田,还调来了几门大炮轰击老鹰岭。无奈老鹰岭地势太复杂且山高林密,且只能观察到前沿山口,炮弹无法精确打中目标,甚至根本就不起作用,只得改为夜间偷袭,连续几天都没能得手。鬼子考虑到老鹰岭紧靠公路的咽喉要道,也不能撤走部队,便对老鹰岭采取围而不攻,打算困死薛景熙。

老鹰岭上没有水源,只有一座岩石结构的天然蓄水池。鬼子的大炮炸塌了蓄水池,山上的饮水顿时成了问题。好在是冬天,薛景熙命人将各处大雪后的结冰取回来解渴。坚持了几天后,已经找不到冰雪了,队伍开始人心惶惶。薛景熙和高二宝终于意识到当初选没有退路的老鹰岭安营扎寨是一种错误,可一时也没有办法。就在老鹰岭岌岌可危时,刘亚虎支援了他们。

刘亚虎率领的队伍这几年一直在临沂城附近活动。“七七事变”后,他的队伍改编成八路军临沂支队,活动范围扩大到整个沂蒙山区,哪里有鬼子,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游击战、夜袭战本来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支队伍在战斗中迅速壮大,已经发展到五、六百人,下辖几个分队。刘亚虎改任政委,马高任支队长,刘亚峰任副支队长。

这次在界湖镇夜袭日军运送军火的部队后,刘亚虎带着队伍和追击的大队鬼子在山里兜了几个圈子,终于甩掉了尾巴,又运动到了沂水县地界。得知薛景熙在老鹰岭被鬼子团团围困,形势极度危险。刘亚虎决定支援他们突围,同时也打算给薛景熙做工作,希望他参加革命队伍。

夜晚,刘亚虎命令马高和刘亚峰率领一支队伍从背后佯攻日军阵地,自己带着其余人马从正面拦截封锁山口的鬼子,并迅速派人上山通知薛景熙突围。刘亚虎的部队经过长期的战争考验,许多老兵身经百战,战斗素质极高,夜战经验尤其丰富,完全不同于薛景熙的一群乌合之众,战斗一开始就以准确的火力射击打燃了日军阵地上几辆汽车的油箱。巨大的爆炸声依次响起,鬼子们暴露在一片火光中。八路军战士们不慌不忙地瞄准射击,鬼子阵地上混乱不堪。

日军突然遭到两面夹击,但是很快镇定下来,纷纷卧倒在阵地上组织射击,但是打夜间游击战他们实在不是八路军的对手,特别应付不了八路军战士擅长的在运动中打冷枪,且枪法精准。鬼子们被打得不敢露头,只得固守阵地等待天亮。

薛景熙和高二宝正愁肠百结的坐在山峰上观察着山下日军阵地,冥思苦想怎么突围。连续的围困已经使老鹰岭上到了杀马解渴的地步,再想不出办法突围就只能被活活困死了。

“二宝,实在不行就下山和鬼子拼了,杀一个算一个。”薛景熙不甘心这样被困死。

“景熙,还没到最后关头,你一定要稳住。百十号兄弟的命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要对大家负责。”高二宝不紧不慢地说。

“还要怎么负责?再等一两天弟兄们恐怕拿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薛景熙决计拼命,高二宝极力阻拦。两人正争执不下时,山下响起了剧烈地枪声,日军阵地上火光冲天。两人仔细看了一会儿,搞不清这是哪来的队伍,还是给自己帮忙的。这时,刘亚虎派出的人跑了上来,大声重复着刘亚虎的话。两人激动中顾不得多想,急忙带着队伍冲下山去。

队伍冲到山下路口遭到鬼子的机枪拦截,瞬间倒下了二十多个,大春也中弹倒地。薛景熙的手里已经没有了马,便要背着受伤的弟兄们突围。大春以死相逼请求薛景熙不要管他们,苦苦哀求他们快点离开。薛景熙只得率部继续突围。两支队伍汇合后,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奔河阳街方向去了。

日军刚组织起追击,大春和几个伤员在背后接二连三地朝他们射击。日军顾忌没有发挥出用途的炮兵阵地,只得返回来对付大春。大春和几个伤员怀着对鬼子的刻骨仇恨,咬牙切齿地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拼着最后的力气和鬼子展开了白刃战,全部壮烈牺牲。鬼子小队长龟田脸上负了伤,他疯狂地大叫着跑上前,挥刀砍下了大春的头,又仍不解恨地举刀砍向其他尸体。



刘亚虎和薛景熙带着队伍经过河阳街时,见后面没有追兵,便问起了刘雅欣的情况,想趁着天亮之前去看看她。薛景熙一言不发地做了个手势,带着他和刘亚峰来到薛三家。

赵云小隐约听着老鹰岭方向传来的枪声,一夜没睡。薛景熙一敲门,赵云小赶紧跑去开门,将他们迎了进去。刘雅欣和薛三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起来了。薛三走到堂屋点燃了油灯。刘雅欣一见站在自己眼前的二哥和三哥,顿时泪如雨下,许久才止住了哭泣。刘亚虎和刘亚峰问候着刘雅欣。刘雅欣一言不发,似乎有很大的怨言,倒是回答了薛景熙的问候,这使刘亚虎有些不理解。

“雅欣,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不回答我的话?”刘亚虎说,“一会儿天就亮了,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

“已经成这个样子了,还与什么好说的!”刘雅欣终于开口了,话语中满是指责,“河阳街遭难时你们在哪里?张庄遭难时你们又在哪里?这么多亲人都死了,光薛刘两家就四十多条人命呀!整个沂水县就我家吃粮当兵的多。可是你们、你们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呀!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们现在才回来,你们对得起爹吗?对得起……”

刘雅欣说不下去了,蹲在地上捂着脸哭。

“雅欣,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听我说几句?”

刘亚虎眼睛湿润了,他知道妹妹在心里责怪自己。他好一会儿才使自己平静下来,语重心长地给她讲着道理,告诉她自己属于革命的队伍,是为全中国老百姓打天下的队伍,不能因为家仇而擅自离队,更不能带着队伍为自家站岗放哨或是报仇雪恨。刘雅欣捂着耳朵不听,叫他们快点走。刘亚虎看看天色将亮,便不再说什么,和刘亚峰走到里屋,看了看熟睡的奔儿和杏梅,转身准备走了。

刘雅欣叫住了他们,指着墙角的一个布袋子叫他们带走。刘亚虎过去打开一看,是一袋盐。刘雅欣告诉他薛家的盐库也被鬼子抢劫了,只扫出了这一袋盐。刘亚虎和刘亚峰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他们想起以前对妹妹说过,在山里打游击最缺的就是盐。没有盐,战士们浑身没有力气,负了伤也不好消炎。妹妹在这种情况下还记得他们说过的话,叫他们怎么能不感慨万分!

刘亚虎和刘亚峰走了。刘雅欣目送着他们远去后,倚在门口再次哭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