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五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1937年10月,日军攻占山东德州。继而,平原、禹城相继失陷,战火在山东境内蔓延。国民党各级官员和地方豪绅纷纷携眷南逃,山东局势日趋紧张。 河阳街地处偏僻的沂蒙山区,气氛远没有大城市那么紧张,人们多少有一种侥幸的心理,认为这不过是偏远的山区,日本鬼子怎么可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1937年10月,日军攻占山东德州。继而,平原、禹城相继失陷,战火在山东境内蔓延。国民党各级官员和地方豪绅纷纷携眷南逃,山东局势日趋紧张。

河阳街地处偏僻的沂蒙山区,气氛远没有大城市那么紧张,人们多少有一种侥幸的心理,认为这不过是偏远的山区,日本鬼子怎么可能来到这里?人们像往常一样的生活着,看不出有什么与以往不同的地方。只有高二宝和他们据理力争,说他们没有军事常识,沂水县是日照、临沂、济宁和济南之间的交通枢纽,属于战略要地,鬼子肯定会来,叫他们早做准备。高二宝的话引来了河阳街人的嘲笑,没有人相信他的话。高二宝急得直跺脚,可也只好无奈地将自己的那点家当整理好,准备逃难,但又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河阳街的人还普遍认为,自古每逢兵荒马乱,最紧张的莫过于大户人家,薛家大院到现在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们那点穷家当着急个什么?基于这种心理,大家的眼睛都在看着薛家,薛家都没有反应他们逃个哪门子难。

刘雅欣相信高二宝的话,但也不知道国家乱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地方可逃?她找到正在场院里训练家丁的薛景熙说起自己的担忧,薛景熙也和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

“大嫂,你别听高二宝胡说八道。”薛景熙不以为然地说,“日本鬼子来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是抢庄稼还是抢一座山背回去?”

“景熙,咱们还是想想办法,不能掉以轻心。”刘雅欣继续提醒薛景熙。

“没事呀我的大嫂。要说防备,这种时候要防备响马倒是真的。听我爹说,每到这种时候响马就容易流窜犯事。你没见我每天组织家丁训练吗?别说响马,就是遇到鬼子我也不怕,我手里有枪谁也不怕。”

薛景熙还说起刘亚虎。刘雅欣从爹那得知刘亚虎的部队前几年一直在临沂周边活动,现在已经改编成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在和进入山东地界的鬼子作战。刘雅欣想,也许薛景熙说得对,自己可能是因为家里有好几个吃粮当兵的所以想多了。如果河阳街真有危险,二哥和三哥的队伍离家门不远,说什么也会给自己捎信提个醒。便侥幸地希望偏僻的河阳街能够躲过劫难,不再去想这个事情。

刘雅欣的心刚放下来没多久,薛景梅捎回信说部队又换防到莱芜一带,已经和日军先遣部队交上了火,还分析说日军很可能就要大举进攻临沂地区了,叫她早作准备。刘雅欣的心顿时又悬了起来,她还没有对薛景梅的来信做出反应,河阳街便大祸临头了。

这年的冬天出奇地寒冷。11月16日夜,沂蒙山区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以往这个时候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雪。河阳街的人忙着打扫完自家门口的大雪后,见无事可做,便三三两两地串门子聊天,有的人觉得这个时候下大雪是来年丰收的预兆,有的人却认为这个时辰的大雪有些违背规律。

时局和天气一样违背规律。11月17日,多路日军进攻到济南黄河北岸,并迅速分兵包围济南,济南成了一座孤城。随后,日军第三十二师团和第五十九师团经过济南段黄河,进犯徐州国军第五战区。山东境内通往徐州的大路上到处都是武装到牙齿的日军部队,大战一触即发。

19日凌晨,日军先头部队进攻临沂。临沂驻军刘克西部在强大的对手面前迅速溃退。日军第三十二师团师团长石井衣雄中将亲自带领独立混成第十旅团咬住刘克西部紧追不放。溃不成军的刘克西部凭借熟悉的地理昼伏夜出,与二十日夜晚狼狈不堪地逃过了已经结冰的沂水河。正待继续逃亡深山时,接到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军长庞炳勋率部前往临沂接管驻防的命令。命令告知,张自忠将军率领第五十九军已经开抵费县,责成刘克西部凭借宽阔的沂水河狙击日军,等待与张自忠的援军会合,共返临沂。刘克西接到命令后,迅速在沂水河边挖战壕修筑工事,准备战斗。

