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五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带着小翠和闷儿回到了河阳街。河阳街瞬间就轰动了。人们议论纷纷的猜测薛家会怎样处置小翠,同时也对薛景辉没有出现感到奇怪。小翠自感没脸见人,一回来就躲在薛家大院里不出来。刘雅欣安顿好小翠,去了薛玉章家。 薛景辉和小翠私奔这几年,薛玉章心绞疼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经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带着小翠和闷儿回到了河阳街。河阳街瞬间就轰动了。人们议论纷纷的猜测薛家会怎样处置小翠,同时也对薛景辉没有出现感到奇怪。小翠自感没脸见人,一回来就躲在薛家大院里不出来。刘雅欣安顿好小翠,去了薛玉章家。

薛景辉和小翠私奔这几年,薛玉章心绞疼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经常疼痛的想一死了之。他时常对自己说,这辈子什么福都享过了,还有什么好惦记的?与其三天两头的这么痛苦,还不如走了算了!可越是有这样的念头,越是不想死,人真是奇怪!他想了很久才明白自己到底还是放不下薛景辉,想到这里他就在心里反复地骂:这个逆子呦!

这天下午,薛玉章又坐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胡思乱想。刘雅欣走进来告诉他小翠回来了,问他要不要见?薛玉章听到这么消息,心口猛地又疼了起来。他好一会儿才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急切地追问薛景辉的消息。刘雅欣告诉他薛景辉下落不明。薛玉章闻言又坐了下去,揉着胸口闭目养神,好像事情又和他没有关系了。可当听刘雅欣说他有了孙子时,突然再次激动地坐立不稳,丫鬟赶紧扶起他。薛玉章激动地脸上紫红,口齿不清地连声叫刘雅欣快去叫小翠和孙子过来。刘雅欣赶紧转了回去。

薛玉章派人请来了薛玉林,意思是大哥薛玉山不在了,希望他这个二哥能主个事,看怎么执行家法。薛玉林看出了薛玉章的言不由衷,知道他坚持了六年的要执行家法、要给老祖有个交代的决心在知道有了孙子的那一刻彻底动摇了。薛玉林心疼地看着病弱的薛玉章,劝他说,这世上什么事都是事在人为而已,不要老是想着那些老黄历了。再说这不是他一家的事,还牵扯到刘雅欣。刘雅欣和小翠情同姐妹,她好不容易把小翠弄回来,硬要执行家法就有点叫她下不来台了,还是装装糊涂的好。薛玉章其实要的就是这句话,但是这句话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的,那样的话自己就没有了威信,甚至破坏了祖制,叫河阳街的人笑话。薛玉林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面带感激地看了看薛玉林,不再说什么,心安理得地正襟危坐,等待孙子的到来。

尽管薛玉林一再劝薛玉章见了孙子后不要太激动,可刘雅欣带着小翠和闷儿一进门,薛玉章就显得万分地激动。他迫不及待地把闷儿叫到跟前,搂着他亲热个没完。闷儿虽然换上了一身刘雅欣给的少爷打扮,可他面黄肌瘦、一脸的菜色还是瞒不过薛玉章的眼睛。想起孙子这些年受得罪,他老泪纵横的搂紧了闷儿,随之又揉着胸口破口大骂薛景辉。骂着骂着,突然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薛玉章走了。薛家又一次一喜一丧交织在同一时刻。河阳街的人在感慨之余,都等待着薛家即将执行的家法。人们猜测,这次的家法一定会执行的非常严厉。但是,所有的人都失望了。直到薛玉章的丧失办完,薛玉林和刘雅欣也根本就没有执行家法的意思,还把小翠娘俩打扮得跟过年一样光鲜,带着她去县城找爹娘。

小翠跟薛景辉私奔后,薛家找过她爹娘几次。老两口知道女儿闯了大祸,这在坊间可是要被乱石砸死的丑事啊!发生在大户人家这还了得?老两口伤心之余只寄希望小翠跑得越远越好,永远也不要回来。加之刘木匠对此也有些埋怨,他们没办法面对这个家丑,也没办法面对周围鄙夷的眼神,便卖掉了张庄的那间院子,去县城开了个豆腐坊谋生,每日辛苦之余长吁短叹的,寻思着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本来就没有人养老,打算今后招个上门女婿给他们老两口送终,这下彻底没指望了。

老两口这天忙完了豆腐坊的活计,感到腰酸腿痛,便坐在马扎子上又议论小翠,越议论越觉得心酸。这时,小翠在刘雅欣的陪伴下回来了。老两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直到小翠抱着他们哭了他们一脸的泪水,他们才相信女儿是真的回来了,还带回了外孙,当下高兴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刘雅欣的感激。刘雅欣懂得小翠的心思,知道她不好意思再回河阳街,便叫她多陪陪爹娘,还给她留下了一笔钱和几样首饰,算是给她补的嫁妆。

刘雅欣安排好这些,带着薛永贵等随从走出小翠娘家,她要去清雅堂找赵云小过问一下薛家在县城的产业。

刘雅欣来到清雅堂,赵云小将她迎了进去,拿出一些报纸告诉她这都是客户前段时间从济南带来的,上面有最新的局势报道,自己正准备叫赵小林回河阳街告诉她。刘雅欣拿过报纸仔细看了看,才知道“七七事变”已经爆发快十天了。平津、绥远等地已经先后沦陷,日本鬼子又沿津浦、平汉、平绥铁路入侵,华北危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刘雅欣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担忧,这个消息无疑在告诉她,薛景梅和四个哥哥都是吃粮当兵的,这种局势下,他们都将为国而战了。想起这些,她心里就有一股凉意,她不敢想象他们分属不同的党派,在这种犬牙交错的复杂时刻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赵云小提醒刘雅欣早作准备。刘雅欣感到心里很乱,便急忙通知薛永贵吩咐人去张庄通知爹和五哥。她没有心思过问生意上的事,匆忙回到了河阳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