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和奔儿在沟围子里躲着,直到日军全部走后才战战兢兢地出来,顺着河阳街往回走。此时的河阳街彷佛地域一般,每一座院子里都传出哭泣声,许多人家都在准备棺木和草席。刘雅欣一路惊心动魄地赶回薛家大院,一进门就看到满院子的惨景,顿时昏倒在地。奔儿的哭喊声惊醒了她,她赶紧带着奔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和奔儿在沟围子里躲着,直到日军全部走后才战战兢兢地出来,顺着河阳街往回走。此时的河阳街彷佛地域一般,每一座院子里都传出哭泣声,许多人家都在准备棺木和草席。刘雅欣一路惊心动魄地赶回薛家大院,一进门就看到满院子的惨景,顿时昏倒在地。奔儿的哭喊声惊醒了她,她赶紧带着奔儿急切地寻找着杏梅,往日的深宅大院此时显得格外地恐怖,刘雅欣惊悸地几乎站不住了。可是,母爱的力量支撑着她必须找到杏梅。

薛三抱着杏梅藏在了后院的花窖里才幸免于难。此时,听到刘雅欣的呼喊,急忙答应着钻了出来。杏梅吓得浑身哆嗦着,话都说不出来。刘雅欣紧紧地搂住她,生怕她再有什么闪失。薛三劝刘雅欣赶紧离开这里,免得吓着孩子。

几个人来到大门口,见薛永贵在岗楼上使劲朝他们哭喊着,薛三急忙上去将绑在石条上的薛永贵救了下来。薛永贵被手下绑起来后,鬼子们遭到后院家丁的袭击,忙于进攻后院岗楼,忘了前院岗楼上还有一个人。薛永贵抬头看见鬼子在薛家大院暴行,便藏在岗楼上没敢出声,这才逃脱一死。薛永贵说完,哭着请求刘雅欣原谅。刘雅欣叫他什么也别说了,他即使反抗也只是多死一个人而已,让他赶紧陪自己去其他地方看看。

几个人出看薛家大院,见薛根生和张占强走了过来,两人见了刘雅欣,一言不发地跟在她的身后。走了不远,就见薛三老婆睁大双眼倒在路边的几具尸体旁,背后是一滩凝固的血迹。薛三扑上去大哭。刘雅欣叹息着叫张占强给薛三帮忙入殓尸体,随后来到薛三家,安排薛根生在此看管奔儿和杏梅,自己和薛永贵去了薛玉章家。

薛玉章家完全变成了一片瓦砾,到处都是尸体。刘雅欣定了定心,找了半天发现没有薛景霞,便又和薛永贵找了一遍,最后在井里水面上看到了薛景霞的一双鞋,判断薛景霞被日本鬼子逼得跳了井。刘雅欣见薛玉章家已经没有活人,便立即赶往薛玉林家。薛玉林家和薛玉章家一样凄惨恐怖。刘雅欣看到小梅的惨状时,她再也无法忍受,极其惊恐而又难受的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

薛永贵和薛根生转了一圈走过来,告诉刘雅欣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三人正准备走,发现不远处有轻微的咳嗽声,急忙寻声而去,找到了趴在一堆瓦砾中的薛景熙。薛永贵将薛景熙翻过身来,一摸鼻息还有一丝呼吸,忙叫薛根生去请郎中。


河阳街被日本鬼子屠杀了三百七十八人,其中薛家死难三十七人。薛玉章家只剩下在省城求学的四女儿薛景怡还不知道消息。

刘雅欣在闻讯赶来的官庄乡薛姓同门和乡亲们的帮助下用了几乎三天的时间才草草掩埋了所有的人,她坚持把死难的家丁和下人们也葬进了薛家陵。此刻,她瘫坐在坟地里,望着一夜之间多出的百余座坟头,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佃户大春只有两个女儿,全部死在河阳街小学,大春老婆受不了刺激上吊了;高二宝家里也只剩下了他自己。他们没有自己的土地,来请求刘雅欣给一块地埋葬家人,刘雅欣有气无力的请他们告诉大家,包括薛家陵在内,只要是薛家的土地,谁家看上哪里的风水就把亲人葬在哪里好了。

薛三和薛永贵痴呆般的在坟地里走来走去,不停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薛根生艰难地给最后一座坟头培完土,倒在地上累昏了过去。

鲜儿在得知噩耗后当场就疯了。三天来,她一直守在薛家陵,双手拼命地扒着各个坟头。张业这几天一直在帮忙,见所有死难的人都入土为安了,便强行拉着鲜儿离开,鲜儿突然用力挣脱张业,大喊大叫着四处乱跑,张业怎么也抓不住她。鲜儿跑着跑着,不小心摔了一跤,脑袋重重地碰在一根树干上,爬起来又哈哈大笑着到处跑着,全然不顾额头上血流不止。

刘雅欣坐在地上,眼神奇怪地看着鲜儿傻笑。薛三和薛永贵吓坏了,赶紧去搀扶她起来。刘雅欣站起来,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老远。薛三和薛永贵慌忙把她扶到一块石条上坐下。刘雅欣喘着粗气,半晌,才想起什么似的问薛永贵。

“永贵,给我娘家带信了没有?”刘雅欣有气无力地说。

“大少奶奶,昨天我已经去过了。”薛永贵犹豫着说。

“我娘家怎么到现在没有人来?”