薛永贵躺在岗楼底层的床上打盹,听到外面嘈杂的动静,赶紧爬到岗楼顶上查看,吃惊地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跑下来告诉刘雅欣。刘雅欣估计情况不妙,连忙找来薛三商议。薛三说半夜三更的也没有办法,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等到天亮了再说。薛景熙也派人前来通知刘雅欣,叫他们做好准备,天亮后见机行事。

天亮后并没有发生预想的结果,一切平静如常。刘克西部的官兵们放松了警惕,三五成群地满大街溜达。还四处买酒,喝得东倒西歪的对河阳街的人吹嘘他们刚在临沂打完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只是换到后方休整而已。并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有他们在,日本鬼子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进犯这里。国军官兵们的乐观情绪感染了河阳街的人,大家觉得日本鬼子也不过如此,一个个放心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第二天早晨,奔儿闹着要吃这个吃那个,全是当天早餐没有的。刘雅欣知道他是故意找碴不想上学,便拿出竹棍狠狠地抽了他几下。奔儿哭着跑了。刘雅欣也没往心里去,以为他上学去了。过了一会儿,高满堂派人来通知奔儿又没去上学。刘雅欣知道奔儿又偷着放驴去了,就打发薛永贵去找。薛永贵出去一会儿就哭丧着脸回来告诉她奔儿在沟围子边的树林里放驴,怎么说也不回来。刘雅欣便自己出去找奔儿,打算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奔儿正牵着驴缰绳在沟围子边放驴。刘雅欣大声呵斥他赶紧上学去,奔儿就是不听,嘴里高唱着“大米绿豆饭,油饼包鸭蛋,你不给我吃,我就不上学。”

不远处,高二宝和几个拾粪捡柴火的乡亲看着奔儿直笑。奔儿好像受到了鼓励,边唱边和刘雅欣兜着圈子,欺负娘追不上他。刘雅欣气得脸色发青,在地上抄起一根树枝当棍子叫那几个人帮她抓住奔儿,她要好好抽他一顿。

几个人和奔儿正追逐着,沂水河边突然响起了激烈地枪炮声,霎时间地动山摇,许多炮弹带着尖利的呼啸打了过来,在刘雅欣四周炸响。刘雅欣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猛地意识到,这是追击刘克西部的日军赶到,战斗打响了。

河阳街在枪炮声中瞬间乱成一团。人们慌忙跑回家闭门不出,有的全家都藏到了地窖里。

刘雅欣终于清醒过来。她来不及跑回家去,赶紧站起来大喊着叫奔儿回来。奔儿的驴受了惊吓,拼命地嘶叫着奔跑。奔儿死死地抓住驴缰绳不放手。那头驴将奔儿带倒在地拖着就跑。刘雅欣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惊恐地几乎就要昏厥了。这时,高二宝不知道从哪里跑了过来,一路追上去抓住了驴缰绳勒住了驴,抱起奔儿下了沟围子,招手叫刘雅欣先下到沟围子里藏起来。

沟围子只在春夏排洪起作用,这个时节没有水,只有一层结了冰的积雪。刘雅欣下了沟围子和他们会合,趴在沟围子边紧张万分地往外看。只见平日耀武扬威的国军大队大队的往东边逃命去了,还顺手牵走了奔儿的驴。奔儿急得又要跑出去追驴,被刘雅欣死命地打了几下屁股才老实下来。

刘雅欣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惦记着杏梅和薛家的那么多老小,连惊带怕地哭起来。

“他妈的,这叫什么军队,才打了这么一会就溃不成军?”高二宝气愤地大声咒骂着。

“二宝,现在该怎么办呀?”

刘雅欣没了主张。高二宝安慰了她几句,惦记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还在家里,便叫她在这里等消息,自己回家看看顺便通知薛家她在这里。高二宝说完,急忙绕道跑回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