“大少奶奶……”

薛永贵欲言又止。刘雅欣感觉不妙,连续追问薛永贵。薛永贵只得吞吞吐吐的告诉她,日军往沂蒙山深处进军经过张庄,同样洗劫了刘家。刘木匠被扔进火堆里活活烧死,秀秀和儿子小满也被鬼子杀害,账房先生张长山和一些下人都被杀死,只有刘亚忠带着张二小在外收租才逃脱了劫难。刘雅欣听完后,只觉得喉头一阵发甜,大口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

薛景熙右胸和腰部、大腿各中了一枪,躺在薛三家堂屋右厢房里。赵云小在县城请来了最好的医生全力抢救。他还感到不放心,又请了郎中帮助救治,日夜陪伴在他身边。薛景熙在昏迷了三天三夜后终于醒来了,当细听了薛家的劫难后,大叫一声又昏死过去。

赵云小告诉大家,县城也被日本鬼子的大队人马烧杀抢掠过了。薛家的财产几乎被抢完了,清雅堂也被一把火烧了,账本地契全部被付之一炬,他和儿子赵小林随手抓了一点现钱骑着马逃到山里。日军走后他们回去,见清雅堂已经烧成成了灰烬。赵小林急忙跑到县城岳父家探问走娘家的媳妇和孩子的消息,却发现人去房空,不知道逃难到哪里去了。爷俩又打听到河阳街的消息,急忙赶回来。见薛景熙身负重伤,又忙去县城请来了医生。薛家在县城的产业没了,济南的产业基本也不指望存在了。赵云小爷俩一时无事可做,就一直陪伴着刘雅欣他们。

刘雅欣有气无力地左厢房的床上,奔儿和杏梅一言不发地陪伴着她。几天来,兄妹俩始终处在极大地恐惧中,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鬼子来杀这里的人?二爷、三爷和叔叔姑姑还有许多大小姊妹就这样突然都没了。死亡的恐惧深深的笼罩在他们心头,他们不敢回到如同地狱般的薛家大院,即使住在薛三家也不敢独自出门,甚至不敢去院子里上厕所。晚上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那些死去的人都活了过来,来到他们床前看着他们,吓得他们一次次地尖叫着醒来,只有守在娘的身边他们才感到一丝的安全。此刻,兄妹俩望着脸色苍白的娘,伸出小手擦着她不停流出的泪水。刘雅欣看着两个孩子,挣扎着侧过身,搂着他们泪如雨下。一家三口无声地哭泣着。

赵云小告诉薛景熙的话清晰地传了过来。刘雅欣长叹一声,在心里感叹薛家和刘家就这么毁了,那么多条人命呀,还有没出生的孩子,就这么全完了!天杀的日本人,这是造的什么孽呦?!可怜我薛刘两家呀,好几个吃粮当兵的,竟然保护不了自己的亲人,保护不了这一方百姓,让日本鬼子横行到家门口来了呀!薛景梅呀薛景梅,哥哥们呀,你们当的这是什么兵呀!刘雅欣再次悲从中来,心口疼痛难忍,几乎疼得昏厥过去。


薛景熙大难不死,伤好后便拉起队伍做了响马。他要为薛家、为河阳街三百多个死难的乡亲报仇。高二宝和薛永贵、大春率先响应,几个人聚在薛家陵用匕首刺破手臂,杀气腾腾地饮血酒盟誓:誓杀倭寇,报仇雪恨!

刘雅欣得到消息,急忙来到薛家陵,还还没等开口,薛景熙就抢了先。

“大嫂,你不是来阻拦我们的吧?”

“景熙,你想过没有?国军那么多兵马都挡不住日本鬼子。你们这几个人行吗?”

“不要再提什么国军了。我算是看透了,现在这个年月,要活命只能自己救自己。”薛景熙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大不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河阳街这么多老小不能就这样白白死了!”

“可是……”刘雅欣想说自己担心他们再给河阳街带来麻烦,可看着薛家陵满眼的坟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高二宝相对冷静一些。他对刘雅欣说,自己从东北逃难回来,就是为了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可是,还是没有躲过日本鬼子的屠杀。他算是想明白了,如果中国人都不去和日本鬼子干,他们就会更加嚣张,河阳街还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刘雅欣听了高二宝的这番话,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薛玉山临终前对薛景梅说薛家老祖的墓地里有一笔浮财,叫他们挖出来发展武装。

薛景熙的举动受到了河阳街人的普遍欢迎,包括十里八乡的人们在对国军失望之余纷纷支持薛景熙,薛景熙迅速拉起一支百十号人的队伍,准备大干一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